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人物專訪

  • 用虛構偽裝成親身經歷的散文,基本上就是Tinder上住信義區的帥哥(aka詐騙集團)

    作者:個人意見 /2021-04-19

    如果我們把考試作文也視為一種文章,那是否誠實對我來說就重要了,彼時有個到處得獎的作者,被查出在文章裡爸爸換了十幾種職業,從漁民到打鐵工,那也可以說是他破譯了文學獎的得獎套路,寫出來專為得獎的作品,這就牽涉到散文是否應當真實。 我認為散文應當「大部分真實」,沒人要看你的犯罪調查自白,但在文章裡,可不可能調動一下事情的時序,或補寫當時沒做出的反應?甚至我們的記憶本來就不甚可靠,所記得的不見得全然是發生過的事?會不會在記憶裡自動美化?我們發張IG照片都會修圖了,那當然是可以的。 可是如果一篇文章的第...

    More
  • 你以為家的味道還很近,但其實已經沒有了──專訪洪愛珠《老派少女購物路線》

    採訪:王昀燕 攝影:陳佩芸 /2021-04-06

    洪愛珠老家在五股,位處一塊畸零地,那裡迄今仍無超商,入夜後一片闃寂,然越過溝渠,即是蘆洲新區萬家燈火。她外公從事機械出口貿易,附近一帶小工廠林立,幼時所見水溝有時漂著幻彩,死豬浮於工業廢水之上,無怪乎她以「鄉下人」自稱。但這鄉下人不普通,做為一名大家族養成的女子,自小跟著外婆逛遊大稻埕,目睹頭家娘的氣派,兼學習辨識貨色,涵養品味;且外公生意之故,交遊廣闊,家裡三天兩頭宴客,常一踏進家門,滿室賓客,時有來自歐陸、中東及東南亞的客戶,視野自然大開。 老派少女購物路線 洪愛珠本業平面設計,五、六...

    More
  • 【集散地】散文到底還是要誠實,這是一份很重要的、和讀者的契約──林俊頴《盛夏的事》

    作者:陳琡分 /2014-08-18

    穿著一襲白衫的林俊頴,談起書寫,最常出現的一句話是:我寫得很慢。 盛夏的事 有多慢?「我不是那種晚上要截稿了、今天白天趕快花一個小時把稿子寫完的人,我沒有辦法。我一定要事先把它想得好好的、放在那裡。」當週要刊登的專欄文章,林俊頴約莫一個月前就已完稿,然後放著,接續寫下一週要交的。彷若河蚌猶自靜默地含入一顆細砂,鬱鬱摩裹成珠。就這麼摩著裹著,好容易讓人望眼欲穿地積就了寫作歷程的第二部散文集《盛夏的事》,與他上一部散文作品《日出在遠方》,相距竟有17年之久。 相較於散文,林俊頴習慣躲在小說背後。《...

    More
  • 小說家虛構的是詐騙還是真實?──劉梓潔《真的》

    作者:蔡雨辰 /2016-08-26

    劉梓潔說話時有種令人安心的節奏。她會好好地將字一個一個擺放在空氣裡,慢而清晰,打上句點後,遞出微笑,令聽者感到舒心。相較之下,她的文字則波濤洶湧,在俗世塵埃中篩出故事。從《親愛的小孩》到《遇見》,她寫下人生的業力與機遇,人在情感江湖中沉浮,滄桑也達觀。 真的(獨家限量販售「劉梓潔親筆簽名書」+「真情假意書衣」) 今年,她交出第一本長篇小說《真的》,書名為「真」,故事卻從一場騙局開始。小說第一個句子便是:「自遇詐騙以來,看什麼皆假。」 詐騙是小說的主軸之一,最早觸動她寫詐騙題材的,是那則「台積電...

    More
  • 北韓主題創作必定遇上的「困局」:這算真實還是虛構?──讀懸疑小說《北方的光明星》

    作者:阿潑 /2021-02-01

    《小王子》裡的那張畫,從大人眼裡看起來是頂帽子,實際卻是「蟒蛇吞象」──許多具有內在趣味性或複雜度的事物,往往被簡化成單純的線條與實質的物事。不知為何,每當大眾討論那些陌生且遙遠的國度或群體時,我就會想到《小王子》裡的那頂帽子。我們對北韓的認識差不多也是這樣。這個國家如此封閉、讓人感到陌生,不論怎麼談它,似乎都鎖在一個刻板且模糊的框架中,只能看到帽子的外型,卻難以想像裡頭是不是真有蟒蛇吞象。於是,關於北韓的創作或出版,似乎也反映了這樣的線框:若不是脫北者的證詞與控訴,就是北韓領導者的獨裁與荒謬...

    More

文章類別

熱門文章HOT STORIES

  • 最新文章NEW STORIES

    最新文章一覽

    博客來獨書報

    博客來獨書報一覽

    搜尋標籤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