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推理藏書閣

沒想到,從《扮鬼臉》這部時代小說愛上了宮部美幸

  • 字級

文/二楚

我,始終沒膽挑戰宮部美幸。

直到去年年底吧,終於讀了《寂寞獵人》。這個以舊書店為背景,輕盈妥適地陳列出人性真貌的短篇連作,筆調溫暖而直指人心,深深地打動了二楚。我自認是個沒有推理腦的人,但從《寂寞獵人》一書,好像,可以開始試試看了。

只是……只是……哎啊,二楚望望堆在辦公桌旁搖搖欲墜的書山,其中厚厚兩大冊、壹千三百多頁的《模仿犯》,忍不住又想起去年年度百大推薦《寂寞獵人》時的哀嘆:如果宮部阿姑的小說都這麼短,該有多好?

上上個月,某個熱到完全無法出門的週日午後,二楚一口氣讀完了《本所深川詭怪傳說》和《幻色江戶曆》兩本宮部的時代小說(是的,這兩本還是很薄)。場景由現代挪移到江戶時期,但同樣不變的,是溫暖體貼的筆調,以及探索人心的故事。二楚讀了,也很喜歡。

扮鬼臉

扮鬼臉

於是,當同事達利丟了本宮部最新出版的《扮鬼臉》給我時,儘管厚得要命,但是,是宮部阿姑耶。是時代小說,不是推理小說耶。我,毫不抗拒地讀了起來。

《扮鬼臉》的故事,從阿鈴生病了開始。阿鈴是深川新開的料理舖「船屋」的女兒,店還沒開張,從小健健康康眼神晶亮的阿鈴,卻生病了。病得模模糊糊之際,阿鈴卻看到一個陌生的女孩子對著她扮鬼臉。然後,在疑似冥河的河畔,不小心舔了河水;又出現一個神祕的和尚,對著病床上的阿鈴又揉又按,隔天,阿鈴的病,就好了!

病好的阿鈴,跟著阿爸太一郎,阿母多惠,下女阿藤,七兵衛爺爺,阿先大媽等人,緊鑼密鼓準備料理舖的開張。大人們都忙著開店,因一場大病驚覺生活環境驟然改變而備感寂寞的阿鈴,這時卻路路續續開始看到盤桓於「船屋」的鬼魂們:年輕瀟灑的武士玄之介大人;嫵媚溫柔的阿蜜;看到女孩子就會發狂砍殺,眼神卻是說不出的悲傷的蓬髮;以及那個愛扮鬼臉老是捉弄阿鈴,卻總不開口講話的女孩子阿梅;還有,幫阿鈴按摩救回一條小命的笑和尚。他們都是出於某些原因死不瞑目,或是根本忘了是怎麼死的,在人世間還有留有憾恨,以至於無法投胎轉世,只得逗留人間的陰魂,在阿鈴眼中,卻一點都不可怕。熱心的阿鈴,甚至為了幫助他們安心西歸,一方面也為了幫助因鬧鬼而陷入經營困難的「船屋」,展開了一連串的訪查。

二楚很喜歡阿鈴這個小姑娘。十二歲的她,一半是個孩子,一半是個女人。她的心天真澄明,很正面,很伶俐,有點像宮崎駿早期動畫中的女主角,嘴角閃耀著微笑面對著世界。但阿鈴也不是個單純的小孩子了,她也會適時地運用眼淚、撒嬌、說小謊等等女性專用手段,來達到目的。每每讀到阿鈴跟風流武士哥玄之介大人半似調情半似玩笑的對話,總是很樂。阿鈴初識玄之介時,覺得:「就算對方是個半透明人,但如果是個美男子就不怎麼可怕。」玄之介才跟阿鈴聊上幾句,便不由得感慨:「原來女人到了你這個年紀就開始學會問為什麼、為什麼了。」很好玩吧?

環繞著阿鈴週遭這形形色色的人啊鬼啊,在宮部的簡單幾句水墨畫般的勾勒下,呈現著豐富鮮明的個性;貫穿其間的,則是人世間情感的牽牽扯扯。書中的設定是這樣:能夠看見陰魂的人,內心懷有跟那個陰魂類似的感情糾葛。因此,一生無愧天地的七兵衛爺爺,一個鬼都沒瞧見;曾經對別的女人心懷忌妒的阿藤,看得到的是同樣為忌妒所苦的幽魂;身為孤兒的鄰家男孩乖僻勝,看得到的則是同為孤兒的阿梅…… 甲看得到乙而丙看不到,丙看得到丁而戊看不到,只有阿鈴,通通都看得到。情節推演越是接近高潮,這個故事的核心也越見明朗:是看得到的奇怪?還是看不到的奇怪呢?

不管是看得到還是看不到,重要的是有沒有像阿鈴一樣一顆素直的心。

勇敢地,成熟地,面對這人心似鬼的世界。

好吧,《模仿犯》,我想,我準備好了。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惡意是怎麼成形的?我們與惡的距離究竟有多遠?

無差別殺人事件發生的原因究竟是什麼,透過文學、戲劇作品和當事人、當事人家屬的自白,我們是否有機會離真相更近一些?

1756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