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推理藏書閣

復仇之路,如此寂寥

  • 字級

文/大灑

那棟「流冰館」聳立在北國冰冷的懸崖上,從未進入這棟房屋的人們,對著流冰館,述說、揣測著主人濱本幸三郎建造這棟房屋的原因。流冰館的主要構造為兩棟分別名為「西洋館」及「圓塔」的建築物,人們對於流冰館的好奇,始因於建築物本身的傾斜。據說,受邀進入流冰館的人,每每因為不習慣處於傾斜的環境,在室內移動一下,會因不適而發出驚呼聲,而身為主人的濱本幸三郎,看到客人們的反應時,便開心地笑著,彷彿從客人的驚嚇中,吸取到無限的成就感。但是,當人們議論著流冰館各式奇妙的傳說時,殺機卻掙脫凍結的冰土,正在萌芽。

1983年聖誕節,菊岡榮吉、金井道男、日下瞬等人受邀到流冰館度假,身為主人的幸三郎與女兒英子竭盡所能地招待遠道而來的客人們,主人為賓客們介紹這棟他引以為傲的建築物,即使外面正鬧著暴風雪,卻不影響所有客人對於這棟建築的探索,他們雖然好奇,卻無法理解濱本何以花費大筆金錢,只為建造一棟傾斜的房屋於冰天雪地裡。來到流冰館的第一天,就在主人的驕傲以及客人的讚嘆聲中度過,然而,第二天,館內卻發生了一樁離奇的死亡案件。

菊岡軸承公司董事長菊岡榮吉的司機上田一哉,被發現死在原本放置運動用品的房間內。令人顫慄的不單單只是死亡這個事實,而是屍體現場呈現的詭異狀態。一把登山刀直插入上田的心臟,屍體仰躺地上,右手腕被一條白色的繩子綁在床上,左手高高舉起,雙腿與身體呈現一百一十度左右的扭曲狀,腰部左邊地上,畫著直徑約五公分的深紅色圓點。警察來了,但對於這起命案卻沒有太大的幫助,雖然警方立即隔離所有人,但偵訊的結果,卻只是對命案的偵察進度交了一張白卷,不只無法確認有沒有任何的嫌犯,麻煩的是流冰館主人與所有受邀來賓的不在場證明都非常薄弱。而在上田死後,雖然表面上看似平和,主人與賓客們卻開始相互猜忌,一直到第二起命案發生後,因緣際會之下,御手洗潔來到流冰館,案情才逐漸明朗。

連續殺人案在御手洗潔的抽絲剝繭之後,兇手為免波及更多的無辜,坦承所有罪行。然而,當兇手訴說著殺人動機時,所有聆聽的人,面對的是一則溫馨、無奈的故事。那是日本戰後的悲傷歲月,各地流傳著一則又一則可憐的故事,日本因為戰爭掙來的不是榮耀,而是死亡、仇恨、貧窮、以及一生只為亡者復仇的靈魂。

《斜屋犯罪》是島田莊司成名作之一,更是日本許多推理作家師法創作的根源,談及故事本身的結構是一件太過嚴肅的過程。 然而,看完《斜屋犯罪》後,兇手完整地詮釋了復仇計劃的始末,再回想濱本幸三郎位於鄂霍次克海的懸崖上的「流冰館」,刺骨的北風不停地吹掠, 最感孤寂的,應是獨自走上復仇之路的兇手吧!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