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譯界人生

「趕進度時,壯士譯者要有斷網的決心。」──專訪《譯者即叛徒?》作者、資深譯者宋瑛堂

  • 字級



資深宋瑛堂推出首部著作《譯者即叛徒?》。(照片提供 / 宋瑛堂)


宋瑛堂有30多年翻譯資歷,譯作隨手一撈都是閃閃發亮的寶石,例如非虛構文學經典《蘭花賊》、強納森.法蘭岑的《修正》、安妮.普魯的《斷背山》 、第一本獲普立茲獎的紀實漫畫《鼠族》、全球百大暢銷小說《該隱與亞伯》.....等等。喜歡讀英美文學的你,轉頭看一下書架,說不定就收藏好幾本他的譯作。

譯而優則寫,2020年他開始在OKAPI「譯界人生」專欄分享譯者心得,口吻率直幽默不藏私,篇篇引人入勝。2022年末,這些文章集結成新書《譯者即叛徒?》,一出版便受讀者、編輯、譯者同業好評推薦。

現居美國波特蘭市的他,考慮到時差問題,貼心提議我們可以用筆談進行訪問。訪題寄出後很快就收到他豐富生動的答覆,彷彿本尊就在面前眉飛色舞侃侃而談。為什麼「譯者即叛徒」?譯者平常如何練功?有哪些快速進入工作狀態的訣竅?請見他的精彩分享。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Q=楊馥嘉 │ A=宋瑛堂

Q:是什麼契機讓您踏入翻譯界?

A:我從大學就開始接case了,一開始是英翻中筆譯。大三以後,我最主要的案源是市場行銷公司,多數是美商產品市調,中翻英筆譯、隨同口譯、同步口譯都有,一直做到研究所畢業。

當完兵,進China Post跑新聞,以英文寫報導,後來接任雙語學生郵報主編,又回歸翻譯界了,這階段以英翻中為主。

2000年,我在南加州期間為老東家翻譯社論集,有個大學同學正要翻譯一本小說 The Music Lesson,主題是遠親相戀、美術品真偽,但她計畫生小孩,問我想不想接…… 是接書,不是接生。碰巧我在當地參加的讀書會正在讀這本驚悚小說,不自量力的我沒考慮就接了。這本就是新新聞出版社的《我綁架了維梅爾》。從此種下孽緣。

The Music Lesson

The Music Lesson

我綁架了維梅爾


Q:您譯過最印象最深刻的書或作者是?

A:頭一次翻譯小說很苦,因為要兼顧的面相太多太多。原作的風格要不要保留?作者用這字不用那字的用意何在?愛爾蘭共和軍、維梅爾名畫等等的領域我都不熟悉,不像行銷報告那樣照意思翻就好,所以一面暗泣一面詛咒那個把書丟給我的老同窗,不想再譯書了。那位同學至今一直是我無話不談的同業摯友陳佳琳

《蘭花賊》《親愛的圖書館》,我一直欣賞蘇珊・歐琳(Susan Orlean),從此也愛上報導文學。歐琳給讀者置身其中、深入其境的臨場感,鉅細靡遺的刻畫也讓讀者潛移默化到真知識。讀她的作品時,我常想,哪天假如我遇到某個有趣的題材,我也要學她寫一本記實文學。

蘭花賊(二十週年紀念新版)

蘭花賊(二十週年紀念新版)

親愛的圖書館

親愛的圖書館


Q:您如何選擇要接的工作?曾經接到最快樂的翻譯工作是什麼?有想翻譯但一直都沒接觸到的作家作品嗎?

A:我是個葷素不忌的譯者,輕鬆嚴肅的題材都能接受,小說、非小說都歡迎,財經、政治、歷史、科技都願意一試,但接書要看緣分,檔期能配合最好,無法配合又和其他編輯喬不攏時只能忍痛割捨。有時同類型的書連番來,我也只能向編輯說抱歉。我藉〈愛恨情仇〉那一篇列舉身為譯者的百感。

編輯曾發給我一本以工運為背景的小說,但我被烏煙瘴氣的時事搞得心煩,所以婉拒。事隔兩年,那位作者來波特蘭介紹新作,逆轉了我最初試讀他那本工運小說的印象,後悔已經來不及了。

《該隱與亞伯》是我大學時代就想拜讀的名著,但我收到工作書一看,竟然有六百多頁,幸好從第一頁小獵人在森林發現血嬰和斷氣產婦開始,我一頁接一頁翻,譯書如追劇,急著看兩位主人公的命運線如何交錯。假如每一本都能這樣欲罷不能,Netflix都退訂算了。
該隱與亞伯

該隱與亞伯

麥爾坎.葛拉威爾(Maclcolm Gladwell)的敘事功夫獨到,晦澀難解的道理全被他深入簡出的筆法攻破,所以他的書我本本必讀,不過廖月娟李芳齡等譯者的譯本都是佳作,我哪敢肖想僭越?這樣也好,哪天我真的譯到他的作品,說不定會對他由愛生恨。譯者對作者的愛恨情仇真複雜。

麥可.克萊頓(Michael Crichton)成為氣候謬論大師之前,嘿嘿,我也曾肖想翻譯他的小說。

最後是我想翻譯卻沒能力的作家—村上春樹、卡夫卡、莫泊桑。


Q:可談談書名取為《譯者即叛徒?》的緣由?

A:這來自義大利人的說法:Traduttori, traditori(根據牛津大學出版社 Mark Davie 考證,複數型的這俗諺源於19世紀作家 Giuseppe Giusti),指的是譯本不可能完全忠實於原文,我加問號是軟化這句話的武斷。本身是英翻日譯者的村上春樹曾說,作品譯成外語,作者就換人了。但我期許我的譯本作者仍是原作者,能忠實轉譯的部分就乖乖照著譯,畢竟讀者是衝著原作者而來。

但在我接觸過的作者當中,有不少作者明言准許我背叛原作,例如以幽默見長的桑德斯(George Saunders)格利爾(Andrew Sean Greer),都鼓勵我自行發揮。我去信詢問的作者如果不回信,表示作者默許譯者負心背叛,也算是間接為譯本背書。

在西方國家,叛徒能奪得國際文學獎,在東方,沒被網民五馬分屍就偷笑了。話說回來,怕被公審,所以譯筆不敢太炫,算不算自我電檢制呢?這也值得深思。

勸誘之邦

喬治.桑德斯短篇小說集《勸誘之邦》

十二月十日

十二月十日

分手去旅行

格利爾的喜劇小說《分手去旅行》


Q:當初答應寫OKAPI專欄的契機是?除了此刻結集成書,寫專欄有帶給您其他收穫嗎?

A:OKAPI編輯郭上嘉在2019年接觸我,邀我寫譯界實戰經驗,當時我正在趕稿,而且後頭還有幾本書在排隊,所以當下很想一口回絕。他的電郵被我冷處理幾天後,我醞釀出幾個可以發揮的題材,才回信說,訂在明年開跑的話,我可以考慮看看。

到了2020年,上嘉又來問我,下半年能不能「生」一兩篇出來看看?那時病毒在美國初登場,該譯的書被我擱置一旁,無心再續,換個跑道也好吧?自己幾度這麼問自己。就這樣,長年是代理孕母、書子書孫滿堂的我,終於升格當生母了。

開始全職譯書後,我常在凌晨三點嚇出一身冷汗,驚醒自問:「是不是漏掉某某角色的那一段了?」原來是我把閒書和正事搞混了。所以,譯小說的過程中,我不亂瞄其他小說,譯小說期間有閒暇,只能讀非小說,以免腦筋又搭錯線。交稿後,在起手另一本書之前,我才能再亂讀閒書。如今有專欄可寫,兩書之間的空檔拉長,能讀的雜書多了,也提供內省的良機。

〈慎入玉米田〉那篇為例,corn 有時指的是麥子,這我很早就知道,但在寫玉米的同時,我忍不住翻找舊作,赫見自己也曾被拐進玉米田,誤把英國的麥子翻譯成美國玉米。我藉〈譯者不能怕被作者嫌笨〉那篇,自掀被作者當面問到講不出話的原因。我也不惜挖出自己20年前誤譯「熱水瓶」挨批的糗事,介紹一堆語文「損友」給有志者互相警惕。不停回首,更可以防止譯筆老殘僵化。


Q:您認為自己是個什麼樣的譯者?在翻譯工作上,您特別著重的是?

A:我敢拍胸脯說,我是個認真用心的譯者。我在《譯者即叛徒?》裡提到,沒考上輔大翻譯所是我職涯最大的收穫——這不是唱衰象牙塔,而是落榜給我一個關鍵啟示:譯者不能喧賓奪主我記取那次教訓,從此不敢怠忽職守,敲鍵盤時,每一句都督促自己要忠於作者、對得起讀者,不懂一定要查清楚、問到底。

整體而言,我重視作者行筆的韻味。作者的遣詞用字、文句節奏、含蓄奔放、甚至是惱人的高頻字,我在體貼讀者的前提下,能以中文複製就盡力複製。細節我也不敢大意。知名翻譯家曾說,遇到不懂的字就查字典,豈不翻到地老天荒?真有這麼難的書,我不會不自量力、自討苦吃,但如果接下之後發現不是我的菜,我也不會創譯超譯。

翻譯時,我常假想中譯本讀者v.s.原文讀者:假如中英版本兩讀者透過翻譯軟體討論某書,雙方不但聊角色,回味裡面的情節轉折,也談文字風格,我希望他們不會雞同鴨講。例如,《內景唐人街》英文版用到不少台語:「警察有問題」、「小心」、「便當」、「阿公」,假如我全照翻成國語,中譯本讀者看不出作者寫台語的用心,英文版讀者如果稱讚作者懂台灣話,中文讀者會不會來個:「有嗎?」所以我視情況,在別處另加幾個和國語同義不同字的台語。

內景唐人街

內景唐人街(2020年美國國家書卷獎作品)

Interior Chinatown

內景唐人街 英文版


Q:翻譯這一行帶給您最大的挫折或最困難的部分是?您如何克服?有想過轉行嗎?

A:譯詩難,所以我最欽佩有詩心的譯者。不過,更難譯的是「討論寫詩過程」的作品,我在《重生》三部曲《佔有》遇過,但我沒動過放棄的念頭。

重生三部曲套書(重生、門中眼、幽靈路)

重生三部曲套書(重生、門中眼、幽靈路)

佔有:一部愛的浪漫傳奇(唯一贏得布克獎的羅曼史,完整中文譯本首度問世)

佔有:一部愛的浪漫傳奇(唯一贏得布克獎的羅曼史,完整中文譯本首度問世)

讓我想改行的是現實面。在溫哥華,我曾考慮在史丹利公園附近地段買個公寓自住,房貸也有著落了,沒想到在看房子的期間,台幣一路貶,原本勉強買得起的小公寓變得只能遠觀。那是在溫哥華辦冬季奧運前幾年,現在連做夢都不敢。夢碎之後,我想改行,卻聽移民朋友說,加拿大表面很大方,其實移民求職到處碰壁,常見雇主要求「需加拿大經驗」,意思是,你在外國資歷再好都休想被錄取,所以我連求職的想法都沒有,零星接案的客源一直在美國。而我實在也難以揮別譯書的志業,只得繼續當房客。反正我也沒血拼揮霍的惡習,省點用,有青山可爬,冬天有雪可滑,海邊走幾步就到,活得開心就好。只不過,唉,聯考志願為什麼不填國貿、財金或會計系?恨我爸媽沒逼我。


Q:法蘭岑說他每天都會到離家一段距離外的辦公室,把窗簾拉上,在一片黑暗中專心寫作。您也有這樣的工作儀式嗎?您日常的一天作息是?有哪些保持專注的祕訣?

A:疫情是我工作儀式的分水嶺。2020年之前,我定時一大早起床洗把臉,喝一大杯溫開水,開機先工作一小時,順一順昨天的稿子,接著才吃早餐,飯後繼續再賣命至正午,午餐後休息一小時,然後再敲鍵盤幾個鐘頭,最後精讀明天預定翻譯的幾頁,該找的資料一次找齊,才收工去運動。

可惡的病毒打亂了我的作息。噩耗頻傳的那年春天,我賴床成習慣,不停 doom scrolling(滑手機讀壞消息),從此,大清早的精華一小時沒了,起床直接吃早餐,下午也只在趕工的情況下才敲鍵盤。但無論在疫情前後,我收工後盡量不再進工作室,徹底和譯書劃清界線,讓頭腦淨空。

趕進度時,壯士譯者要有斷網的決心。由於我該查的資料昨天全查過了,實地翻譯時不必再上網,又有問題就在稿子裡打個星號,下午再一併找答案,以免再跌進網路無底洞,白白耗費寶貴的工作時間。秒回簡訊也不行嗎?被打斷的那一秒,思緒筆調被打散,花十分鐘也救不回來,更可能掉字漏句。

音樂是我的專心靈丹。我有幾個累積多年的醒腦 playlists,可隔絕外界雜音,讓思緒持續沉浸在原文的時空,筆調較能持恆,可一心一意讓作者一路牽著我走,不會誤入歧途或萎靡喪氣。

查資料時,我都聽輕快的德文「俗辣歌」(Schlager)。不要笑,姓宋的我音樂品味就這麼傖(台語發「聳」音)。實際敲鍵盤工作時,我有個歌單包含許多BBC大自然紀錄片原聲帶,穿插莫札特和巴洛克古典樂,也有個歌單以激昂的電影配樂為主。這些歌曲純音樂,有人聲哼啊的全被我移除,熱門片的配樂也全被我砍掉,以免害我分心。太輕柔舒緩的催眠曲當然不會入列。


Q:您釋放工作壓力的休閒嗜好是?

A:我幾乎天天運動,游泳、健行、功能訓練、瑜珈交替做。不過這不算嗜好。健康是別人搶不走的魔法石,把身體練好,腦袋才靈光,工作才帶勁。

我愛聽音樂,從流行樂到僧人清唱拉丁文的 Gregorian chant 都聽,常感嘆自己是被翻譯界耽誤的音樂工作者。可惜,一項樂器也不會。

我喜歡從院子摘來花草胡亂插,擺在工作桌上,有助於釋放眼壓。院子裡有四季拔不完的雜草,是發洩怨氣的好對象。冬天無法種菜,我在室內用成長燈水耕,種九層塔、蒔蘿、萵苣等等。

放假日如果不出門,我會泡一杯即食珍珠奶茶,讀我想讀的閒書,看這禮拜最想追的劇。在家賞鳥也是一大樂事。根據研究,多接觸14種鳥類所得到的滿足感,相當於每月加薪150美元。院子裡的安娜蜂鳥、北美山雀、暗背金翅雀、斑唧鵐、北撲翅鴷、絨啄木鳥、雜色鶇、雪松太平鳥,每隻都是我的招財鳥。

計畫出遊時,交稿日就訂在出門前一天,為自己的進度畫出一條終點線,玩得也比較盡興。譯完一本書的初稿也是個大日子,我犒賞自己的方式是不看錶慢慢長泳、泡按摩浴缸、來一杯 Venti 星冰樂,放空身心。家裡的汪星人毛小孩天狗(Tango)更是我的紓壓良伴。


Q:若要您挑選自己在翻譯生涯中的代表作,會是?從事翻譯工作帶給您最大的快樂是什麼?

A:《該隱與亞伯》是我翻譯過程暢快、回憶也溫馨的一本書。

但無論翻譯小品或大作,我能進入書中認識每一位作者,掉進作者設定的情境,跟隨作者和書中的人物對話互動,是一大享受。每譯完一本書,見到編輯齊心做成顯眼誘人的佳作上架,那份成就感是再奢華的待遇也無法取代的。給我一台直升機、獨棟海景別墅、找馬斯克來任我差遣、再加一座能讓我復育螢火蟲和寄居蟹的大洋洲私人小島,我才願意改行。另外,疫情爆發後,很多人都嘗到我享受了20多年的居家工作樂趣,我不必贅述。


Q:最後,您會給有志進入譯界的新進譯者什麼建議?

A:興趣多元化,不能因只愛讀羅曼史就不想譯科技驚悚或傳記文學。當了譯者,我才體會純讀書有多幸福。我建議後進,讀閒書時不妨留意一下,你略過不讀的部分是你譯書過程中的挑戰,真的接到一本書開始翻譯時,想像自己登荒山找秘境瀑布,見獨木橋不要繞道,不能抄捷徑,要發揮創意勇敢走過去,然後自拍一張留念,見到瀑布後閉目沉思,牢記這一刻⋯⋯自拍不必了,譯稿就足夠伴你走一生。

多達七成的書籍譯者只譯一本,我大致猜得出原因。初試身手拖稿很正常,我也有過慘痛的教訓。譯到第二本、第三本,你會漸漸抓到步調,見迷障泥淖能見招拆招,也懂得調配獨門的專心藥,自我鞭策出高效率,進而抵銷低薪的劣勢。

我鼓勵這些譯者朋友,也別因為書沒上排行榜,或因為編輯不再找你就灰心。每家的編輯有各自欣賞的譯筆,勇於毛遂自薦試譯的你總會遇到知音。



 宋瑛堂作品 
譯者即叛徒?:從翻譯的陷阱、多元文化轉換、翻譯工作實況……資深文學譯者30餘年從業甘苦的真實分享

譯者即叛徒?:從翻譯的陷阱、多元文化轉換、翻譯工作實況……資深文學譯者30餘年從業甘苦的真實分享

譯者即叛徒?:從翻譯的陷阱、多元文化轉換、翻譯工作實況……資深文學譯者30餘年從業甘苦的真實分享 (電子書)

譯者即叛徒?:從翻譯的陷阱、多元文化轉換、翻譯工作實況……資深文學譯者30餘年從業甘苦的真實分享 (電子書)





恭喜!宋瑛堂譯作《內景唐人街》獲2022梁實秋文學大師獎「翻譯大師首獎」



 更多宋瑛堂譯作 

祖母,親愛的(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多麗絲‧萊辛小說集中譯本首度出版,收錄電影《愛・墮落》原著)

祖母,親愛的(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多麗絲‧萊辛小說集中譯本首度出版,收錄電影《愛・墮落》原著)

修正

修正

四大天王(克莉絲蒂繁體中文版20週年紀念珍藏24)

四大天王(克莉絲蒂繁體中文版20週年紀念珍藏24)

鼠族

鼠族

迷蹤

迷蹤

禪與摩托車維修的藝術(45週年紀念版)

禪與摩托車維修的藝術(45週年紀念版)

碼頭上的陌生人

碼頭上的陌生人

長橋

長橋



延伸閱讀

上下則文章

主題推薦RELATED STORIES

  • 進入日本詩人谷川俊太郎的詩作世界

    日本國民詩人谷川俊太郎1952年以《二十億光年的孤獨》詩集出道,至今累積許多經典作品。其中〈活著〉一詩在311東日本大地震之後膾炙人心。透過谷川俊太郎的專訪、《活著》改編繪本的讀書筆記、將其作品中譯的譯者訪談等內容,全面性的認識這位具代表性的詩人。

    4844 1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進入日本詩人谷川俊太郎的詩作世界

日本國民詩人谷川俊太郎1952年以《二十億光年的孤獨》詩集出道,至今累積許多經典作品。其中〈活著〉一詩在311東日本大地震之後膾炙人心。透過谷川俊太郎的專訪、《活著》改編繪本的讀書筆記、將其作品中譯的譯者訪談等內容,全面性的認識這位具代表性的詩人。

4844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