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譯界人生

【宋瑛堂翻譯專欄】讀者來踢館!一支支正中譯者眉心的暗箭(譯者一言難盡...)

  • 字級

沒有建設性的翻譯惡評,一語註銷譯者幾個月的苦勞。(圖/pixta圖庫)


排隊,為什麼老選到最龜速的一行?眼看左右兩行結帳乾淨俐落,通關比通馬桶還快,我排到的這一行卻不動就是不動。為什麼?因為兩三下就輪到我時,我忙著裝袋刷卡,哪有空注意左右兩行的快慢。不是我總排到牛車道,而是我搭上子彈列車時,過關偶爾會回頭看俊男美女,但永遠不會記得蝸步爬行的可憐蟲。

讀譯本也有類似的情境。閱讀譯本毫無障礙時,你全心沉浸書中世界,不會留意到譯者,這正是「譯者即忍者」的底蘊。譯得好,你讀得順暢,自然不會留意到翻譯人的巧手。幕後影武者一直被讀者看穿,不就破功了嗎?

穿幫還不打緊,挨讀者惡評更傷。

不知作者還是翻譯有問題,閱讀時非常痛苦,講了一堆話卻沒什麼內容,學不到什麼,浪費金錢!!!浪費時間!!!」—劉先生

自稱劉先生的這讀者偏愛股票投資書,不到一年的期間,他接連對八本下評語,一星評價居多,卻偏袒一本以筆名發表的著作。獨得五星的這本是不是他寫的,我不清楚,但「可能是翻譯的關係」這類評語,是一支支正中譯者眉心的暗箭,一語註銷譯者幾個月的苦勞,否定專業。給這樣的評語,叫譯者怎麼回應?「學不到什麼」是作者言之無物,譯者能無中生有嗎?你寫了一堆字卻沒什麼內容,浪費時間,不也砸到自己的痛腳了???

至於較具體的評語,有些更讓譯者啞然。

  • 「句點太多」?

原文的句點一樣多,短句有短句的停頓效果,是作者風格,譯者無權更改。有些次要標點符號倒是可視情況縮減,譯本的分號、破折號繁多,原文可能更多幾倍。

  • 「連書名都翻錯」?

抱歉,譯者翻譯的書名僅供編輯參考,譯本的命名有行銷考量,裁決權在主編和有些作者,小譯者算老幾,交稿領到稿酬急著去繳房租買奶粉,不爽也得接受。美術驚悚小說The Music Lesson直譯成「音樂課的啟示」,絕對不比《我綁架了維梅爾》搶眼。

The Music Lesson

The Music Lesson

我綁架了維梅爾

  • 「機器翻譯無誤」?

機器厲害到什麼程度,請參考「這是人翻還是機翻」一文,可別侮辱到機器和自己。

  • 「freshman怎么翻成新鲜人」?

譯稿賣進簡中市場,出版社不需徵求譯者同意,出了簡體版也用不著通知譯者。而且,只換字體不精修用語,是在地編輯疏忽或認知和你不同,不能怪譯者。

  • 「和譯者以前的風格不一樣」?

欸,作者不同,翻譯換一個風格很正常,這表示譯者真正把原作讀進心坎裡,映照在譯筆上。

  • 「捨不得心愛的作者被亂翻」?

作者前後期風格丕變是常態,作家鹹魚翻身後,譯本也常有舊作新出、次序顛倒的情形。此外,有些作者排斥寫續集,拗不過讀者要求,於是瞎掰敷衍交差,你知道嗎?

  • 「翻譯太爛,電影比較好看」?

紙本和影視版是不同類型的創作,不然你去找編劇來PK譯者,譯者更想罵編劇亂改情節、合併角色、捅一刀變爆腦、內心戲變車床戰。

  • 「還是某某譯本比較好」?

譯者的稿子連自己隔天潤稿就看不順眼了,跨時空有更好的譯本不稀罕。然而,只說「比較好」卻講不出哪方面更勝一籌,只會削弱你個人論點的氣勢。批判具體一點,譯者日後作品才會精進,你的高見也比較站得住腳。

  • 「專業術語太多」?

頻頻加註腳,反而被學有專精的人嫌畫蛇添足,輕視讀者,不說明又怕燒腦折騰外行,逼讀者乾吞新知。品牌、公司、藝名、頭文字等等的專有名詞,硬譯出來,反而害內行人看不懂,不譯又招來「譯者偷懶,英文太多」的譏諷,譯者好為難。


無奈歸無奈,這些評語顯示讀者真的讀了譯本才抒發怨氣,最奇怪的是有一種人,不知到底是不是讀者,總喜歡蹦進來歪樓,丟一句「建議讀原文書」就走。這款人聽窮學生討論萬元以下手機CP值,大概會勸他們乾脆買一輛Tesla。既然懂原文,何不體貼一點,列出原著才讀得到的好料?精通到可以原文讀透透,為什麼還寫中文來討論中文版?在此誠心建議這些人,去逛逛亞馬遜或Goodreads,用英文跟老外長談,既能刷存在感,成就感也必定井噴。在我通過日語能力一級考的隔年,我讀了村上春樹《国境の南  太陽の西》和夏目漱石《吾輩は猫である》,字典查到手軟,敘事大致是懂了,但我承認自己沒讀到精髓,只能憑想像力去感受角色的心境,邊讀邊想對照賴明珠譯本,更不敢誇口自己能翻譯日文書。「建議讀原文書」的人比我當年日文強多少,我很好奇。如果是同業相輕相嫉,翻譯界是老實好欺負的一盤散沙,相煎何太急?

國境之南.太陽之西

國境之南.太陽之西

我是貓:夏目漱石奠定文壇地位代表作【經典珍藏版】

我是貓:夏目漱石奠定文壇地位代表作【經典珍藏版】

看過超馬跑者和百米健將同場較勁嗎?我沒看過,我倒常見高手挑書中幾個字找譯者踹共。翻譯一整本書動輒幾個月,交稿前被操到眼皮撐不開,字斟句酌的心意有,可惜已跑到力不從心,最後累趴終點線上。外語達人在家喝咖啡讀閒書,邊摳鼻屎邊抓蟲,揪出幾字幾句左思右想,跑贏馬拉松譯者了振臂歡呼,回頭還冷眼鄙視倒地殘喘的對手,但以百米尬超馬是拿芭樂比富士蘋果,跑錯項目了。更何況,摘譯見樹不見林,斷章取義的評語看不出譯者全方位的深思布局。有膽有能耐,就從頭到尾譯完同一本,限半年內交稿,兩版並陳,實力耐力立見高下。沒本事的人嗑牙打嘴砲,還說得過去,有實力者憑兩三句論人長短,跟打嘴砲根本半斤八兩。

撇開譯文優劣不談,有時候,讀者讀得高興,給三星以上的好評,就算沒提到翻譯,譯者也甜在心中,深感遇到知音了。甚至在讀者不提翻譯、單純對書的內容給負評,如果呼應到我個人對原著的讀後感,我也覺得自己盡到了傳達原作的義務。反過來說,如果讀者稱讚譯者,譯者往往該自省是否譯筆太炫,是不是成了露出馬腳的忍者。

多年前,我翻譯一本現代大都會飲食男女的小說,故事裡有個大姐頭,講話文縐縐,愛賣弄文學底子,不少原文書的讀者痛批這角色言語不符合現實,讀不下去。可惜,這些英文讀者再撐幾十頁才會領悟,原來大姐頭是情場心機小人,講話矯揉造作是作者預埋的伏筆。結果,我推出拙譯之後,同樣的怨言也罵到我頭上:「翻的不像真人對話」,我卻隱隱感到欣慰。另外,美國許多小學指定閱讀的經典圖像文學《鼠族》Maus)被批評:「翻譯有點出戲,很多狀語刻意倒裝。這種翻譯腔反倒讓我想起了一位飽經戰亂飢荒的長輩的說話方式……」我看了竟感動到差點落淚。倒裝確實是我刻意的譯法,例如「對!非吃完不可,盤裡的飯菜,沒例外。」《鼠族》作者波蘭籍父親英語不合語法,我用的倒裝句正是揣摩先父的察哈爾省腔。

鼠族

鼠族

譯文不順、出戲、帶翻譯腔,讀者像選錯車道的駕駛人,一直卡一直罵「翻譯品質越來越差了」,其實翻譯界不是每況愈下,而是你讀到快車道時,多半不會意識到行文多順溜。存心打混、趕時間不顧品質的劣譯不是沒有,但我深信,絕大多數譯者見批判都願虛心受教,畢竟翻譯是一段學到老的旅程,馬不停蹄地學,轉個彎就吸收到新知,有高人指正是譯者之福,自滿自大的譯者遲早會撞上鬼打牆。然而,批判和謾罵是兩回事。只吐得出「爛」、「差勁」卻舉不出例證,表示罵者的語感也沒好到能霸氣論譯文良窳。

想討論翻譯,與其躲在化名盾牌後面無的放矢,我建議讀者,不如直接聯繫譯者或出版社,譯者多數樂意回應。讀者來信教導我不少寶貴難忘的知識,例如《聖經》裡魔鬼送給夏娃亞當吃的不是蘋果(詳見:楓丹白露沒有楓、翡冷翠不冷不翠綠),hot water bottle和熱水瓶差很大(詳見:別被貌合神離的語文損友騙了)。但讀者要瞭解,暢銷書譯者不一定每信必回,多產譯者一年發表好幾本,也未必記得九年前翻譯哪本書裡的哪個配角講哪句話在影射什麼。家父癌末那段期間,我從溫哥華搬回台灣之前譯完一本書,決定以筆名發表,為的就是不願再觸景傷情,讀者再怎麼問我也一概冷處理,請讀者諒解。譯者也是人。

新聞說週末會放晴,你籌備了一整個禮拜,去露營曬了太陽兩天,玩得好盡興,不會發文感謝預報神準。颱風路徑潛勢指向東北角卻轉為穿心颱,才有人怒飆氣象台老是槓龜。譯者也有同樣的冷暖。作品好,是作者寫得好,功勞全歸給作者;難讀,都是翻譯爛。糾錯不揚善就算了,譯者不計較,但鄉民白目的調調呢?恕我語感不夠,只能一字回敬:「遜」。


作者簡介

台大外文學士,台大新聞碩士,曾獲加拿大班夫國際文學翻譯中心駐村研究獎,曾任China Post記者、副採訪主任、Student Post主編等職。文學譯作包括《分手去旅行》《單身》《修正》《祖母,親愛的》《被消除的男孩》等。

 延伸閱讀 

上下則文章

主題推薦RELATED STORIES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親愛的三毛,生日快樂!】三毛逝世三十週年紀念特輯

「後來⋯我有一度變成了一個不相信愛情的女人,於是我走了,走到沙漠裡頭去,也不是去找愛情,我想,大概是去尋找一種前世的鄉愁吧。⋯⋯」──三毛口白.1986《回聲》專輯

1364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