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博客來偵探社

黑暗肆流的世界中,小小但恆常的亮。

  • 字級

文/達利

其實,《黑暗,帶我走》,是一本很溫柔的書。

《黑暗,帶我走》是《神祕河流》作者丹尼斯?勒翰「派崔克/安琪」系列作品當中的第二本書(本系列第一本書是《戰前酒》),主角是私家偵探二人組派崔克及安琪,他們在一邊拌嘴一邊設法修理辦公室冷氣時接到一通電話:一位心理醫師,透過派崔克在大學任教的舊識牽線,表示自己收到來自某人的威脅。接著她收到一張自己兒子的照片,耽心兒子可能會被牽連,於是請派崔克與安琪介入調查此事。派崔克和安琪開始調查之後,認為並沒有人暗中跟蹤這名青年。正當他們覺得可以交差了事時,危機才真的漸漸逼近,他們不但挖出了陳年舊案、給自己惹來了有生命危險的麻煩,還把安琪的丈夫菲爾也扯進其中,連派崔克的女友葛瑞絲及其女梅兒,都開始有了生命危險……

接續著《戰前酒》當中的主題,勒翰在《黑暗,帶我走》裡,呈現了許多種不同的暴力。

當然,在平常人的生活裡頭,暴力似乎並沒有那麼無所不在:新聞裡頭的壞事情,好像離我們都有點遙遠;但事實上,暴力之所以彷彿與我們隔離,其實是有原因的。

一則是,對於那些已經是犯罪行為的暴力事件,我們將「以暴制暴」的權力授予特定人物(比如說:警察),如此我們不但可以制裁暴力,也不致於自己親身去執行暴力;而另一則是,我們其實並未將某些近乎暴力的行為視為暴力──例如在愛情當中不對等的任性行為,在朋友之間近乎無理的某些要求,在體制裡頭莫名其妙的權力使用方式,以及在體制外頭但深入社會人心的道德價值、輿論壓力、階級觀念... 等等因素,它們或許在肢體上以動作展現、或許在言語間尖刻地施壓,或許毌需任何動作,也會自然而然地散發一種令人不舒服的力量。

而這些力量,其實都是粗暴的。

勒翰將這些無所不在的暴力呈現出來,讓嘴巴很賤的派崔克和美麗聰敏的安琪在其中努力地掙出一條道路;無論是面對黑幫勢力的脅迫或者是子彈亂飛的險象,他們都扶持著彼此,一起朝事件的黑暗核心挺進。

用「溫柔」兩字來形容一個關於街頭偵探、連續殺人案、黑幫、槍戰的暴力故事,似乎有點奇怪;但,《黑暗,帶我走》當中,的確充滿了許多關於人性的溫柔。

當派崔克和安琪必須無可避免地面對暴力,而這些闇暗的力量卻開始蔓延到他們周遭的人事上頭時,他們的因應方式,其實帶著一種雖然渺小、但明亮堅定的姿態。

或許這才是勒翰真正的目的:他不是想告訴我們,這個世界有多糟,而是在告訴我們,在這麼爛的世界裡,我們這樣彼此支撐著活著,是多麼溫暖的事。

在面對暴力的黑暗時,有人溫順地伸出手,讓黑暗帶走。但也有些人,像勒翰筆下的角色,並沒有放開人性當中最良善的那些美麗。

於是他們展現出一種動人的姿態。在黑暗肆流的世界裡,成為小小但恆常的光亮。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惡意是怎麼成形的?我們與惡的距離究竟有多遠?

無差別殺人事件發生的原因究竟是什麼,透過文學、戲劇作品和當事人、當事人家屬的自白,我們是否有機會離真相更近一些?

3183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