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推理藏書閣

心疼之後,泛出對溫暖與原諒的希冀。《平面犬。》

  • 字級

文/達利

乙一的小說常被歸類為「推理」或者「恐怖」小說,但倘若真的讀了乙一的小說,不難發現:這位出道很早、成名很早、常被以「天才」稱之的作者所寫的故事,其實很難直接了當地如此歸類。

甚至,想要找個合適的詞來描述「讀乙一故事的感覺」,都不是件簡單的事。

當然,乙一寫的並不是什麼難懂的實驗性藝術作品,他甚至不使用什麼跳躍的時間軸啦、多頭穿插的敘事線啦、旁徵博引的大量輔助資料啦,或者是華麗繁複的文詞技巧, 乙一說故事的方式平實、樸素,真正懾人的,是故事本身的內容。

年幼時的故鄉有個「石眼」的傳說:被稱為「石眼」的傳說之女住在山上,她換上石眼、把自己真正的眼睛收藏起來,只要看到她的石眼,就會變成石頭。主角 S 和同事 N 在登山時發生意外,同事摔傷了腿,扶著 N 的 S 在撐到有人家處也不支倒地。醒來後,S 和 N 發現搭救自己的是位居住在山中的女性,但她不願兩人見到自己的面貌,難道她正是傳說中的「石眼」?S 年幼時即在山中失蹤的母親,與「石眼」當中有什麼牽連?

乙一最新的中譯本《平面犬。》裡一共收錄了四則短篇,除了上述的這篇《石眼》之外,還有《小初》、《BLUE》,以及與書同名的《平面犬。》;而從帶著一點鄉野傳奇色彩的《石眼》開始,乙一用簡單的敘述方式,告訴我們這些摻著一點神奇色彩的故事;無論是小學生為了脫罪而虛構出來、卻不知怎的似乎真的存在的壞女孩小初,因長相問題而與同伴格格不入、卻給破壞狂小孩帶來安定的怪異娃娃 BLUE,或者是在身上刺了一隻會自行活動的小狗後、發覺原來難以相處的家人都將在半年之內相繼辭世的少女鈴木... 乙一筆下的這些人物,或多或少有著難以溶入社會的樣貌,並不是什麼被全世界排擠的邊緣角色,而是如同你我一般、在現實生活當中隨處可見的普通住民。

因為這種角色設定貼近大多數人的現實,所以容易引起共鳴;又因為乙一不賣弄花巧的說著故事,所以讀者反倒更容易對角色們的遭遇及情緒感同身受起來 ──這樣的心情我也有啊,這種惶急我完全可以感受啊;於是,在這樣的閱讀心情當中,對於乙一的故事究竟如何,常常就變得說不清楚了。

達利在一開始就說了:想要找個合適的詞來描述「讀乙一故事的感覺」,不是件簡單的事。

倘若硬要想個詞來使用的話,最接近的,或許就是「心疼」了吧?

或許帶著詭異、或許帶著恐懼,但無論故事裡的角色是正是邪,我們在閱讀乙一的時候,都能夠讀出角色背後某種現實的無奈,當角色們在設定好的場景裡朝結局不得不為地邁進時,無論他們的作為是好是壞,我們都會為當中所表現的無力掙扎,反應出淡然、但深刻的心疼。

因為現實,因為簡單,因為乙一直接的文字透視了許多生命中的突然與恆常,於是我們在感同身受地心疼之後,還能夠泛出一點溫暖與原諒的希冀。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惡意是怎麼成形的?我們與惡的距離究竟有多遠?

無差別殺人事件發生的原因究竟是什麼,透過文學、戲劇作品和當事人、當事人家屬的自白,我們是否有機會離真相更近一些?

1854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