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人物專訪

「我的漫畫是要往超乎想像的地方前進。」──專訪漫畫家古屋兔丸

  • 字級


 

荔枝☆光俱樂部

荔枝☆光俱樂部

繞著胸部觸發無數笑料的π圓周率。在溫柔幻想中發現世界真相的《瑪莉的音樂盒》。為震災地獄帶來生存希望的守護她的51種方法》。讓天真殘酷少年為機械巨偶揮灑血肉的《荔枝☆光俱樂部》……不論列出再多作品,古屋兔丸總是能拿出另一本主題、風格、技法都截然不同的漫畫,再度刷新讀者的視界。

但筆下能展露如此多變面貌的古屋兔丸,經歷的其實是一段在漫畫、純藝術和另類前衛間反覆交錯的非典型生涯。

總覺得自己從小時候開始,就有種與周遭環境違和的感覺,一直感受到『自己不是該在這邊的人』的壓力。」那時約莫5、6歲的古屋兔丸,在紙上反覆畫著的是巨大的龍捲風,把爸爸媽媽、住家、學校全部都吹了起來(多年後,這畫面透過小說家乙一的重述,變成了少年少女漂流記這部漫畫中,吹動徬徨少年們的一場巨大風暴)。但另一面,他也喜歡著手塚治虫石之森章太郎藤子.F.不二雄吾妻日出夫江口壽史等人氣漫畫家,還模仿楳圖一雄《小誠君》(まことちゃん)畫下人生第一篇漫畫,並在少年漫畫周刊裡留下讀者投稿。

順著這條路走下去,或許就會像正統的日本漫畫家途徑一樣,投稿漫畫新人獎,也許成為某位老師的助手,然後正式出道吧;然而,古屋兔丸沒有走上這條路。他選擇就讀美術大學,畢業後成為美術老師,一邊在高中教美術,一邊製作自己的現代藝術作品。如此過了兩三年後,累積起來的卻是在藝術世界裡的壓力與挫折感。這時候,他讀到當時的熱門漫畫──松本大洋惡童當街。羨慕著自由自在的表現手法之餘,他忍不住思考著:「明明從小是喜歡漫畫的,後來怎麼反而進了美術的世界?」想起自己以前就是愛畫畫的那一天,他去買了筆和墨水,回來一畫就是16個鐘頭。


從這時開始誕生的古屋兔丸漫畫,有著日後讀者難以想像的面貌。好比《笑著說再見》這篇最早期的漫畫,反而更像是英國畫家培根(Francis Bacon)筆下的變形軀體,在漫畫分格與對白中逐漸扭曲壞滅。當然,還包括他連載生涯第一站《GARO》中的四格漫畫;在這部猛烈開拓漫畫可能性的前衛漫畫雜誌上,古屋兔丸幾乎是揮灑了所有能想得到的主題、手法、技巧、風格和想像,以千奇百怪填滿每一頁的四塊方格(狂野奇想偶爾也擊破四格分界,或噴發到格子之外),《哆啦A夢》、《蠑螺太太》等日本國民作品,更是被他各種尖酸、殘酷、情色的手法玩得天翻地覆。

《Palepoli》《Palepoli》

從1994年起在《GARO》無酬連載《Palepoli》(試閱)的那三年,古屋兔丸以「一格要花一天、一頁四格要花四天,一個月八頁就是極限」的扎實工夫,徹底噴發所有能力,為將來奠下基礎;之後數年間,他仍以一邊教課、一邊畫漫畫的方式,完成《Garden》《Plastic Girl》、《瑪莉的音樂盒》等作,並逐步拉長篇幅,也加快了畫圖速度。「一開始很慢、畫的東西不長。一旦變快、能夠畫較長的作品以後,(作畫的)可能性、可以表現的範圍就擴大了。」這使他足以挑戰長篇連載漫畫,於是他辭去教職,於2002年,也就是34歲那年,以《π圓周率》在《週刊Big Comic Spirits》正式出道。

在《π圓周率》這部情色喜劇中,原本偏向內心陰暗想法的古屋兔丸作品,開始展現出較能被大眾接受的娛樂取向。三年連載下來,他在作畫速度和架構能力上都增添了信心,也比較能夠兼容自己20歲那時的濃稠情感和作品的娛樂性,也有了足夠的自信去一償20年前的夙願──「東京大木偶劇團」的舞台劇《荔枝光俱樂部》


「這是連在日本都很少人知道的舞台劇。當時看過的人,加起來只有三千人上下,也是受一小群人狂熱支持的作品。我高二時,在只能容納兩三百人的小劇場看了這齣劇。」據劇團創辦人飴屋法水所言,這齣劇有一部分啟發自1985年日本航空123號班機空難,這架載著524人飛往大阪的班機失控墜毀在高天原山,僅4人生還。在巨大殘骸與屍塊中,一名生還的美少女被直升機吊掛起來,畫面透過電視震撼了全日本。「人類創造的巨大科技,機械失控造成大量死傷,但在那之中卻有一名少女得救的身影」,這氛圍強烈地影響了不久後上演的舞台劇。

那是一場「有點過激」而暴烈的舞台劇──啟用眾多年輕素人、帶著某種狂熱崇拜氣息的劇團,讓貨真價實的油壓式機器人登上舞台,演出過程血漿噴濺觀眾席,噪音般的樂曲響個不停──當時的古屋兔丸,其實只留下「這什麼東西啊?」的印象,但這股衝擊力道,卻在他腦中敲打了20年。他在漫畫《荔枝☆光俱樂部》後記坦言,當年未能加入這(翌年便解散的)劇團的遺憾,是20年後畫下漫畫的原因。這部漫畫不僅是對當年舞台劇的追憶與再造,更是古屋兔丸向深深影響他的80年代,以及為這齣劇繪製海報(也在劇中客串)的異色漫畫大師──丸尾末廣所作的致敬。

發想來自舞台劇的《荔枝☆光俱樂部》有著秀逸但殘酷的純淨血腥之美。(圖/《荔枝☆光俱樂部》內頁 © USAMARU FURUYA 2006 / OHTA PUBLISHING CO., LTD.)


「古屋兔丸的『丸』其實就來自丸尾末廣的『丸』」。為了以《荔枝☆光俱樂部》呈現丸尾末廣及其周邊人事物對他青春期的衝擊,他此次的畫風參考了丸尾末廣風格,帶有一種秀逸但殘酷的純淨血腥之美。這部致敬作不僅獲得跨世代的喜愛,甚至讓當年的劇團團長飴屋法水稱古屋兔丸為「現今大東京木偶劇團最重要的成員」。

其後,古屋兔丸陸續完成了多部長篇連載,筆下風貌也是靈活地轉變再三。除了《荔枝☆光俱樂部》參考80年代劇場與丸尾末廣的風格,以東京大地震為主題的《守護她的51種方法》則是以粗糙紙質展現七零八落的瓦礫與髒汙,並盡量不打草稿以加重氣勢。《幻象畢卡索》以鉛筆素描來切換現實與心象世界(試閱);改編自太宰治小說的《人間失格》(試閱),則將連續畫格的邊緣互相重疊,「因為直覺這樣跟作品很合。」他說。


「分鏡、圖樣、紙、畫材,因為沒有限制,要做什麼都是自由的。」但在主題和角色選擇上,古屋兔丸似乎就有較固定的取向。「我漫畫的主題都是自己心裡有的東西,比如說殘酷的自己、狡猾的自己、壞心的自己、色色的自己;又或者對未來的恐懼,少年時的不安感……」那麼,作品中常出現的那種隱藏自己、呈現雙面身分性格的人物呢?「可能這種表面底下的感情,在我自己體內非常強烈,因而被那樣的角色、那樣的故事所強烈吸引著。」

我畫漫畫有一個很大的動機,是要畫給國中和高中時的自己看。」他如此解釋國高中生在漫畫中頻繁出現的原因,「好比說,那時候有興趣的事──對女生有興趣,所以畫了《π圓周率》;對未來的不安,就會連結到《人間失格》。其中最能表現這種傾向的,就是《幻象畢卡索》。」這部作品描述沉迷素描的少年葉村光,靠著闖進同學的心象速寫來療癒他們的內心傷痕,「只喜歡畫畫的少年,完全不知道自己未來能派上什麼用場,如果能靠著畫圖讓朋友變多的話就好了……當時的這種想法,就這麼出現在作品中。

如此自述的他,彷彿讓人瞥見了葉村光長大了的模樣。愛畫畫的少年雖然繞了一大圈,最後還是回到最喜歡的漫畫,找到了自己能做的事,讓身邊支持的讀者愈來愈多。古屋兔丸說,「接下來我想畫的漫畫,是尋找讓讀者覺得『這個我沒看過啊』、『以前就想要看到這個呀』的作品,往超乎想像的地方前進。



 古屋兔丸作品 
π圓周率 1

π圓周率 1

瑪莉的音樂盒 - 全2冊

瑪莉的音樂盒 - 全2冊

守護她的51種方法 1

守護她的51種方法 1

人間失格 1

人間失格 1


幻象畢卡索 1

幻象畢卡索 1

帝一之國 1

帝一之國 1

我想被高中女生殺死 1

我想被高中女生殺死 1

天音†修洛塔貝茲 1

天音†修洛塔貝茲 1



 延伸閱讀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那些年讓我心動的少女漫畫──【少女出租店24H】帶你看見少女心事與心機

常常我想,是這些漫畫收留我, 是這些心愛的少女們陪伴我度過困惑的人生, 讓人在現實裡有一個能鑽進去的、黑暗而安心的地方......

1266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