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番紅花|食譜家書

【番紅花專欄|食譜家書】媽媽釀的葡萄酒還有紅酒燉煮番茄牛肉

  • 字級

 


到台中參加「台灣地酒蔬食餐酒會」,現場聚集了十家台灣各地方小釀酒廠,帶著自家特色酒,很熱情地解說他們的釀酒精神和作法,更酷的是,地坊餐廳主廚張皓福設計了八道蔬食料理來搭配這些地酒,蔬食耶,不是牛排不是鴨胸不是動物內臟串炸,而是用蔬果!頓時讓喝酒這件事,更永續更在地。

餐會中讓我印象最深刻的地酒,是恆器製酒廠的「AMA巨峰葡萄桶陳加烈酒」。二十年來喝過很多法國、美國、紐澳紅白酒的我,前幾年因為日劇《東京大飯店》,還追逐日本葡萄酒好一陣子,幾乎遺忘了台灣也有葡萄酒的事實。

而恆器的這支「AMA巨峰葡萄陳加烈酒」,入口的瞬間,把我拉回到久遠的記憶,很久很久沒有喝到這麼有台灣古早味的葡萄酒,略帶鹹澀的葡萄皮風味裡有著豐甜的熟悉的巨峰葡萄香氣,難怪這支酒取名叫「阿嬤AMA」。

但我想起的,不是阿嬤,是媽媽。

每個喝酒的人,應該都擁有一段他難以忘懷的喝酒的開始吧。也許是失戀,也許是熱戀,也許是孤單的旅途,也許是下班後社恐避不開的聚會....,而我清晰記得,我人生的第一口酒,是十歲時某個夏日夜晚,在家裡小閣樓的塌塌米上,媽媽突然要我打開牆角的大陶甕,裡面是她釀的葡萄酒,她要我「倒一小杯喝喝看好不好喝。」

我嚇一跳,心裡想「我才十歲,這樣可以嗎。」

我是一個非常迷戀媽媽的小孩,小時候媽媽要我做的事,從來不抵抗,我小心翼翼倒了一小杯,喝下人生的第一口酒,是紫紅色液體的葡萄酒,是媽媽釀的葡萄酒,是在早已被夷平的長春路上的小閣樓。那一幕深深刻印在我腦海裡。

如今八十幾歲的媽媽早已不再釀酒,那個曾經和她對飲的男人我的父親,已離世二十多年,媽媽失去釀葡萄酒的動力。終究酒和人脫離不了關係。

而我成為一個天天喝酒的人,一如一天一杯咖啡、一天一壺茶,一天也要一小杯酒。我不酗酒也不沈迷酒,日日小酌,不營造特別的儀式感,只要片刻舒鬆我的心就好。

於是買完菜熱得要命的盛夏早晨十點,我會拉著菜車坐在小麵攤吃一碗陽春麵配一罐台啤,休息夠了再搭公車回家。

在首爾街頭看到孫錫久的啤酒廣告,立刻跑去便利商店買一罐配炸雞坐在街邊喝。

自己會買新鮮花生回家用鹽巴一直炒,炒到熟炒到香氣夠,晚上和先生一起配一小杯高粱喝。

在咖啡館趕稿,有時我點的不是咖啡,而是一罐精釀啤酒,醒腦度不輸咖啡因。

想想或許是當年小閣樓裡媽媽溫柔的面容、溫和的聲音,還有打開酒甕那瞬間襲上來的葡萄酒香,都啟蒙了我對飲酒的想像,使「喝一杯酒」,成為我平淡的永恆的日常。

現在自己有了兩個女兒,當她們未成年前,我不會勸她們「倒一小杯喝喝看好不好喝」,但我經常煮一鍋不加清水只用純米酒的「麻油雞」,高溫揮發掉酒精,只留下老薑、麻油、油脂的香與鮮,沒想到這種大人味,她們從小就喜歡。

這幾年我學會用鑄鐵鍋做「無水紅酒燉牛肉」,把義大利餐廳吃到的美味料理,在家裡成功複製,可惜媽媽不吃牛肉,否則我很想讓她嚐嚐「你看!阿兜啊用紅葡萄酒煮肉喔!」

童年喝媽媽釀的古早味葡萄酒,青年時趕流行認真喝了好多西方世界的紅白葡萄酒,當了媽媽以後順應女兒對西式料理的喜好,用現代鍋具做酒牛肉料理,我的葡萄酒之路和媽媽完全不同,望向我那一罐一罐自己釀的尚未開封的梅酒,怎麼我就沒想過回家問媽媽,葡萄酒怎麼釀呢?

可惜媽媽不吃牛肉,否則我很想讓她嚐嚐「你看!阿兜啊用紅葡萄酒煮肉喔!」可惜媽媽不吃牛肉,否則我很想讓她嚐嚐「你看!阿兜啊用紅葡萄酒煮肉喔!」

 


\Recipe/
紅酒燉煮番茄牛肉


 


【材料】

牛臉頰肉或牛腩一公斤
便宜的紅葡萄酒一瓶,台灣或進口皆可
番茄數顆

【作法】

  1. 牛肉川燙去血水後,切成適口大小備用。(不要切太小塊,以免肉汁流失太多)
  2. 鑄鐵鍋倒入橄欖油後,用中小火把牛肉塊煎到兩面上色,再放入洋蔥絲一起炒到洋蔥變軟。
  3. 轉中火倒入兩匙醬油、半瓶紅酒、一匙鹽,沸騰以後,將鑄鐵鍋鍋蓋蓋上,轉最小火燉煮1.5-2小時即可。


如果沒有鑄鐵鍋,煮一鍋濃醇湯汁的「紅酒燉牛肉」也可以,方法是:

  1. 牛肉去血水以後,切塊,煎到兩面上色、鎖住肉汁以後,盛盤備用。
  2. 平底鍋倒入橄欖油,炒香洋蔥後,加兩小匙醬油、越南魚露,放入蘑菇、新鮮番茄塊、胡蘿蔔、迷迭香(或義式香料)一起拌炒約10分鐘,後放入湯鍋內。
  3. 把牛肉塊、步驟2的橄欖油蔬菜、和雞高湯一起在湯鍋內煮,倒入半瓶紅酒,沸騰後蓋上鍋蓋,小火燉煮約1.5小時,肉軟了即可關火享用。
  4. 紅酒燉牛肉的料理,靜置放隔天入味,會更好吃喔。


番紅花食譜家書,按下作者訂閱鈕更新不漏接。

漁滋味:從馬祖淡菜談起
種菜小白的蚯蚓願望
滷豬腳:去霉運就要吃後腿腳,衰事一腳踢開 
媽媽釀的葡萄酒還有紅酒燉煮番茄牛肉


作者簡介

面對孤獨寂寞冷,我們仍然可能成為勇敢的人。

──
台北人,日常專注於家庭料理研究,也是業餘的文學讀者。

人生在廚房的啟蒙,從七八歲學炸豬油開始,對於台灣風土當令食材,特有偏愛。近幾年致力於推動孩子的食農教育,與水牛書店共同策畫的「菜市場的文學課」、「漁港的文學課」,獲得廣大迴響。最大的心願,就是有一天,問起台灣孩子最愛吃什麼魚,第一名的答案不再是鮭魚和鱈魚,而是鬼頭刀、鯖魚、午仔或虱目魚。持續關注海洋永續、動物福利、土地倫理等議題,希望透過書寫,邀起大小讀者一起來支持台灣的綠色農漁畜牧業。
曾獲全國學生文學獎、時報文學獎,著有《廚房小情歌》《教室外的視野》《你可以跟孩子聊些什麼》《 一起到綠色餐廳吃頓飯!》等。

網站:番桌番桌 facebook.com/funfuntable

 




延伸閱讀

上下則文章

主題推薦RELATED STORIES

  • 你有多久沒說母語了?莫讓母語成為「第三外語」

    你的母語是什麼?在臺灣,以華語為主要溝通語言的環境再配合長年英文作為競爭指標的風氣下,人們若還對語言學習有興趣,多半會考慮影視大夯的日韓文或浪漫的歐洲語系,那何時才會理所當然地談起母語呢?難道母語得排到「第三外語」?甚或更後?來看如何找回母語力

    2528 1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你有多久沒說母語了?莫讓母語成為「第三外語」

你的母語是什麼?在臺灣,以華語為主要溝通語言的環境再配合長年英文作為競爭指標的風氣下,人們若還對語言學習有興趣,多半會考慮影視大夯的日韓文或浪漫的歐洲語系,那何時才會理所當然地談起母語呢?難道母語得排到「第三外語」?甚或更後?來看如何找回母語力

2528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