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一起看圖文

日安焦慮/看柘植義春的短篇,像是被打了一記悶棍──讀《柘植義春漫畫集》

  • 字級

柘植義春的名作〈螺旋式〉,一開場就是夢境般的場景。
(圖/《柘植義春漫畫集》柘植義春/大塊文化 © Tsuge Yoshiharu)

 
由我來談柘植義春有點不太好意思,畢竟我看漫畫、畫漫畫的資歷不是那麼久,但義春確實在我開始漫畫創作不久後給了我極大的啟發,那些啟發難以言喻,我無法描述在接觸他的漫畫之後,對我的創作造成什麼影響,最明顯的也許是開始把「夢」這個元素擺在前頭。

知道柘植義春是2016年左右,透過Mangasick老闆的介紹而認識。Mangasick非常致力於推廣日本的「ガロ/GARO系」漫畫(《GARO》是日本1960-1980年代的另類漫畫雜誌),認識了GARO系之後,我才知道原來日本的漫畫史有這麽一層前所未知的地殼層。

台灣過去未曾出版柘植義春的漫畫,資訊不足的我是透過中國網路上的神祕組織「異常漫畫研究中心」才陸續有接觸。「異常漫畫研究中心」並不是普通的漢化翻譯組,他們也一樣集中在GARO系漫畫的推廣,在翻譯的短篇漫畫後面還會認真寫下針對該篇作品的分析與心得。

夢與〈螺旋式〉

柘植義春的作品中,首先抓住我的自然是名作〈螺旋式〉。「夢」是他一個重要的創作路線,剛知道柘植義春時,這個名字總不免要跟〈螺旋式〉一起出現,就像是樂團的招牌曲一樣。〈螺旋式〉把夢的各種元素和特徵,非常濃稠地表現出來,我覺得當作義春的招牌曲很具代表性。我也是先被〈螺旋式〉打了一記悶棍,實在是非常帥氣的一個短篇。

〈螺旋式〉一開場就直接切入敘述,沒有名字的主角被不知名的水母咬了,主角站在寂寥的海邊,天空卻出現一架黑壓壓的飛機,光是這頁場面就魔幻感十足。起初閱讀時,我並沒有預設它是夢境,但接下來,不相干的場景與人物,沒有邏輯地陸續冒出來,令人不由自主會想:「這是在做夢吧?」卻又不斷被詩意怪誕的畫面吸引著,催促自己看下去。

夢境是怪誕且私密的,不管多怪的夢,都源自自身經歷,彷彿被一把大錘子敲碎記憶後重新組合成的世界。〈螺旋式〉裡隱約也透露出主角(或是作者)的回憶與曾經身處的環境,但它不是把非邏輯性的事件直接攤開,比較像拿「夢的素材」來安排成一個故事。劇情就靠著「想要醫治被水母咬的傷口」來推進,看似有需要解決的事件,卻沒有明確的道理和前因後果,只有一幕幕詩意又荒寂的魔幻場景和莫名其妙的對話(非常夢境式的邏輯),這就是此篇名作的魅力所在。

〈螺旋式〉:各種不相干的事情交替襲來,但其實都源自自身,十足的夢境氛圍。
(圖/《柘植義春漫畫集》柘植義春/大塊文化 © Tsuge Yoshiharu)


第一次看完〈螺旋式〉,我感覺到:「哇!漫畫原來有這麼接近藝術創作的東西!」我認知或指涉的藝術創作,是指「非邏輯、任性、帶有詩意」的氣質。一來是自己漫畫看得不多,二來光是日本主流類型漫畫就看也看不完,這種存在於日照之外的陰暗處類型更是難以觸碰到,殊不知這也是日本漫畫一個巨大的養分根源。此後,我開始認識更多GARO系或其他有趣的異色漫畫家,〈螺旋式〉成了那一道門。

現實與魔幻之暗影

柘植義春吸引我的另一個面向,卻跟「夢」恰恰相反,他還有很多篇描述「寫實生活」或「自身回憶」的漫畫,像這次大塊文化《柘植義春漫畫集》裡的〈滿酒屋少女〉、〈無聊的房間〉、〈鄰近的風景〉……等,也有既寫實又似夢境般的〈柳屋老闆〉、〈夜入侵了〉……等。不論虛或實,他的描寫幾乎都沒有太戲劇化的橋段,反而偶爾會呈現一股輕鬆逗趣的氛圍,有時又微微地感嘆無奈,彷彿在說:「我感覺到了什麼但我說不清,只好把發生的事情記錄下來給你看看」,而這些片刻,總能給讀者一道重擊,我想那就是被畫下來的原因。我非常喜歡他的〈無能之人〉系列短篇,也是這個路線的作品(這次中譯本未收錄)。

〈無聊的房間〉中,男子租了小房間讓自己清靜,卻被妻子發現還擅自搬進來,令人哭笑不得。
(圖/《柘植義春漫畫集》柘植義春/大塊文化 © Tsuge Yoshiharu)


在作畫上,也許是「劇畫」表現的影響,柘植義春大量使用剪影,有時用在背景、有時用在人物,增加了懸疑與魔幻感,像是舞台上的高光下未受光部分的黑暗,抑或是膠卷電影裡感光度不夠的陰影處。這種效果在描述生活或寫實的作品裡也常常出現,我想這也是劇情之外,義春漫畫常帶來魔幻感的原因。

〈滿酒屋少女〉:離開那世故到與年齡不相稱的酒館少女,主角突然也喊著「加油!」,襯著酒館的剪影,突然替寫實的故事增添一股無奈的魔幻。
(圖/《柘植義春漫畫集》柘植義春/大塊文化 © Tsuge Yoshiharu)

〈夏天的回憶〉:以剪影表現疑似聽到警犬腳步聲而起身的主角,一陣緊張懸疑的氛圍彷彿從黑影竄出。
(圖/《柘植義春漫畫集》柘植義春/大塊文化 © Tsuge Yoshiharu)


如同最開始所說,義春的「夢」路線漫畫在初期深深吸引著我,以至於2018年申請法國安古蘭駐村漫畫家的時候,我申請的企劃案主題直接與夢相關:「我想記錄在駐村期間的夢,然後畫成漫畫。」在那必須要用漫畫呈現的企劃書上,自己不要臉地直接搬出義春的〈螺旋式〉......也成了曾經致敬義春的紀錄。

在安古蘭註村申請計劃書〈異境與夢境〉上致敬柘植義春〈螺旋式〉。(提供/日安焦慮)


這個計畫順利讓我去了安古蘭,但到了當地我才發現,這樣的企劃施行起來沒有那麼簡單。首先是有做夢的時候沒那麼多,而且常是非常無意義與片段的夢……不過這也是一個給自己的創作練習,練習用漫畫記錄一些目的不明確或非邏輯的事情,練習說故事,練習傳達那些語言難以到達的地方。

回顧自己創作漫畫以來,從一開始是當成繪畫創作中間的調劑,到現在畫漫畫幾乎占了快八成的創作時間,就在於一路上總是會看到讓我更認真看待「漫畫」的作品,柘植義春就是初期的一大助燃劑,讓人思考「原來漫畫可以這樣描述那些感覺」,也讓我更體會漫畫的包容力。這次的中文版《柘植義春漫畫集》終於能以熟悉的語言重新細細翻閱,然後好好將自己的漫畫老師之一收進書櫃裡。

柘植義春漫畫集:螺旋式+紅花【套書】(限量加贈海報)

柘植義春漫畫集:螺旋式+紅花【套書】(限量加贈海報)

柘植義春漫畫集:螺旋式、李先生一家 (電子書)

柘植義春漫畫集:螺旋式、李先生一家 (電子書)

柘植義春漫畫集:紅花、鄰近的風景 (電子書)

柘植義春漫畫集:紅花、鄰近的風景 (電子書)


作者簡介

1988年生,本名丁柏晏,原本從事視覺藝術創作,2014開始在繪畫創作之餘以「日安焦慮」之名發表漫畫創作並獨立出版,2019年1月由Misma出版社發行《世界邊緣之旅》法文版。

 延伸閱讀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2021安古蘭漫畫節得獎名單公佈!

從更生人到性別、環境資源到寫作心路,看得獎作品還有哪些精彩主題!

511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