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詩人╱私人.讀詩

  • 膚淺的深情。一首情(色)之詩──讀衣〈木炭之愛〉

    尖叫坡 是素未謀面的阿廖寄給我湖南詩人衣的詩集《尖叫坡》的。 其實我鮮少主動看詩,但詩一要來,總輕易把我帶回原初對字的愛。我回頭讀我們的臉書訊息,我們說了些話,大多不著邊際,好像...

  • 親愛的妳:讀游靜〈多少年──給K〉

    知道游靜大概是十多年前,她帶著自己的片子《好郁》來台灣播放。那是一部既歡快又惆悵、充盈著對城市與異類之愛的作品,不那樣容易入口,但甚得我心。游靜看起來個子小小的,大概是一下得密...

  • 廖瞇:寫,不是為了越寫越好?

    某些人的詩是淬鍊出來的,而我沒有往那個方向走。為什麼我沒有往那個方向走呢?我記得我從前畫素描時就很少畫到細。我捕捉了輪廓、光影、氛圍,我記錄下我想記錄的,我覺得那感覺出來了,就...

  • 在工廠裡的那些詩──陳昌遠的《工作記事》

    「一根起子,把一顆螺絲鎖死,從此以後,它們日子就在那了」 工作記事 注意到《工作記事》,好像是因為上面那個句子,好像是在臉書上看到。讀到時印象深刻,直白,寓意又鮮明。再次注意...

  • 像在說話,像把正在想的東西,寫給你看。讀阿廖。

    我有點忘記是什麼情況下開始讀阿廖。也不太確定,我是在臉書上認識阿廖後,才開始讀他的詩,還是先讀了阿廖的詩,才在臉書上認識了阿廖?這很重要嗎?不是很重要。那為什麼要提這個?我提這...

  • 可不可以說「一台鐵」?可不可以說「因為他過濾太多」?

    西西的〈可不可以說〉很紅,紅到應該不用我再多說。但我還是很想說一說,當我第一次讀到這首詩時的反應,以及小孩讀到這首詩之後,寫下的東西。 〈可不可以說〉 一枚白菜一塊雞蛋一隻蔥一個...

  • 廖瞇讀廖人,我們都是「廖人」?讀廖人詩集《13》

    我回想自己是怎麼讀詩。我讀詩幾乎是讀「這個人」的詩而不是「單一首詩」,雖然也有那種單一首詩令我感動的時候,但多半真正會走進我心裡的,是在剛開始遇到了某個人的一首詩後,接著我又去...

  • 彼得.漢德克用文字來「自我控訴」,但文字卻也是他想逃離的東西

    收到OKAPI邀稿時,OKAPI說:「每週介紹一首你喜愛的詩。」那時我在自己的腦袋裡轉著,我要寫哪12個人的詩?我很快的先把直覺想到的名單列出來,其中就有彼德.漢德克,我直覺就想到他的〈自...

  • 詩是什麼?中島芭旺與大江健三郎的眼睛

    「你覺得詩是什麼?」 接受某刊物專訪時,採訪者提了這個問題。我說,這個問題……很難回答呢。所以我沒有直接回答他詩的定義,而是說了我喜歡的詩,對我有影響的詩,我提了馬尼...

  • 寫詩有用嗎?寫這什麼《沒用的東西》!

    最近有點沮喪。好像也不是沮喪,而是,在找自己的位置。前幾天台東的環境工作者Y,捎來要在台東縣政府前開【公開仲裁書,拆除美麗灣】記者會的訊息,我猶豫了會,很想衝過去,但又卡在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