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譯界人生

【宋瑛堂翻譯專欄|拉脫維亞駐村記】看!小語種如何出國去?

  • 字級


李維菁《人魚紀》英譯本The Mermaid's Tale 於2022年7月出版。


永遠的美人魚李維菁,是高我兩屆的台大新聞所學姊,六年前她透過臉書問我,身為台灣作者該怎麼把作品外譯,我介紹《複眼人》譯者石岱崙(Darryl Sterk)給她,兩人順利搭上線,後來驚聞她英年病歿,我以為外譯不會有下文了,所以淡忘。物換星移,我到拉脫維亞駐村剛安頓下來,得知她的遺作《人魚紀》英譯本騰躍出水面了,還以為自己被一天18小時的北國驕陽曬花了眼。

在台灣,外譯申請補助金困難,入選台書外譯計畫者絕大多數是得獎作品,叫座但不叫好的書想放眼國際,幾乎是插翅也難翱翔。生前,李維菁的寫作因為不是從參加文學獎出道,缺乏獲獎紀錄使她一直遺憾未能入列外推計畫,新經典文化總編輯葉美瑤透露,李曾說她想自己找人先翻譯,尋求外推的可能,無奈最後不敵病魔。2018年,噩耗傳出才沒幾天,《人魚紀》奪得台北文學獎,如今英譯本The Mermaid's Tale 也透過版權經紀人譚光磊在海外開賣,可謂達成她的兩大遺志。

人魚紀

人魚紀

The Mermaid's Tale

英語系國家作者只要打進美國市場,或榮獲國際文學獎,躺著都能賣出翻譯權。小國小語種的鉅作呢?多半要等英文版打前鋒,外國才可能留意到。至於中文圈,全球懂華文的人數只略遜英文阿度仔,而且中文頂級的非華人比比皆是,中文是巨鯨語無誤,可惜嫻熟漢字的外國人不多,真正能把漢字譯成外語的老外更是稀有人種,國外對中文作品的興趣也持續低迷,因此繁簡版原著在文學翻譯界仍屬小語種。

人口約台灣兩倍的烏克蘭文也屬於小語種,近似俄文卻不是俄文,被強國入侵後,本土意識怒放,西方民眾總算發現烏克蘭不是附庸國,對烏克蘭特有的語言文化突然感興趣,文壇吹起一陣烏克蘭風。

烏克蘭作家譚妮亞(Tania Postavna)曾發表一本童書繪本《那些年,我是個狐狸娃娃》,刻劃一對老夫妻領養小女孩,騙小女孩說她是森林裡撿來的狐狸娃娃,她從小自認是狐狸,日子過得快快樂樂,沒想到老婆婆病歿後,老先生怕自己年事已高,無法勝任帶小孩的重擔,開始為她物色新家庭,她只好接受再度被領養的事實,開始蛻變為人類。輕聲細語的譚妮亞表示,烏克蘭沒有文學經紀人,俄國染指烏克蘭後,她透過拉托維亞的「溫達堡國際文人譯者之家」(Ventspils Starptautiskā Rakstnieku un tulkotāju māja)介紹,和拉脫維亞 Jānis Roze 出版社接觸。出版社深受故事和插圖吸引,立刻找高手翻譯,短時間神速發行,接著邀請她前來認識拉國讀者。譚妮亞認為,若非戰爭爆發,拉脫維亞譯本不可能這麼快問世。在此之前,這本書僅有克羅埃西亞譯本。

《那些年,我是個狐狸娃娃》書封

小女孩從小自認是狐狸(圖/《《那些年,我是個狐狸娃娃》內頁)

烏克蘭作家譚妮亞。(圖片來源 / Instagram@postavna


同樣是烏克蘭人的藝文記者莉納.繆尼克(Lina Melnyk)愛上了拉脫維亞這迷你國家的語言,學了一陣子擺著,怕日久生疏了浪費,於是找來一本亞尼思.阿庫拉特斯(Jānis Akuraters, 1876-1937)經典短篇小說集《火燒島》(Degoša sala。笑聲清脆似銀鈴的莉納說,她起先是邊讀邊譯著玩,只求精進拉脫維亞文,沒有發表譯作的盤算,後來有一天,她向朋友提起,朋友正好認識出版社,請她分享,然後轉交給一位懂拉語的第三者檢視,認定是上乘之作,頭四則就此登上文學期刊。她再接再厲,在即將譯完整本書的當兒,拉脫維亞小說《母乳》(Mātes piens,英譯本改名《蘇維埃奶水》〔Soviet Milk〕)正夯,故事裡母女雙視角並陳,書寫惡國佔領下的小國女子如何忍辱求生,勾動莉納的閱讀慾,她在臉書看到作者諾拉.伊克斯坦納(Nora Ikstena)貼文,一時衝動向作者諾拉打招呼,聊得很投緣,諾拉鼓勵她去找烏克蘭出版社發表阿庫拉特斯的譯本,也寄一本《母乳》原文書去烏克蘭送她。打從《母乳》第一頁起,莉納深受諾拉筆觸的吸引,加緊為阿庫拉特斯的短篇集收尾,以便全心吸吮《母乳》。短篇集譯本發行不到一年,《母乳》的烏克蘭語譯本也上架了。下一本,莉納如法炮製,又上臉書認識拉脫維亞詩人瑪拉.莎麗特(Māra Zālīte),聊到瑪拉的首部小說《五指》(Pieci pirksti,再一次從作者手裡拗來一本書,在2019年以譯本轉介給烏克蘭讀者。

左起:拉脫維亞小說《火燒島》、《母乳》、《母乳》英文版《蘇維埃奶水》;小說《五指》。


拉脫維亞是個典型的弱勢語種小國,社會之先進緊追一水之隔的北歐國家,文化水準也高,可惜人口逐漸縮水中,近年已跌破兩百萬,而其中四分之一國民更以俄文為主語,第二大城道格堡(Daugavpils)也位於俄語區。我在溫達堡(Ventspils)駐村期間,讀到拉脫維亞文繪本 Kiosks,得知作者安娜德.梅樂希(Anete Melece)是定居瑞士的新進視覺藝術家,2014年先發表動畫短片Der Kiosk,劇中人物以德語嚅嚅對話,觀眾聽不懂,也能領悟被環境綁死依然海闊天空的意境,得獎後牽動國際眼線,之後才改編成繪本。

三民出版社快手簽到版權後,編輯蔡智蕾碰巧在臉書見游珮芸教授分享短片,於是以作者準備的PDF英譯請她英翻中,定名《小報亭》,也收到拉脫維亞文化部資助的文學推廣平台(Latvian Literature)出版獎助,按照時程規定在期限內出版,搶先了美國一步。

小報亭(精裝本)

小報亭(精裝本)

\《小報亭》動畫短片/


語種大小是相對的。和英文對比之下,所有語言都矮一截。義大利語系國家少,規模不大,但其文學和義大利美食一樣,較容易為西方國家胃納,從《神曲》《馬可波羅遊記》《玫瑰的名字》《如果在冬夜,一個旅人》,不勝枚舉,所以語種雖小,能見度卻不輸英文。《那不勒斯故事》四部曲在義大利推出後,極受美國重視,出版社找了幾位重量級義翻英譯者比稿,由《紐約客》雜誌編輯老將安.葛斯汀(Ann Goldstein)脫穎而出,不但譯作膾炙人口,也因筆名斐蘭德(Elena Ferrante)的作者不願露本尊,結果成為遁世隱名女作家的全球雙語代言人。

那不勒斯故事四部曲套書HBO影集劇照版

那不勒斯故事四部曲套書HBO影集劇照版

義翻英的管道高流量,逆向來看,英美文學也很容易直通義大利圈,但小語種想打進義大利,還是得靠有心翻譯家推一把。譯者瑪格麗塔.卡波納洛(Margherita Carbonaro)以義大利文為第一語,熟稔德英法文,曾在北京住過幾年,華語也流利,中文名叫夏韵,媽媽是拉脫維亞人的她卻到成年才學母親的語言。夏韵原以翻譯德文為主,近年重心轉向拉脫維亞,活脫是小國文學大使。她在義大利和拉脫維亞得獎無數,夠分量,能推薦外國作品給編輯,性格爽朗灑脫的她表示,她推薦的書不但要自己看得上眼,也會考量該作品是否已推出其他語種的譯本,已有譯本表示該作家具跨國潛力。但《母乳》一書例外。在醉心拉脫維亞文學的她力推之下,《母乳》譯本搶先在2017年上架義大利,超前全球英文版和德文版。如今,《母乳》已成波羅的海近年來最知名代表作。

夏韵曾翻譯童書《小犀牛穆法》(Mufa獲獎,作者是拉脫維亞老頑童尤里斯.澤維茲丁士(Juris Zvirgzdiņš)。他寫的童書多數圍繞著小熊托比亞斯(Tobiass)遇到的鮮事。德籍譯者麗兒.萊甫(Lil Reif)也曾翻譯他的童書,和他見面認識時,他隨手從上衣口袋掏出一隻絨毛小熊,介紹托比亞斯給麗兒認識,可想而知這作家對自創角色的用情至深。深到什麼程度呢?介紹托比亞斯到德國後,麗兒逛街買到一個熊形巧克力點心,送給澤維茲丁士,他不但沒有見熊心喜,更沒有食指大動,反而痛斥麗兒一頓:熊是活生生的動物,怎麼可以作成食品,而妳居然要我咬他吃他?可見語種再渺小,作品出了國門,走得再遠,作者該堅持的理念也不容侵犯,相對大語種的譯者在自行詮釋之前應慎思。

拉脫維亞作家尤里斯.澤維茲丁士作品常出現小熊托比亞斯

Mufa

Tobiass un neparastais ciemiņš

Tobiass, Čārlijs un neredzamais spoks

左為德籍譯者麗兒.萊甫(Lil Reif),右為瑪格麗塔.卡波納洛(Margherita Carbonaro)
攝於攝於拉脫維亞 Ventspils 市。(照片提供/宋瑛堂)


吳明益小說《單車失竊記》英譯本曾入圍布克國際獎,為台灣文學再開啟一道窗,但有機會外譯的台灣作品至今仍在少數。陳思宏《鬼地方》不但出了英譯本,義大利版也預定由《蒙馬特遺書》譯者 Silvia Pozzi(中文名傅雪蓮)精譯,大小語種一併通吃。對此,外譯第一推手譚光磊表示,輸出的工作不但困難,而且要準備英文譯稿,更要照西方人口味撰寫英文文案,所以每年挑的重點書不過兩三本。

The Stolen Bicycle

吳明益《單車失竊記》英譯本
The Stolen Bicycle

陳思宏《鬼地方》英譯本
Ghost Town

邱妙津《蒙馬特遺書》義大利版


一年兩三本總比兩三年一本好。李維菁藉《人魚紀》抒發:「我們只是要在世上漂亮地行走而已......用自己的樣子,寧可受苦不要平庸。」苦盡甘來,瀟灑登場國際的她,隔世一語道盡天下所有小語種的心聲。豆大的拉脫維亞,遭砲火凌遲的烏克蘭,都能成功外銷文學,台灣沒有走不出去的道理。


作者簡介

台大外文學士,台大新聞碩士,曾獲加拿大班夫國際文學翻譯中心駐村研究獎,曾任China Post記者、副採訪主任、Student Post主編等職。文學譯作包括《分手去旅行》《單身》《修正》《祖母,親愛的》《被消除的男孩》等。


 延伸閱讀 

上下則文章

主題推薦RELATED STORIES

  • 【台日書情報|格子書店特別報導】在日本開「一格」書店吧!

    2017年左右開始在東京、大阪等大都市誕生了共享空間的「格子書店」,是日本近年來最新的書店經營模式,究竟書店的經營還能有什麼變化?這個看似逐漸消失中的閱讀場域還能有什麼樣延續的契機?由位於日本東京的台日出版情報團體太台本屋,為OKAPI的讀者帶來關於這種創新書店的系列報導。

    1814 1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台日書情報|格子書店特別報導】在日本開「一格」書店吧!

2017年左右開始在東京、大阪等大都市誕生了共享空間的「格子書店」,是日本近年來最新的書店經營模式,究竟書店的經營還能有什麼變化?這個看似逐漸消失中的閱讀場域還能有什麼樣延續的契機?由位於日本東京的台日出版情報團體太台本屋,為OKAPI的讀者帶來關於這種創新書店的系列報導。

1814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