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譯界人生

【宋瑛堂翻譯專欄】譯者也有加菜金:加拿大圖書館「公共出借權」補貼這樣算

  • 字級



2020年起台灣試辦「公共出借權」,兩家公共圖書館(國立台灣圖書館國立公共資訊圖書)每出借一本書,將發放補償酬金新台幣3元給作者(70%)和出版社(30%),翻譯書則被排除在外。


十幾年前,住溫哥華的我翻譯到一本加拿大推理小說,遇到疑問,直接發電郵請教加籍作者,和她筆談甚歡,她問我收到今年的PLR(public lending right,公共出借權)支票沒?這是井底之蛙的我頭一次認識「公共出借權」。原來,在加拿大,譯者除了版稅或稿酬之外,政府還會給小錢意思意思,以補償借書不買對創作者造成的損失。

今年初,台灣教育部和文化部開始試辦公共出借權,作法是統計兩家公立圖書館的館藏借閱次數,每出借紙本書一冊補償3元,亦即創作者得2.1元,出版社分9毛。但令譯者扼腕的是,翻譯書籍被封殺出局。

根據國際公共出借權組織(PLRI)統計,截止2018年,全球共33國實行公共出借權制度,除加拿大、澳紐、以色列外,歐洲囊括29國。

以加拿大而言,國家文藝理事會於1986年成立公共出借權委員會,由政府出資補償創作者,2020年共有近1萬8千人獲益,總支出達1400餘萬加幣,每人從50元加幣起跳,最高4500元,有聲書、電子書、插畫家、編輯、攝影師、有聲書的聲優都可分紅,但僅適用加拿大公民永久居民,而且不含教科書和報章雜誌。此外,食譜、旅遊指南、教戰手冊、使用說明書、參考書等實用書籍也被排除在外。

每年,針對加拿大各省與領域的42所圖書館,PLR委員會從中抽查7所,如果某一本書是7所之一的藏書,創作者就有錢可領。我舉今年的個人實例。

美國懸疑法醫小說《緘默的女孩》The Silent Girl)譯本於2018年由春天出版社發行,我在2019年四月影印封面和版權頁,寄給PLR委員會。在2020年PLR抽查的7所圖書館當中,《緘默》為其中2所的藏書,即使這2所總共有10本《緘默》,就算《緘默》借閱再頻繁,也僅以「2」計算。還有,因為作者泰絲.格里森非加國公民也不具備永久居民身分,於法不得申領補償金,身為譯者的我也只能領一半。




加拿大PLR委員會的補助明細。(圖片提供 / 宋瑛堂)加拿大PLR委員會的補助明細。《緘默的女孩》為其中2所圖書館藏書。(圖片提供 / 宋瑛堂)


$66.84 x 2間圖書館 x 50%(譯者和作者均分)= $66.84


各國PLR的算法不同,有些側重借閱數,有些計算館藏冊數,各有各的主張和理論,有些措施對專業書和通俗書一視同仁,有些算法讓冷熱門作者平身,但缺點是每人獲益偏低,這是加拿大PLR的特色。

值得一提的是,加拿大的算法喜新厭舊,5年內的書可領66.84加幣(譯者33.42),6到10年的書打八折,11到15年打七折,因此2005到2009年登記的書只有46.79加幣(譯者23.40加幣)。登記16到25年的書六折,活得愈久,每年領得愈少。登記25年以上的書完全分不到一杯羹。

在拙譯當中,年復一年的獲利榜首是《宙斯的女兒》。新新聞在2002年發行這本醜小鴨變天鵝的勵志自傳,遼寧教育出版社也在2003年發行簡體版,我遲至2009年被作者點醒,才填表向PLR委員會登記。過去十年間,《宙斯》曾連續三年全壘打,換言之在那三年,PLR每年抽查到的7所圖書館裡全有這本書的芳蹤,但我不清楚是哪幾所,紅的是繁是簡體版也不得而知,更不知道借閱率能不能逼近加拿大國寶級作家瑪格麗特.愛特伍的尾數。




2002年在台灣出版的《宙斯的女兒》是獲利榜首。(圖片提供 / 宋瑛堂)


以我翻譯的文類而言,懸疑小說在加拿大圖書館普及率最高。我定居溫哥華期間翻譯了十幾本傑佛瑞.迪佛,現在粗略算一下,他占我的PLR收入竟然高達三分之一,對我這種葷素不忌的譯者也算是一種鼓勵。

讀到這裡,讀者可能會建議,為確保年年全壘打,乾脆各寄一本給42間圖書館不就好了?問題是,自購書是一筆開銷,幅員遼闊的加國包裹郵資也比天高,而且捐給圖書館的書未必能本本上架,因為大多數捐書可能淪落被賤賣的下場,視各館的政策而定。另外,即使一本書有幸躋身館藏,能占架多久也要看造化,沒人看的書會被趕進回收桶,夯書被借爛也是死路一條。一般而言,台灣的出版社多半不會捐書國外,加拿大圖書館裡的中文書可能是應讀者要求而自購,但絕大因素是留學生歸國前捐書嘉惠後人。

國內出版品的翻譯書比重高,為何試辦公共出借權的範圍剔除譯者?依筆者淺見,國內普遍將翻譯視為一種專業,是讀外文系、學有專精或雙語人士才有的一種技術,迥異於歐美對譯者的觀念。在歐美文化裡,翻譯是一種藝術,美就好,譯文準確度倒還在其次,東西方的歧異從曼布克獎得主《素食者》英譯本爭議可見一斑──韓國讀者鑽研譯文找碴,英譯本的讀者卻獨鍾行筆風格,雙方各自表述,各有各的道理。出借權在台灣由文化部和教育部共同推動試辦三年,文化部鼓勵自由發揮,教育部則重視專才,台灣文學譯者不妨從這角度切入,集中火力向文化部而非教育部爭取權益,三年後說不定吃路邊攤還能叫老闆加一顆滷蛋喔。


宋瑛堂
台大外文系畢業,台大新聞碩士,曾獲加拿大班夫國際文學翻譯中心駐村研究獎,曾任China Post記者、副採訪主任、Student Post主編等職。譯作包括《鼠族》《薩賓娜之死》《冷戰諜魂》《分手去旅行》《霧中的曼哈頓灘》《在世界的盡頭找到我》等。


 延伸閱讀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你有看過文言文的格林童話嗎?跟翻譯偵探賴慈芸一起遇見美好的老譯本

19世紀初的格林童話帶有文言腔、徐志摩翻譯的《渦堤孩》竟是用來「藉譯傳情」?眾多從譯文考古出的趣味故事,讓賴慈芸為你娓娓道來......

2973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