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一起看圖文

純真的境界與兒童創新精神──走進湯姆牛的繪本美學

  • 字級



台灣繪本藝術家湯姆牛。


「我很喜歡兒童畫,小畫家們常常能鮮活的畫出心中深刻的感受,總是帶給我很多靈感。」
──湯姆牛,《我願意!》自序
兒童文學家林良在《純真的境界》提到:「兒童文學作家為孩子寫詩或寫故事,因為彼此的互動,或者說因為受到孩子的影響,作家的心靈就會達到一種跟孩子一樣純真的境界。也就是說,作家往往會因為孩子的引領而找回自己的童心。......兒童文學所追求的美學價值就是『純真』:純真就是美,美就是純真。」(〈找回自己的童心〉,p.12-13)

雕塑背景出身的台灣繪本作家湯姆牛,擅長以獨具個性的繪畫風格、簡潔俐落的幾何造型,飽含幽默感的圖像想像力,為孩子們說有趣的故事。他的繪本藏有許多孩子們看了會笑呵呵的有機元素,能跟孩子們一起步入純真的境界,體驗一趟又一趟豐富的心靈饗宴。我們從這幾本書,便能感受他的創意和魅力:

●《林桃奶奶的桃子樹》、《下雨了》

林桃奶奶的桃子樹(新版)

林桃奶奶的桃子樹(新版)

下雨了!

下雨了!

《林桃奶奶的桃子樹》描述善良、友愛動物的林桃奶奶,家門口種了一顆桃子樹,林桃奶奶每天悉心澆水照料,桃子樹開花結果,吸引了許多小動物前來討食。湯姆牛將各種動物貪吃的表情刻畫得唯妙唯肖,吃了桃子後,小松鼠臉上洋溢著滿足的表情,山羊們紛紛抬起腿、暢快的排便,看似兇猛的老虎則是口水滴個不停。後來,動作慢吞吞的小烏龜家族也來了,渴望享用美味的桃子,但只剩下最後一顆了,該怎麼辦才好?在林桃奶奶的心中,不因烏龜的需求微小而被忽略,林桃奶奶樂於分享的美好善舉,加上動物們吃完桃子的自然反應,讓一棵桃子樹最終長成一座美麗的桃花源。


桃子樹開花結果,吸引了小動物來討食。(圖/林桃奶奶的桃子樹)


《下雨了》,趁著雨勢,山谷裡的小溪嘩啦啦的流個不停,頑皮又好奇的小蝌蚪跟著游出了山谷,來到乾枯的大平原,獨自生活在小湖泊。動物們口渴太久了,看見湖泊好開心,紛紛前來喝水,先是巨大的象群、兇猛的獅子,接下來為了搶水喝、河馬竟然把許多動物撞飛了,還有好多、好多、好多的牛羚,一群接著一群,眼看就快要把湖水喝光了,小蝌蚪因為湖泊面積不斷縮小,正痛苦的哀嚎著......

湯姆牛以孩子能夠理解的圖像語言鋪陳畫面,不僅把小蝌蚪慌張的表情勾勒出來,也把河馬撞開動物的力道和撞擊聲表現得可圈可點,而數百隻牛羚瘋狂奔馳、衝向湖泊、包圍小蝌蚪的畫面,表現手法更是驚人!在故事情節安排和閱讀情緒的渲染上,畫面充盈了「孩子氣」與「為孩子創造驚奇」的希望遊戲,當雙方僵持著最後一口水能不能喝的情況下,湯姆牛讓聰明靈敏的小蝌蚪主動提出和對手「猜拳」的決定,並讓小蝌蚪「出布」!這麼一來,孩子們定會更加期待接下來發生的事情。


水快被喝光了,小蝌蚪該怎麼呢?(圖/下雨了)


林良爺爺曾說,「繪本裡的圖畫有一個基本任務,就是要有『會講故事』的能耐。兒童翻閱一本繪本,一頁一頁的看下去,雖然不認得書頁上的文字,卻能津津有味的看出一個故事來,這才是『稱職』的繪本圖畫。......為繪本畫圖的畫家,我試著把他們區分為兩種不同的類型:一種是『生動的寫實』,另一種則是『為孩子創造驚奇』。」(〈無畫不成書〉,《純真的境界》,p.56-57)

湯姆牛的圖畫,在視覺上成功的轉化為兒童的圖像語言,既有「會講故事」的能耐,更是不斷的「為孩子創造驚奇」。此外,湯姆牛的創作藉由貼近孩子的選題,呈現出兒童的創新精神。早期作品《像不像沒關係》已提出哲學與美學的共同命題,「觀看的方式」、「美的感受」,皆為有機的、變動的、因人而異的,如同生命沒有標準答案,有趣的是引發好奇、不斷提問,自我思辯和追尋的過程。


●《跳吧!青蛙小畢》、《藝術家阿德》
跳吧!青蛙小畢

跳吧!青蛙小畢

藝術家阿德

藝術家阿德

跳吧!青蛙小畢》描述一群住在池塘邊的青蛙,他們長得很像、行為很像,總是呱呱呱的講個不停。那群青蛙經常因為小畢的「不合群」而看輕他,「小畢一定跳不過去!」、「小畢什麼都做不到!」小畢聽了這些話,好難過,他決定離開原本的池塘,到別的地方去看看。生活在另一個池塘的青蛙,每隻長得都不一樣,各有特色,他們在池塘邊寫生畫畫,每隻青蛙的畫也不一樣。小畢不需要多費心,很快就融入這群青蛙,還能幫上一點小忙。青蛙們都說,「小畢好棒喔!」生活在這裡,小畢覺得很開心自在,什麼事都難不倒他。本書細膩描寫群體中的主流價值如何形塑(或打擊)孩子的自我認同,當孩子踏上「成為自己的內在英雄」旅途,看見真實的自我,方能展現出內心真正的力量。


本書呈現主流價值如何形塑(或打擊)孩子的自我認同,加入剪紙元素。(圖/跳吧!青蛙小畢)


藝術家阿德》靈感來自於美國動態雕塑家亞歷山大.考爾德(Alexander Calder, 1898-1976)美麗的作品《蜘蛛》。湯姆牛以「蜘蛛結網」隱喻孩子與生俱來的藝術天分,阿德「結網」不僅是為了捕捉昆蟲、填飽肚子而已,「結網」過程本身就是一種藝術追求與主體行動的積極展現,擺脫了工具性的目的,生命得以更自由、更無拘無束的發展。湯姆牛將鮮活的圖像和充滿寓意的概念完美結合,化繁為簡,以獨特的幽默感編織鼓舞人心的美麗故事,為孩子們帶來驚奇、愉快,還有無限的想像空間。


阿德的所結的蜘蛛網,來自雕塑家考爾德的《蜘蛛》。(圖 / 藝術家阿德)



●《最可怕的一天》、《畫家馬一邊》

最可怕的一天(新版)

最可怕的一天(新版)

畫家馬一邊

畫家馬一邊

《最可怕的一天》描述害怕上台說話的小女孩玲玲,那一天,度日如年的恐慌。湯姆牛以極度誇飾和渲染的圖像語言,烘托出孩子心底的恐懼,並將恐懼外顯、具象化,一一放大為劇場般的背景:天崩地裂,火山洪水齊發,無數顆在黑暗中漠然窺視的大眼眸,一陣陣漸強又更強,尖聲如猛獸的嘻笑嘲弄。一切施加於玲玲的壓力,如生活周遭叨叨絮絮不休、雜亂無章的建築物,使得志願是當「建築師」的玲玲,不得不邊跑邊喊,「好恐怖喔......」。不過,時間終究證明了,玲玲能將「別人認為的小事,而自己認為的大事」,牢固的「放在心上」,也能克服心魔、勇敢向前,在乏善可陳的日常生活中,尋找趣味百變的幾何造型,讓建築充盈著無限的可能、奇妙和創新。讓孩子內心的恐懼轉化為追夢的動力。

大人眼中的小事,其實在孩子心中卻是一件巨大無比的事。(圖 / 最可怕的一天)


《畫家馬一邊》描繪生活簡樸、規律、自在,將日子過得有滋有味,善於觀察細節,凡事不貪多的畫家馬一邊,準備以乾淨、俐落、閒適、優雅而寧靜的彩墨畫,作為好友冬心先生的生日賀禮。繪本以不著痕跡的「留白」寓意,帶出兒童哲學式的幽默、感受、真誠和思考。純粹的線條、自然的色彩,疏落有致、能呼吸的美,就像在鼓勵孩子:你也能這樣畫畫喔!

關於「留白」也會很美。(圖 / 畫家馬一邊)


●《誰來玩躲貓貓?》、《唱歌給貓聽》
誰來玩躲貓貓?

誰來玩躲貓貓?

唱歌給貓聽

唱歌給貓聽


《誰來玩躲貓貓?》以極簡、遊戲性豐富的視覺美學,開創了幼兒圖畫書「久違的新意」。湯姆牛以類比電腦遊戲「點陣圖」(Bitmap)風格,統合活潑俏皮的動物造型、趣味的輪廓線與柔和的粉色調,畫面靈活生動,娛樂性十足,捉迷藏的幽默和巧思更讓人忍俊不禁、反覆仔細玩味。繪本在視覺上帶來了純然的愉悅感,提供嬰幼兒認知世界、度量世界的嶄新方式。


《誰來玩躲貓貓?》以點陣圖呈現,清新可愛。(圖 / 誰來玩躲貓貓?)


《唱歌給貓聽》以西班牙兒歌〈從前有個貓先生〉為改編靈感,再以眾人熟悉的童謠曲調〈小星星〉為主旋律來編寫故事情節。悠揚的晚安搖籃曲,甜美如夢境的童話,無論故事的內容(鋼琴家杜魯魯先生譜寫的歌詞)、整體的閱讀節奏,畫面的音樂性和趣味性都十分出色。一本「可以讀也可以唱」的創意繪本,能喚醒視覺與聽覺的雙重感受,就像聆聽莫札特〈小星星變奏曲〉般輕鬆愉快。《唱歌給貓聽》延展了湯姆牛豐富的圖像語言、拓寬了繪本藝術的縱深,角色造型簡潔俐落、色彩搭配明亮大方、人物和動物的表情、肢體動作細膩、幽默且充滿想像,故事純真爛漫,包裹著童心、巧思、機智與自由的靈活度,拆開後是一首當代新童謠,送給貓咪也送給孩子的晚安曲,如音樂盒傳唱一遍又一遍,百聽不膩。

(圖 / 唱歌給貓聽)


好繪本,就如同孩子般活靈活現,擁有純真的靈魂,擺脫束縛、除去雜質、留下想像、享受自由。湯姆牛的繪本取材多樣,藝術表現屢屢創新,他以兒童的角度創作、親近兒童,找回童心、純真的光采魅力,帶給孩子純粹的閱讀樂趣。這些看似簡單的圖畫和故事,背後可是蘊藏了一點也不簡單的「兒童創新精神」。



作者簡介

打開孩子之眼,活在迷人的想像國度裡。」

───
文字創作者,閱讀盪鞦韆主筆,繪本美學、文學推廣者。繪本書評散見於 OKAPI 閱讀生活誌、Openbook 閱讀誌、《文訊》、《聯合文學》雜誌。繪本譯者,專業繪本編輯,獨立策展人。 熱愛由小說、詩、電影、繪畫,故事及寫作組合而成的生活,在成人的世界,努力保有童心與想像力。

臉書專頁:閱讀盪鞦韆
聯絡信箱:wenchunwu1227@gmail.com


 延伸閱讀 

上下則文章

主題推薦RELATED STORIES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警察執法過當挑起敏感神經,美國種族歧視議題如何理解?

日前一名非裔男子遭美國警察執法過當而死亡,進而引起一連串抗議行動,各地示威不斷,人種的歧視與不平等問題又再度成為美國社會爭論的議題。何以一樁執法失當引起如此大的民眾怒火?這些著作中或許可見一絲端倪。

266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