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推理藏書閣

我想用最不可思議的方式招告天下,讓所有人恐懼,但妳卻明瞭我愛妳。

  • 字級

文/大灑

拿到書時,因為作者有個逗趣的名字叫「我孫子武丸」,才想看《殺戮之病》,展頁之後,只覺得這個故事一點也不好笑。

一開始也只是個偶然,蒲生稔在大學附設餐廳裡勾引江藤佐智子,而後他們一同走入賓館。在房間裡,伴隨著音樂,他將江藤強壓在床上,以為兩人將纏綿, 沒想到稔卻順勢將雙手環住她的頸部開始施力,當他感到江藤的抵抗結束之後,他放手審視著屍體,然後脫光她身上所有的衣物,看著床上全裸的屍體, 她彷彿問著:「為什麼?」有股愛情的真理突然在他體內竄出,對著這具橫躺的屍體,他生平第一次打從心底說出:「因為我愛你。」這才開始親吻少女全身, 少女的身體是冰冷的,但稔全身卻充斥著暖暖的電流,從此以後,只有在逐漸冰冷的女性屍體中,他才能產生愛意。

他以為未來的自己,只要腦海中不斷地想起他和屍體做愛的情形,這道電流就可以永恆,但一個月之後,他卻感到內心逐漸空虛、乾澀。此時他知道自己需要嶄新的體驗,滋養自己的生命與靈魂,所以,他開始找獵物,他瞄準了在電玩遊樂場認識的少女惠理香。但這一次, 他要的不只是與惠理香共處一室的回憶,殺了她之後,為了將彼此的回憶保留更長久,他切下她的乳房,帶回自己家裡,往後只要撫摸著這對切下來的乳房,他就感受到他與惠理香獨特的愛情滋味,也不再被世界所遺棄,他已經完全擁有她了。

但幾天內就腐臭的乳房,卻讓他心灰意冷,他只好再度外出尋找春天,而他知道,這次他要的,已經不再是女性獨有的性徵……。

《殺戮之病》故事一開始,作者我孫子武丸即以〈終章〉切入殺人案的結尾。閱讀的過程裡,除了感受到作家筆下人物的殘忍之外, 內心也不斷地提出疑問:「都知道兇手是誰了,接下來應該沒戲唱了吧?」但是,每個篇章,卻都是個高潮:兇手對待屍體的情緒、 一位母親懷疑兒子是殺人犯時內心的交戰、被害者家屬薰與退休刑警通口聯合誘出兇手的過程、社會心理學家在電視節目上, 大放厥詞地分析兇手心理以及可能的生長環境等,人們對於這則連續殺人案件,彷彿各懷鬼胎。而對讀者最大的誘惑,則是每個角色、不同角度的論述, 都指向同一條線路,這條作者刻意安排的解謎線路,過度地清晰,我以為我也是個名偵探,但卻尋著這條線路,找到了死胡同裡的那道高牆。

逐字體會這個故事的過程中,作者對於女性器官的描寫,如此地透徹,詳細到連我自己都快不認識自己的身體了。 於是想到某個傳說,達文西為了成就一幅又一幅盡善盡美的畫,了解人體的肌理成為必要的功課,所以,他解剖過許許多多的人體。一剎那間,我突然對這些所謂藝術家等文化界有成就者,產生恐懼……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幼兒時期味覺的記憶,就是媽媽的味道──跟著台灣媽媽林怡芬「妹妹醬的便當日」料理專欄學做日式便當!

做便當是上天給我練習當媽媽的功課,而說巧不巧,妹妹醬從京都到台北所唸的幼兒園,午餐時間都是需要自己帶便當的學校。妹妹醬在京都時的幼兒園校長說:「為什麼要支持媽媽做便當呢?因為幼兒時期味覺的記憶,就是媽媽的味道。」在這裡分享的,是連我這樣對料理沒什麼天分的人,也能做的便當菜。

101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