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 本月大人物 /

「最佳愛情」一定要是獨占的關係嗎?──專訪《今天,換她跟我男友約會》作者閔智炯(민지형)

  • 字級


韓國作家閔智炯(민지형)。(照片提供/ 皇冠)

如果「我愛你」已經不再是解答,什麼樣的戀愛才是最適合我們的?繼《她厭男,她是我女友》描寫女性主義者的戀愛困境,韓國作家閔智炯的第二部小說《今天,換她跟我男友約會》從女性主義異性戀者的角度出發,以「開放式關係」進一步對現今的「戀愛面貌」提出一個又一個的探問。

在這個認為「愛情的結局是婚姻」的世界中,反覆在一段段「將就」戀愛中碰壁,卻仍然渴望著浪漫的三十代韓國異性戀女性,無意間開啟了開放式關係的大門──分開自在,在一起自由;非常喜歡,卻不一定要擁有彼此,在這樣的開放式關係中,是否存在著過去在獨占式戀愛中遍尋不著的那個「最佳愛情」?

「我們需要更好的戀愛!」就讓我們跟隨著作者閔智炯的腳步,透過《今天,換她跟我男友約會》,一起摸索更多愛的可能。


她厭男,她是我女友

她厭男,她是我女友

今天,換她跟我男友約會

今天,換她跟我男友約會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Q=皇冠文化│ A=閔智炯(민지형)



Q:在書末〈作者的話〉中,您提到在看了電《婚姻故事》之後,動了想寫一個關於「開放式戀愛」故事的念頭。在創作出本書之前,請問您對「開放式關係」、「開放式戀愛」有任何認識、研究,或是相關經驗嗎?

A:我認為寫小說之前多做田調很重要,所以我研究過,也親自嘗試過了。

雖說韓國關於開放式關係/多邊戀的書並不多,但我參考了多邊戀當事者的採訪與書籍,聽了也看了以多邊戀為主題的Podcast、YouTube影片,以及網友的經驗談等等。我也讀了在日本與美國出版的相關書籍。另外,我的同事中也有正在寫多邊戀相關作品的作家,我也經常與之交流。

還有,我嘗試過幾次多邊戀,遺憾的是,全部都交往沒多久就失敗了。因為我很快就察覺對方對我說謊。

透過這些經驗,我重新認知到,無論是何種關係,信任永遠是最重要的。

雖然我在小說中寫到,正如同我們對伴侶的允許度,深厚的信任與伴侶關係是最重要的,可是我個人的經驗讓我不自覺思索,也許最難的事是,我們在現實中真的能遇見那麼值得信賴的伴侶嗎?


Q:上一部作品《她厭男,她是我女友》是以男性視角出發,這部《今天,換她跟我男友約會》則是以女性視角撰寫。對於不同議題以不同性別的視角來書寫,您是否有任何考量或是觀察?


A:身為一名女性主義者的我,對於描述現實世界裡異性戀女性主義者與男性戀愛的困境,非常感興趣。

在《她厭男,她是我女友》裡,我第一次挑戰了男性第一人稱視角的寫作方式,雖說能達到黑色幽默與反諷效果,但也有遺憾之處——那就是除了台詞之外,我無法直接表達女性的立場。

此外,我想《她厭男,她是我女友》是包含我在內的無數女性,所經歷過的女性主義異性戀者的「現實篇」或「絕望篇」。我費心描繪出女性主義異性戀面對的現實世界有多艱難。在小說出版後,很多人問我:「那我們以後應該要談什麼樣的戀愛呢?」這對我來說也是一個難以回答的問題。

就在那時,我因緣際會聽見了個開放式戀愛的故事,印象深刻。

父權體制下婚戀的最大問題是,女性被認為是男性的所有物,無法完整地守護自己的生活。正因如此,我覺得開放式關係的方式很有意思──不獨占彼此,尊重各自的自由,不斷地進行協議。我想這做為一種戀愛方法論,會是一個不錯的榜樣。

所以,我這次的作品是以感受到現實戀愛問題的女性為主角。女主角坦率直白地表達自己的心情,並陷入了至今仍讓許多人感到陌生的開放式戀愛。讀者追隨著她的腳步,能自然地體驗那種關係。

讀者們就算不馬上選擇多邊戀,我也希望你們能從中找到值得參考的部分、運用在當下的戀愛。

真要說起我創作這兩部作品的考量,這部作品與前作相反,這次是女性主義異性戀者的「未來篇」(因此我把主角取名為未來(future))或「希望篇」。我想這樣子對照閱讀會更有意思。


Q:主角未來過去所談過的戀愛,對她來說都只是將就,但是也不確定是否真的存在著「最佳戀愛」,她對愛情的渴望與尋覓,應該讓許多人都心有戚戚焉。對您來說,您心中的「最佳戀愛」具備什麼樣的特質或要素呢?

A:由於戀愛是極度私人的事,所以我認為標準因人而異。不過作為一名女性主義者,考慮到在這個父權主義猶存的時代所需的戀愛要素,我認為女性要學會完整地保護自己,小至微不足道的習慣、喜好,大到職涯、價值觀與生活方式。

當然,我們和人交往時,不分性別,考慮並配合對方是不可或缺的態度。但有時候,某些愛情或婚姻會要求女性在餘生中參與一齣角色劇,在劇中粉墨登場,扮演一些與真實自我不相符的陌生形象或守舊女性角色。最近,韓國年輕女性的不戀、不婚主義者人數增加,我想也是因為這個原因。

能活出最像我的我能守護我的職涯與人生的愛情不會只要求我讓步與犧牲,而是把我當成一個「人」尊重的伴侶有聊不完的話題又很愉快的愛情能替我的生活與人生加分的愛情,這樣的愛情不就是最佳戀愛嗎?

雖然聽起來很理想化,但仔細一想,我覺得男性在這段時間已經在談這種戀愛了,或者說他們有更多的機會能獲得這種愛情,而現在女性也應該要能談這種戀愛。


Q:主角未來一開始接觸到開放式關係,懷著滿滿的困惑不安,經過親身體驗、摸索,有了不少的反思與成長。對於關係與愛情,請問您是否也曾和未來一樣懷抱過類似的困惑呢?是否能分享您曾面臨過的困境?


A:小時候,我透過好萊塢浪漫喜劇電影、漫畫和電視劇,接觸到無數的浪漫愛情。我跟許多同齡人一樣深陷其中,憧憬「愛情」,甚至人生最重要的目標是尋找真愛。不過,等我長大成人,經歷了異性戀愛,在那份「愛情」中,女性跟男性是不同的,女性理所當然要接受外貌被人評價,而且只有在表露出女性化的態度才能被愛。我無法適應這一點。隨著年紀增長,還有人們所謂的「適婚期」逼近,我覺得越來越不舒服。

我有不少女性主義者同事相繼宣布成為不戀、不婚主義者,但不知道是我天生性格使然還是後天環境影響,我無法放棄跟人在一起的欲望。

雖說在現實生活中,要建立一段良好的關係非常困難,但我還是沒放棄……在跟不同對象交往的過程中,希望與絕望反覆交錯出現。另一方面而言,我也對這樣的自己感到失望,也因自責而心累。

未來在這部小說前頭所訴說的煩惱,幾乎就是我的心情,也是我的煩惱。


Q:承上題,您是如何從這些困境中「突破」的呢?


A:我想對女性主義異性戀的女性來說,也許圍繞異性戀的內/外在難關,是窮盡我們的一生都無法解決的問題。

以我為例,我幸運地遇上一名女性主義者的男性,我們在一起生活近兩年,我認為我們的關係幾近於最佳戀愛。無論是心理與實際生活上都非常穩定。我的伴侶對我的工作與生活給了很大的幫助。但我也認為如果我們踏入婚姻的新階段,將會遇到新的煩惱與試煉。

還有,由於異性戀活在過分鼓勵與要求的父權社會環境中,所以,我現在仍持續對我的生活自我檢視,懷疑我是否正妥協於某些事物,是不是過度無視了自己不舒服的心。而我想日後我也不能停止這種自我檢視。

從目前的情況來看,我能遇到各方面都很適合我的好伴侶,只能說是運氣好。(在韓國,真正的女性主義男性真的少之又少……)

如果說我有盡到某些努力突破困境,首先,我誠實地思考了什麼是我真正想要的、什麼樣的生活方式是真的適合我的,然後我接受了結論(我更適合跟人一起生活)。另外,我一直都在嘗試與新的人交往,但對於我的價值觀與生活方式的標準,我絕不妥協。

儘管如此,我也無法輕易下結論說,我現在這種狀態就是正確答案。雖然這麼做很辛苦,但不斷地尋找適合自己的東西,自我檢視、思索與努力似乎是唯一的辦法……我替所有的女性主義者加油!


Q:本書提供了一個很動人的觀點──「保有自己」,在任何形式的關係中都是非常重要的,但我們仍難免像書中主角未來一樣,受到「占有欲」、「嫉妒」、「比較」等心態影響。對於如何在這些心態間取得平衡,您是否有任何建議?


A:我認為要控制情緒,難如登天。

在韓國也有不少讀者表示,希望這部小說能出現更強烈的嫉妒與矛盾。但在這種情況下,主角要盡可能維持理性與合理的行為,某些方面可能會造成不現實感與背離人性。

愛情一定要是獨占的,否則就會產生強烈的嫉妒心,這真的是人的本性嗎?眾所皆知,戀愛與婚姻的型態會隨著社會與文化的改變而改變,至今仍有一夫多妻制與一妻多夫制的婚姻形式。

所以,說不定我們會那樣認為,是因為我們固有的觀念發揮了一定的作用。我想有些人會說「不,我遇過類似的情況,我記得當時我嫉妒到不行」,可是,這些人能信誓旦旦地說「我遇到這種時候一定會嫉妒!」的想法,不是被社會世俗思想影響的嗎?

還有舉例來說,當伴侶說他欺騙我,外遇了,我認為我憤怒的最大理由是「這個人欺騙我」、「他說了謊」、「他不把我當一回事」,而不是因為我跟其他人分享了伴侶,無法獨占伴侶。

從這一點看來,我認為我們有必要先拋開社會傳統觀念,誠實並仔細地觀察自己真正的情緒。

我想如果有人發展出開放式戀愛或多邊戀,在那段關係中,就有必要相信愛情並非被定好的「獨一無二」(the one)定量物質。儘管我們無法完全克制失落感與嫉妒心,但我們從許多經驗中早已學會,我們能同時深深愛著多位朋友、家人、寵物、同事與熟人。我相信對伴侶的愛也能那樣。當我們能相信伴侶對另一個人抱持好奇與愛意,並不意味著「對我的愛」會改變或就此消失時,也許獨占心理與負面情緒的影響就能少一點。


Q:您希望這本書,能傳遞給讀者什麼樣的想法或是觀點?

A:簡言之,我想傳達的訊息是「我們需要更好的愛情嗎?」。異性戀是小說、電影與電視劇的常見題材,過去有許多女性被某種反映出性別刻板觀念的「戀愛角色扮演劇」類型作品影響,輕易相信那裡頭描寫的就是愛情,但包括我在內,有很多人對此感到不舒服,因此,我試圖描繪女性適應新時代,尋找新戀愛形式的過程。

如果有女性跟我一樣,既是女性主義者又是異性戀者,那我想對你說,會遇到困難絕對不是你的錯。這與你追求愛情的欲望無關,在父權體制的現實社會中,女性主義者跟男性談戀愛會遇到重重困難,如果這使你放棄了你的欲望,我也尊重你的決定。但假如你現在還不想放棄,正在煩惱並嘗試各種方式追求你想要的東西,我認為努力也是很好的。

最重要的是,現在意識到有問題的我們卻不努力改變現在的「戀愛」,那麼以後也不可能改變。

我希望,這本書能成為新的刺激,不分男女老少——刺激每一個曾煩惱現今「戀愛面貌」的人。


Q:您在之前的作品《她厭男,她是我女友》談論了女性主義者的戀愛困境;在《今天,換她跟我男友約會》中,則是對婚姻與獨占式關係提出討論。您透過創作為關注的議題發聲,接下來是否有其他想撰寫的主題呢?

A:其實,我在韓國正在完成第三部長篇小說的原稿,這次的新作品比較新穎,帶有科幻性質,背景設在三十年後的近未來,有一項前所未有的發明誕生了,那項發明造成了某個事件,事件餘波盪漾,影響越來越大。這次的作品也是始於女權問題意識,兩名女主角推動故事的進展,雖然不多,但我還是努力不錯過愛情部分。如果順利的話,這本作品將在今年內出版,因為我第一次嘗試寫「非此時此地」的戀愛,所以很好奇讀者的感想。如果有機會,希望新作品也能與台灣的讀者見面,敬請期待!


Q:您除了文字作品,近年來也跨足到影視創作,未來是否有其他目標與或是想嘗試的計畫?


A:哈哈,是的,我2019年成了電視劇編劇,邊寫劇本邊抽空寫小說,現在也一直從事著劇本工作,正努力準備今年新開始的電視劇劇本。

身為女性主義的女性創作者,我的目標是透過小說、電視劇與電影等各種媒體,不斷地創作我自己想寫、想看與感興趣的故事。

這次的電視劇也有很多帥氣的女性角色,是很新穎又有趣的作品,希望能真的拍出來,讓不同國家的觀眾欣賞!


Q:非常感謝您接受訪問。最後是否能跟台灣讀者說幾句話?

我的第一本作品海外翻譯版就是台灣出版的《她厭男,她是我女友》,那時候的感激與喜悅真是言語無法形容。因此,台灣對我來說是非常特別的地方,我懷著感激的心情,用翻譯軟體逐一讀了台灣讀者的感想。讀者通過社群網站分享的感想與留言,我也珍藏在心。

這次出版的第二部長篇小說,也是台灣出版社最先決定出版的。出版社展現了對我這個作家的信任,給了我很大的支持,這讓我產生以後要繼續創作好作品的覺悟與勇氣。

我個人覺得台灣跟韓國雖然一樣位處東北亞,但對女性主義的反彈較小,比韓國社會更接近性別平等的社會。我非常想知道台灣讀者會如何看待這次的主題。(至於韓國讀者的反應……如果有機會,我也想跟大家分享!﹝笑﹞)

無論如何,如果這部作品能帶給大家愉快與新的刺激,成為思維轉換與趣味討論的契機,我會非常高興的。請大家多多支持。

今天,換她跟我男友約會 (電子書)

今天,換她跟我男友約會 (電子書)



延伸閱讀

上下則文章

主題推薦RELATED STORIES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理解是邁向救贖的開始,願所有痛苦的靈魂都能逃出名為憂鬱症的黑暗隧道

憂鬱症是什麼?罹患憂鬱症或是身邊有憂鬱症患者,該如何自處?從不同文學作品中,或許能找到答案與救贖。

3933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