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馬欣影評

【馬欣專欄|孤獨眾生相】現代人朝花夕拾的永恆──《墮落天使》

  • 字級



這是一個看似在跳群舞,其實會發現自己不同調的年代,
於是有些影視中的角色,在散場後,他的孤獨才在你心中生根,你將接棒地演下去。
有些書,它所書寫的某個孤獨身影,彷彿連呼吸都是與你共生的。
有些真實人物,在他們淡出眼前後,你才知道你當時是藉由他,映照了自己。
而多數現象,只是一群人各自寂寞的獨白。




※本文可能有劇透,請斟酌閱讀

王家衛的電影裡總充滿著青春正艷的肉體。那種壯盛感卻無時無刻不提醒你:「他們在被汰舊著。」這是為何王家衛電影如此美麗的原因,所有的生氣正被汲取著,花期未滿卻預約了賞味已過,不就倒影著我們現在多數的發明,都在追求著朝生夕死的永恆嗎?

如果現在回憶起香港過往的華麗,王家衛的電影絕對是一抹濃郁的重彩。

王家衛的映畫世界(2015年版)

王家衛的映畫世界(2015年版)

除了他,很少人能將那種世紀末的蒼涼繁華與內在鋼筋外露的廢墟同時呈現。與其說他在拍哪些人的故事,更像是他將都市裡飛蛾撲光一樣的人們剪影下來。無論你我撲的各是什麼,都市的永晝都像個巨大的黑洞,讓慾望(無論是哪一種)都擁有著你,時明時滅。

每一次看王家衛電影的角色,都會想起費茲傑羅的小說人物們。無論你追求的是什麼綠光,那些將你往前推的潮浪,注定要會將你推回過去。如此周而復始,直到你忘記你當初是為什麼而追求。

於是「香港」在王家衛的電影裡,就像一束光暈,一個可以招喚人心的法術,總是搭配著周遭微暗的氣氛,讓人們在那束光暈裡活動著,像被城市這燈罩捕抓住了,那人物的存在變得只有一瞬。無論他啟用的紅男綠女多麼美麗,在他鏡頭下都成了朝花夕拾,再不凡也被吸納在那看似文明的海市蜃樓裡。

每個人都是巨大的輕微;被欲望這海浪捲著載浮載沉。當你微微清醒時,下一波物質的浪花就追打上來。城市看似是鋼筋水泥造的,其實它的本體就是慾望之海,凝聚所有人的慾望而產生的東西。

這樣的浮光掠影,自然要找最美的一群人來演,人們才能感受到都會的偽裝之術,香港曾經擁有的魔法,如仙女棒一般,讓人有可以南瓜馬上的錯覺。《阿飛正傳》如此,《墮落天使》也是如此。

1973年的彈珠玩具

1973年的彈珠玩具

它們都有著潮濕灰暗的空間,你幾乎可以聞得到那長巷與走廊的霉味,你可以感受到那低矮天花板的高度。城市運輸系統如人體腸道,是無論與排泄都一樣多的地方,每日我們追求的與排不出去的共同游離著。那些角色如陷入鯨魚腹中的一般,在趨光的地方活動著,那種本質是虛空的文明遊戲,真如村上春樹的《1973的彈珠玩具》中形容的彈珠玩具機器,有許多的發明只是一個沒有開始也沒有結束的遊戲。這才是20世紀以來的運轉核心。

《墮落天使》描述的是1995年左右的香港,香港的美在於它的繁華其實很野蠻,它像個龐大的有機體,不斷蠻生雜長著,很像是香港人頑強的生命力,像貌似西方的外殼下,橫流著各移民頑強出頭天。它的天空是破碎的,它地上的每個縫隙都可以冒出金子般的堅持。它跟很多偉大城市一樣,它會將你同化,讓你在那裡長出新的樣貌,成為它的拼圖與追隨者。

無論是《墮落天使》裡殺手黎明還是殺手同夥李嘉欣,他們以花期正艷的樣貌出入在各市井街市、昏暗餐廳,活在廉價旅社,同時穿梭各種突兀的廉價塑化的城市美學裡。那種空間與生存上的擁擠感,承載不了他們極盛時期的美貌,因此有了快要敗落的美感。而電影中那如同孤島般渴望連結的青年金城武,與跳針般被欲望電擊般的楊采妮、把自己打扮成芭比娃娃是為了怕別人忘記她的莫文蔚,他們都像是那城市的雜訊,時而斷了訊號或時而連上線。

他們都像是那城市的雜訊,時而斷了訊號或時而連上線。


那種隨時感到邊緣化的,或隨時被自己慾望之潮拍打沖上海岸的他們,是種流動的,無法根著於什麼地方的存在。金城武在裡面為豬按摩、吃過期鳳梨罐頭、晚上偷去別人的店裡想像著與人連結,他與他守著電視螢光的父親相依為命,兩人像寄生在那城市的外來者。

而楊采妮的角色則為了自己的失落找尋假想敵,以愛情為儀式,如同抽搐一般熱切地想感覺到自己「存在」。莫文蔚則打扮得像活在人工世界裡的娃娃,如同產品說明書上就標記著「遺忘」,如同現在把自己整形得跟他人很像的人。這電影的世界充滿物質與塑化氣味,每個角色身邊都有著可拋棄的七彩商品,他們在那些物質並列等價著。

楊采妮的角色則為了自己的失落找尋假想敵,以愛情為儀式,如同抽搐一般熱切地想感覺到自己「存在」。

莫文蔚則打扮得像活在人工世界裡的娃娃,如同產品說明書上就標記著「遺忘」。


整部電影拍出了20世紀到21世紀為了更多浪費而生產的唯物世界,沒有原因的被產出也沒有原因的被汰舊,只為了製造而製造,而人在其中,即使如此美好的肉體,都無時無刻不提醒你:「他們在被汰舊著。」這也是為何王家衛的電影可以如此的美,那種真實的生氣被樣品取代著,以及那般人未走茶就涼的寂寥感,不就是我們發明了所有來顯得我們更渺小的世界嗎?

人類如今的每一種創造,往往都是激發出自己更多的空洞。香港則是一個原本就映在海面上的繁華之城,但它燈火照進深海的卻是更多閃亮亮的寂寞。因此找李嘉欣成為《墮落天使》的重要剪影是恰當的,從選美小姐就驚艷四方的她,她的美麗如同一面城牆工整,從不提供任何資訊,像個活在魔鏡裡的藝人,在此片中更成為了香港這靜中月的剪影之一,在電影裡破碎與自慰著,何嘗不是我們如今正在追求的各種非真實的幻影。

她的美麗如同一面城牆工整,從不提供任何資訊,像個活在魔鏡裡的藝人


王家衛的電影就是一個時代的病體切片,如今回首再看來,那種無法依存的、缺乏定錨的、那些像一個個皮影戲共舞的,正是我們在反覆撲空的螢火蟲生活。

\\《墮落天使》預告//
※本篇文章由作者個人創作授權刊登※


《墮落天使》(Fallen Angels)為導演王家衛的1995作品,最近經典重映。黎明、李嘉欣、楊采妮、金城武、莫文蔚主演。都會男女錯綜複雜的情感變化,以蒙太奇拍攝手法,迷幻呈現都市人情感的孤獨,並運用超廣角鏡頭,突顯出看似近卻遠的角色關係。


作者簡介

多年寫樂評也寫電影,曾當過金曲、金音獎、金馬獎評審,但嗜好是用專欄文偷渡點觀察,有個部落格【我的Live House】,文章看似是憤青寫的(我也不知道,是人家跟我說的),但自認是個內心溫暖的少女前輩(咦?)著有《反派的力量:影史經典反派人物,有你避不開的自己》、《當代寂寞考》、《長夜之光:電影擁抱千瘡百孔的心》和階級病院

 延伸閱讀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一生中體驗不完的愛情,電影都演出來了

青澀的、成熟的、不為社會所容的......愛情的面貌有這麼多種,在情人節這一天,一起從電影看不同形式的愛情。

468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