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 本月大人物 /

「這就是只有漫畫才做得到的魔力!」 ──專訪《直到夜色溫柔》作者簡莉穎、廢廢子

  • 字級



《直到夜色溫柔》原著編劇簡莉穎(右)、漫畫家廢廢子(左)。

 


《直到夜色溫柔》裡,讓兩個人(或,三個人)相遇的,不是瞬間迸發的熱情,而是各種寂寞、憂傷、焦灼、無以名狀的情緒。他們潮濕、乾涸,或許盈滿情慾,或許淡漠無傷。故事裡,每個角色都沒有名字,卻擁有清晰的面孔。

寂寞、憂傷、焦灼、無以名狀,這反映了編劇簡莉穎當時寫這個劇本時的心情。2015年,她因為在親密關係遭遇一些挫折失敗,除了找朋友聊,也經常瀏覽 PTT 同志性版,讀到了各種性少數、各種一夜情故事。過年期間,她趁著長假,混揉了自己與他人的經驗,只花四天就寫完這個劇本,因為不以演出為目的,劇本可以無視現實條件的限制,單純為了抒發心情而寫。

《直到夜色溫柔》內含十則短劇,每則故事皆在2000字內,短小精煉,角色的對話流暢自然,彷彿監視器錄下的日常片段。因為劇本不考量演出的執行難易度,登場角色也相當多元,像是侏儒、聽障者、老人、跨性別……。2018年,《直到夜色溫柔》以附錄形式收錄於《簡莉穎劇本集2:服妖之鑑》中,一度有戲劇系學生製作演出其中幾篇。

2020年,臉譜出版向簡莉穎提出改編成漫畫的想法,終於有完整視覺化的可能,她欣然答應,並推薦了心目中的唯一人選:漫畫家廢廢子。漫畫原本就是簡莉穎的創作養分,彼時她正巧看完《廢廢子の充氣大冒險!》,十分喜歡其中描述寂寞與情慾的角度,「我們的故事想傳達的核心很類似,都是寂寞之下的人性。」

服妖之鑑:簡莉穎劇本集2

服妖之鑑:簡莉穎劇本集2

直到夜色溫柔(《叛徒馬密可能的回憶錄》簡莉穎X《廢廢子の充氣大冒險》廢廢子 話題劇作改編)

直到夜色溫柔(《叛徒馬密可能的回憶錄》簡莉穎X《廢廢子の充氣大冒險》廢廢子 話題劇作改編)

廢廢子の充氣大冒險!



廢廢子坦言,當初接到合作邀約時其實有些猶豫,《廢廢子の充氣大冒險!》出版後,不免被狹隘歸類於私漫畫,或被放大其中的「約炮」經驗,「我那時候滿受傷的,有些讀者只是以滿足偷窺慾的方式看待這本漫畫,但這並不是這本漫畫的重點或初衷。」也因為這樣的解讀,廢廢子面對關於性或情趣用品的插畫合作邀約,都得再三考量。

「不過讀了《直到夜色溫柔》劇本,我看到第三篇就覺得可以畫!」廢廢子說,「翻頁」是漫畫製造節奏感的形式,劇情轉折通常會放在翻頁後的第一個大格子。在〈聽見愛〉這篇以聽障男子為主角的 3P 故事中,女友在聽障男拿掉助聽器後,一邊跟約來的女生上床,一邊對著男友破口大罵,但男友其實能讀唇語。其中男方的一句「因為她生病了」,讓廢廢子眼前浮現了分鏡畫面。

然而並不是每一句台詞都能讓她「看見畫面」。雖然劇本在形式上已是由對話組成,劇作家已賦予角色們對白,但因這個劇本十分簡潔,並沒有太多關於動作的舞台指示或場景描述,廢廢子必須藉由「漫畫」媒材的獨特性,在原本的骨架上填入有氣味、有觸感的血肉,或適度剪裁、拉伸、補充故事。

在改編流程上,廢廢子首先根據劇本為對話分配頁數,建立了大致的節奏,與編輯確認後,再進行角色設定。而編劇簡莉穎則是在分鏡與角色設定階段參與討論。廢廢子說,「劇本裡每個角色的個性都很突出,對我來說很挑戰。我畫《廢廢子の充氣大冒險!》時主角只有一個人,但《直到夜色溫柔》有19個不一樣的角色,我需要揣測這些角色可能源自什麼樣的背景而導致這樣的個性。」於是下筆前,就像認識19個新朋友般,廢廢子花許多時間一一理解這些角色,為她/他們設定髮型和表情,挑選恰當的服裝和房間場景,讓這些沒有名字的人物,逐漸長出自己的模樣。


不過,新朋友也分快熟慢熟,有的初識如舊友,有的樣貌難以掌握。例如〈射影〉的主角是兩位跨性別女性,廢廢子的難題是,如何抵抗刻板印象?「如果我畫得很漂亮、非常女性化,會不會被認為只是在畫一個女生,然後硬說她是跨女?但如果把身形畫得高大粗壯,會不會又被覺得是醜化?」由此,她反覆斟酌,修調線條,以達成心目中的中性描繪。

廢廢子參考了許多 twitter 帳號,尤其是日系少女風打扮的跨性別推主。「她們可能沒有動手術,還有一點男性的骨架,但很努力透過穿衣風格去修飾,那是我比較想要畫的方向。」最末,〈射影〉由兩位長髮跨女擔當演出,細讀角色的身形,的確可看出骨架線條的處理有別於生理女性。廢廢子還私心為兩人安排了一點細節,「我刻意把她們都設定為長頭髮,因為我觀察那些推主們的照片發現,她們都把長髮照顧得很漂亮。頭髮的表現在這一篇對我來說滿重要的。」


〈射影〉中,兩位跨女的骨架和長髮畫面表現的重點。
Tender is the night ©2023 Li-Ying Chien, Huihui. All rights reserved.


除了角色的皮相需無中生有,劇本中的每一個性愛場景也是難題。尤其〈亞當山德勒〉這篇,劇情以三個男生的性愛為主軸,並透過性愛過程透露三人之間的關係,劇本同樣沒有說明性愛動作細節,不像其他篇章中,主角們在做愛時其實並不「專心」,廢廢子說,「例如〈聽見愛〉裡當兩位女生做愛時,其中一位不斷碎念著對於男友的怨念,所以我可以明確的畫出『性愛以外』的行動。但〈亞當山德勒〉劇本沒有提供這三人在性愛中的台詞,只有簡短的舞台指示如:B幹不分,A輪流愛撫兩人,A跟不分親吻。這完全要靠演員的表演。」為此,在製作分鏡階段,簡莉穎甚至畫了火柴人,協助釐清這三位男子的性愛步驟如何暗示他們的權力關係。廢廢子也看了很多男同志 3P 影片做功課。


〈亞當山德勒〉裡,透過三人的性愛帶出幽微的權力關係。
Tender is the night ©2023 Li-Ying Chien, Huihui. All rights reserved.


在性愛場景的參考資料上,廢廢子說她不太參考日本A漫,「A漫是個很專業的漫畫類型,如果沒有認真研究這個類型的符號就直接挪用,好像會畫虎不成反類犬。」另一原因是,無論是男性向或女性向A漫,裡頭的女體形象並不符合廢廢子的喜好,「A漫裡的女性比較沒有肉感,沒有重量,但我喜歡肉跟肉撞擊的物理感。所以我畫性愛場景時,會執著於畫出肉的感覺,角色之間的格鬥感可能比性張力還強。」

確實,性張力從來不是因為性器官的接觸而拉滿,《直到夜色溫柔》裡那些不用於點燃讀者性慾的片段,正是讓寂寞、憂傷、焦灼、無以名狀的情緒得以顯現的時機。

就好比〈又熱又痞又寂〉,這是一段陽光男孩與侏儒男孩的午後遊戲,因為角色設定,陽光男孩面對侏儒男孩的態度直接、說話毫不修飾。簡莉穎解釋,「我讓這個角色處在一種快要踩線、卻不帶惡意的歧視,但同時讓觀眾覺得他其實把侏儒男孩當成一個普通人,他使用的語言可能有點屁,但行為是非常溫柔的。」

廢廢子的畫面也抓住這個重點,透過侏儒男孩的凝視,陽光男孩的黝黑皮膚在午後陽光下彷彿閃著亮光。在這篇裡,廢廢子透過大量的特寫與更細的分鏡,慢慢地描摹了這個下午,其中,陽光男孩替侏儒男孩打手槍的場面更是畫滿一頁四大格,以慢動作節奏為侏儒男孩留下這個美好的時刻。「對我來說就是要這樣分鏡!這篇給我的溫柔感是,他們相遇了,但這個相遇對兩人的重量是不一樣的。當我進入侏儒這個角色的時候,我會非常珍惜每一刻。」廢廢子說。


〈又熱又痞又寂〉在午後的陽光下,步調都慢了下來。
Tender is the night ©2023 Li-Ying Chien, Huihui. All rights reserved.


在風格各異的九篇性愛場景後,最後一篇〈睜眼之前,跳舞〉是略為抽象的收尾。原劇本以一種非常劇場式的方式呈現,藉由語言,帶領觀眾逐一回憶「我剛剛到底看了什麼」,也藉由語言,收束了這些光怪陸離的交會。最後一句台詞「我愛你」,是劇本中第一次出現這三個字,也是最後一次。

面對這個結尾,廢廢子苦思許久,「我可以想像兩位演員如何在舞台上靠演技把這一段撐起來。但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用漫畫呈現,只有文字跟圖,甚至連顏色都沒有……」她找了漫畫《回憶愛瑪儂》做為參考,但科幻感並不合適,又試了幾種呈現方式都不滿意,直到有一次和朋友討論,朋友提到一個關鍵字「名場面」,才讓廢廢子福至心靈地抽出所有篇章重要的動作或物件元素,讓兩位似如雙胞胎的女孩在名為「直到夜色溫柔」的舞台上,為這本漫畫畫下句號。

廢廢子特別解釋了唇膏的隱喻,「我們可能為了排解寂寞,做了很多不忠於自己的努力,就是為了要有人陪伴,或是有人來愛自己。最後我們會找到一個更適合自己的方式,不再需要那些修飾自己的外物,所以在畫面上,唇膏就慢慢消失了。」


〈睜眼之前,跳舞〉畫面裡,唇膏慢慢消失了。
Tender is the night ©2023 Li-Ying Chien, Huihui. All rights reserved.


若細細品味,《直到夜色溫柔》充滿了這些細膩的設計與安排,也讓對作品挑剔的簡莉穎對這次合作讚不絕口,她說,「這就是只有漫畫才做得到的魔力!」一個劇作家的寂寞與苦惱,被另一位漫畫家好好地理解了,透過再創作,帶給更多同樣在性與愛裡感覺寂寞苦惱的人。性與愛有時令人感到痛苦,而這本漫畫的魔力,或許能陪伴人並肩走一段。



直到夜色溫柔(《叛徒馬密可能的回憶錄》簡莉穎X《廢廢子の充氣大冒險》廢廢子 話題劇作改編) (電子書)

直到夜色溫柔(《叛徒馬密可能的回憶錄》簡莉穎X《廢廢子の充氣大冒險》廢廢子 話題劇作改編) (電子書)




延伸閱讀

上下則文章

主題推薦RELATED STORIES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中秋連假懶得出門提案:好好追一部劇

存了好久的劇,終於可以在連假看完,有驚悚、有社會議題、有動畫,還有輕鬆又具啟發性的日劇,即刻起雜食派影迷的馬拉松觀影行程正式展開!

995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