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 本月大人物 /

當孩子遭受性暴力,首要之務是告訴孩子這不是他的錯──韓國青少年文學作家李琴䬁談《有真與有真》

  • 字級



韓國作家李琴䬁以《有真與有真》探討兒童性侵害議題。(照片提供/ 聯經出版 ⓒLee Geum-yi )


韓國青少年文學的起點,兒童青少年文學推手李琴䬁(一ˊ)代表作《有真與有真》出版迄今20年來,陪伴無數迷惘的青少年和孩童,並溫柔地撫慰他們:「即使重重落下,還是能再高高飛起。」
同名同姓的兩位少女在國二班上相遇,因身高差距被師生們稱作「小有真」和「大有真」。一個是嬌小高冷的全校第一名,另一位則是開朗率真的傻大姊。原來是幼稚園同學的兩人,曾共同遭遇一段骸人又不堪的經歷,在不同家庭的教育背景下成長後,如今再度相遇。她們同為受害孩童,同為回憶所困;同是花樣少女,同為渴望自由和愛戀所苦……
本次聯經出版跨海專訪李琴䬁老師,邀請老師談談本作中的設定與創作背景,以溫柔的文字,撫慰所有迷途的大小孩。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Q=聯經出版│ A=李琴䬁

 

Q:《有真與有真》是您首度嘗試的青少年小說,內容涉及兒童性暴力,並探討了青少年同儕霸凌與成長創傷,在韓國青少年文學尚處於萌芽時期的2004年出版,請問老師當時想傳達給讀者訊息為何?20年後,社會面對這個議題有什麼變化嗎?

A:正如您所說,《有真與有真》是我的第一部關於兒童性暴力的青少年小說。在性暴力事件中,受害者經常受到世俗固有觀念與偏見的傷害,特別是兒童期發生的事故,監護人或教師等周圍大人的應對方式,會對受害兒童的人生產生影響。我認為對遭受性暴力傷害的孩子,我們必須說的話之一是明確告知「這不是你的錯」。我寫這部小說時,想傳達的最重要訊息就是「這不是你的錯」,至今依然如此。

然而,令人痛心的是,過了20年的今日,這部小說與主題仍然不是過時的老故事。


Q:《有真與有真》以兩位同名同姓少女「有真」的相遇,勾起一樁童年不堪回首的往事。您是如何構思這個故事呢?兒童性暴力和青少年成長創傷,這兩件事同時發生,寫作時是否有遭遇困難?

A:我的女兒小學一年級時遭到了性騷擾,這件事給作為母親的我留下了很大的傷害。由於對加害者的憤怒與沒能保護女兒的痛苦,讓我有很長一段時間深陷痛苦,我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看著女兒的成長,明確地告訴女兒那不是她的錯,給予她更多的愛,親自抓住加害者並使之受到懲處。然而,我最擔心的是孩子內心可能留下的精神創傷。

當我決定寫一本青少年小說時,我決定講述這個長期以來深深烙印於我心中的故事,一個給我的女兒,以及與我女兒經歷過類似事情的孩子們,還有因經歷其他傷害而痛苦的孩子們的故事。

我寫作向來偏好描述情節,因此在寫這部小說的時候,比起創作技巧,更難的是了解與表達青少年文化、語言等方面。因為我和我的讀者年齡差距不斷在擴大,哈哈。


Q:「大有真」與「小有真」兩位少女截然不同的家庭環境,也間接影響兩人對於童年陰影的面對與後遺症,想請您談這樣安排的用意?您認為若家中孩子遭遇這樣的事件,家長們該如何面對呢?

A:如前所述,我認為幼年時期經歷的性暴力造成的精神創傷,受到事件發生當下,以及那之後監護人或成年人態度的巨大影響。為了呈現這一事實,我寫了兩個在幼年時期經歷過相同事件的女孩長大後相遇,各自起了怎樣的變化。我想藉此引起與孩子一起閱讀這本書的父母與成年人的警覺。為了更加鮮明地對比,我賦予了「大有真」與「小有真」第一人稱的視角,兩人交叉敘述各自故事的寫作方式。

如果,孩子不幸經歷這種事件,我認為父母與其感情用事,不如諮詢相關機構的專家。當然,首要之務是告訴孩子這不是他的錯,並且這件事不會對父母給予的愛造成任何影響,要讓孩子放心,給予信任。


Q:撰寫兒童性暴力等較敏感主題的作品時,您特別注意哪些細節?

A:我寫作特別重視的是,不將兒童性暴力受害事件描述成很特殊或很悲慘的事件,避免他人對受害者產生偏見或成見。我透過「大有真」和她的家庭,展示了同齡青少年的日常與健康生活,表達這種事並非永遠無法克服。此外我也非常重視,不要讓有過相同經歷的讀者在閱讀我的小說時受到二次傷害。但即使如此,2004年初版時還是有很多需要多斟酌的地方。我後來才明白,我為了重現情境或社會偏見所採用的寫作方式,可能會造成經歷同樣事情的人更大的傷害。經過深思熟慮,我都一一修改了,於2020年出版修訂版,能讓台灣讀者讀到修訂版真是太好了。


Q:老師的作品透過童話和青少年文學來與孩子們溝通,背後的創作動機是否可與讀者分享呢?

A:我小三的時候第一次有了作家夢。在我無可炫耀的童年期,帶給我最大快樂的就是童話書。我得以化身書中的角色,透過那些角色尋找希望的故事獲得許多樂趣、感動、安慰與勇氣。在我練習寫作時意識到,比起寫故事給大人,我對寫給孩子們更感興趣,成為童話作家後,我結了婚,也生了兩個孩子。在撫養孩子的過程中,我獲得許多靈感,將之創作成童話故事。而當我的兩個孩子進入青少年期,我也開始寫青少年小說。即使我成為作家已近40年,我仍舊愛寫孩子們的故事勝於寫成人的故事。我希望就像當年的我一樣,讓孩子與青少年讀者從我的作品中獲得樂趣、感動、安慰與幸福。


Q:本書後記中,您提及這本書是為女兒所寫。您在過往的採訪中也曾表示:「文學是在我們的生活中描繪真實的作品。」請問,創作《有真與有真》時是否有因為過於真實而卻步或遲疑的時刻?是什麼意念支持您繼續寫作下去?

A:為了寫《有真與有真》,我研究了與此主題的相關資料,這使我感到痛苦,也感到艱難,就像往日傷口隱隱作痛般。但是,這種痛苦讓我意識到我的工作是有意義的,也給了我勇氣去面對與克服。而讓我繼續寫作的力量則來自我內心深處的「故事」,我感到自己對這個寄託在我內心的故事責任重大。為了把它們講給這個世界聽,我會繼續寫下去。

李琴䬁寫作的力量來自內心深處的「故事」。(照片提供/ 聯經出版 ⓒLee Geum-yi )


Q:最後想請您跟台灣讀者說說話?

A:寫《有真與有真》時,我從未想過這本書會跟使用其他語言的讀者相遇,但現在一想到能與台灣讀者見面,我感到非常高興與榮幸。《有真與有真》是以兒童暴力為主題的小說,是關於韓國青少年與韓國社會的故事。然而,無庸置疑地,我想它一定會有某些部分與台灣青少年與台灣社會吻合或重疊。我始終認為,書是連結人與人之間的橋樑,我希望以這本書為橋樑,讓不同語言與文化的兩國讀者相互交流、理解與擴展世界。謝謝!

有真與有真

有真與有真

有真與有真 (電子書)

有真與有真 (電子書)



延伸閱讀
熔爐(10週年紀念版)

熔爐(10週年紀念版)

渺小一生(上、下冊)

渺小一生(上、下冊)

遠方有哀傷,此地有我:從性侵受害者到倖存者,一段陪伴者同行的創傷療癒之路【首刷限量附贈作者繪製精美暖心陪伴卡2張】

遠方有哀傷,此地有我:從性侵受害者到倖存者,一段陪伴者同行的創傷療癒之路【首刷限量附贈作者繪製精美暖心陪伴卡2張】

這不是你的錯:對自己慈悲,撫慰受傷的童年

這不是你的錯:對自己慈悲,撫慰受傷的童年

你可以說不:保護自己遠離傷害的繪本

你可以說不:保護自己遠離傷害的繪本

上下則文章

主題推薦RELATED STORIES

  • 你願意成為同志「好厝邊」嗎?

    第17屆臺灣同志遊行訴求為「同志好厝邊」,希望更多人注重性別友善的問題,不管是同性、跨性、多元性向,都需要得到尊重,如果你身邊有因為不了解而抱持仇視態度的人,這幾篇文章或許能夠成為對話的契機。

    2380 0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你願意成為同志「好厝邊」嗎?

第17屆臺灣同志遊行訴求為「同志好厝邊」,希望更多人注重性別友善的問題,不管是同性、跨性、多元性向,都需要得到尊重,如果你身邊有因為不了解而抱持仇視態度的人,這幾篇文章或許能夠成為對話的契機。

238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