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深讀10分鐘10-Minute Reading

蔣、白關係分分合合,牽動民國近代史?──白先勇、廖彥博談《悲歡離合四十年:白崇禧與蔣介石》(下)

  • 字級



《悲歡離合四十年:白崇禧與蔣介石》作者白先勇、廖彥博。


過去幾十年來,一般談及國民黨於國共內戰失敗的原因,論者每每歸咎於「徐蚌會戰」失利,將矛頭指向白崇禧,認為其按兵不動,才導致國民黨潰敗。國民黨的失敗固然源自軍事,因為軍事會影響後續的經濟、民心、教育等各種層面,然而,白先勇與廖彥博認為:國共氣勢消長的轉捩點,最早應可追溯至1946年吉林的「四平街戰役」。

當時國民黨由白崇禧、杜聿明孫立人等名將統領,一路把林彪帶領的共產黨部隊打到退守哈爾濱。「白當時主張應繼續前進,以殲滅共產黨的主力部隊;而蔣認為不需繼續追擊,其中多少受到美國特使馬歇爾的施壓,」廖彥博解釋,「主要原因在於蔣當時採『以戰逼和』策略,將共匪逼至黑龍江,這樣國軍便掌握了東北三省中的兩省,就算日後情況生變,蔣認為打得贏一次,肯定也打得贏第二次,所以下令停戰。」

沒人料到,這次機會竟是國民黨徹底殲滅共軍唯一、也是最後的機會。「林彪當時僅餘三萬多人殘部,孫立人都已率軍渡松花江,哈爾濱就近在眼前,停戰令卻在此時頒布。後來在不到兩年內,林彪的軍隊人數從三萬暴增到一百萬,國民黨的軍隊根本無力阻擋,共軍一路打至關內,也宣告國民黨失敗的命運。」白先勇提到,「四平街一戰可謂『養虎貽患』,連平時喜怒不形於色的白,每談及此事,無不扼腕頓足,要是當時採取他的策略,徹底殲滅共匪,也不會有後來的徐蚌會戰、韓戰、越戰了……」甚至,國民政府也不會退守台灣,也就沒有《台北人》了。


那麼,當時蔣、白的關係如何?「其實並不差,但蔣仍對白有所忌諱。因為當時東北的其他國民黨將領,包括杜聿明、孫立人等,雖都是一時之選,卻久攻不下,直到白崇禧(時任國防部長)奉命前往督軍,三天內就大破中共。」按照當時任東北行營政治部主任余紀忠(遷台後創辦《徵信新聞報》,1968年改名《中國時報》)的說法:白崇禧一到,全軍「士氣大振」。白先勇解釋,「因為這些將領都和白有淵源(可追溯至1939年桂南會戰的『崑崙關大捷』),他們都曾效力於白崇禧麾下。不過他們其實都出自蔣的嫡系黃埔軍校,而蔣非常不喜自己人由外人指揮(白崇禧為河北保定軍校畢業),多少產生嫌隙,即便白稱『委座在此,我也在此!』但蔣說:『你在此,若馬歇爾問你是否要繼續追擊,你不好說話。你回去,我在這裡,可以推到我身上,所以你還是回去。』」所以,白奉命回南京擔任國防部長一職,改由蔣親自坐鎮東北指揮。

根據廖彥博的研究,白崇禧有生之年只到過東北一次,那次停留的短短十幾天,在新書《悲歡離合四十年:白崇禧與蔣介石》卻有三萬多字篇幅,因為如同上文所述,這段期間可謂國軍唯一可能全勝的機會,原本還有可能把林彪一路打退到蘇聯境內,連蘇聯黨報莫斯科《真理報》聽到白崇禧剿匪到底的主張,反應都非常激烈。

毛澤東曾稱白崇禧為「中國境內最陰險狡猾的軍閥」,或許就跟白崇禧是孫中山堅定的信徒、一生信奉三民主義有關。白曾於民國12年親自會見孫中山,後於廣西主政的六年間,廣西還博得「三民主義模範省」美名,可說是對孫中山的革命思想有非常深入的了解。《台北人》最後一篇〈國葬〉主人翁李浩然將軍,故事尾聲就是由副官秦義方陪伴前往南京中山陵謁陵,李將軍的輓聯寫著「關河百戰長留不朽勳名遽吹五丈秋風舉世同悲真俊傑」,所謂「五丈秋風」正是影射諸葛亮。白將軍在〈國葬〉化身為李浩然,歷經北伐到國共內戰的歷史變遷與人生起落,讀來唏噓。


1930年代的廣西省在白崇禧(左一)治理下,有「三民主義模範省」美名。當時繪畫大師徐悲鴻曾長居廣西,繪製油畫《廣西三傑》(如圖),白將軍左側依序為桂系另外兩位要角李宗仁、黃旭初。1930年代的廣西省在白崇禧(左一)治理下,有「三民主義模範省」美名。當時繪畫大師徐悲鴻曾長居廣西,繪製油畫《廣西三傑》(如圖),白將軍左側依序為桂系另外兩位要角李宗仁、黃旭初。

1928年7月6日,蔣介石(右三)率黨政軍要員在北京香山碧雲寺祭告國父孫中山,白崇禧(左一)也在場。1928年7月6日,蔣介石(右三)率黨政軍要員在北京香山碧雲寺祭告國父孫中山,白崇禧(左一)也在場。


白先勇認為,「在國民黨將領之中,我父親也是少數對共軍有透徹了解的人,他曾說過共軍是一支有組織、由意識形態主導、同時擁有外援(蘇聯)的軍隊,絕對不可小覷。他甚至在北伐後說,對中華民國最危險的絕對會是共產黨。」

廖彥博也表示,細數中共歷史上幾次發展上重大的失利,也都是碰上了白崇禧這個「共產黨剋星」,包括1927年在上海「清黨」、抗戰時的「新四軍事件」、乃至決定性的「四平街戰役」等,即便後來國共內戰情勢大致底定,中共多次誘降白崇禧,在已有多名桂系立委投降的情況下,中共不僅保證解放軍不進廣西,還提出可讓白帶兵20萬。但他仍秉持一貫的鐵桿反共立場,完全不為所動,還揚言誰敢來勸降就直接抓起來,堅持和共軍打到只剩一兵一卒,連軍餉發不出來都繼續負隅頑抗,直到最後一刻才撤退到台灣。


1949年末,大陸正式成為淪陷區,白崇禧也移居台灣。白先勇則是在兩年後從香港到台灣和家人團聚,到父親因心臟病過世前,和父親共相處11年。談到這段時光印象最深刻的事,白先勇笑稱,「就是每天出入都有國民黨特務如影隨形,我到現在還記得特務的車牌號碼是15-5429。」當時,白家和作家齊邦媛家是鄰居,齊邦媛的父親齊世英時任立法委員,出入一樣被跟監。

白先勇補充,「我雖然沒受到太多注意,甚至能出國留學,但各種一舉一動,包括電話、通信,想必也受到嚴密監控。特務無聊到連我父親出門買水果、看戲都紀錄。長達十幾年的監視,這些特務除了見證被監視者的人生,自己也從年輕小伙子變成中年特務,只能說黨國體制影響了無數人的生命。」

當時的白崇禧想必正處於人生中的低谷,雖然先前歷經戰亂,打完日本人又打共產黨,至少命運仍是掌握在自己手中,白先勇認為,「但到了台灣後,他的處境是龍困淺灘,英雄無用武之地。此外,蔣認定白先前有逼宮之舉,更把丟掉大陸的責任怪罪在白頭上,開始採取種種報復,不僅奪去白的軍權,還派特務日夜監視,讓白非常難以接受。」甚至,蔣還找人另立「中國回教青年愛國大同盟」,與白長期擔任理事長的「中國回教協會」作對,導致白不得不於1957年辭去擔任20年的理事長一職。


左:白先勇於台大外文系時期;右:出國至愛荷華大學留學前與父親留影。


那麼,白崇禧為何沒有和其他國民黨將領一樣,遠走他鄉避禍(例如李宗仁便藉故前往美國,最後還回中國投共),反而選擇和政府一起來到台灣?白先勇認為,「因為我父親仍然相信反攻大陸的那天終會到來,直到他心臟病發過世前不久(1966年初),還寫了一封長信給時居香港的前廣西省主席、同屬桂系的黃旭初,心心念念反共大業,認為越戰如火如荼,中共可能出兵,一旦與美軍爆發全面衝突,就是國軍反攻的好時機。」

當時國民黨退守台灣已15年餘,兩位親密戰友的通信中,卻隻字未提個人生活,言不及私,而是多談當時如火如荼的越戰。白先勇說,「白念茲在茲的,仍是故土國家。種種跡象顯示,當年丟掉大陸,是那一輩國民黨人心中永遠不能訴說的痛,甚至成為禁忌話題,但是這樣沉重的心情,能跟誰訴說呢?有誰能理解?」

而白來到台灣後,遭蔣如處置叛徒般對待,也是始料未及,這甚至可以說已經成了蔣的「心結」——蔣在親臨喪禮弔唁白的隔天,曾在日記寫下:「昨晨往弔白崇禧之喪,其實此人為黨國敗壞內亂中之一大罪人也。其能在行都如此善終,而未像李宗仁、黃紹竑之降匪受辱以死,亦云幸矣。」白先勇說,「可見這心結之深!不過白也曾坦承,平心而論,自己還是深受蔣重用。畢竟即使是嫡系出身,也沒有人能爬到和他同樣的位置。」


蔣白關係分分合合,或許民國近代史無形中也有某些時刻,是受到這兩人的關係所影響,例如前述關鍵的「四平街戰役」,若是當時一念之差,現今時局便已完全不同,只是發生過的已成歷史,前塵往事留給後人無限想像空間。關於白蔣的恩恩怨怨,或許可以白先勇引自《史記.淮陰侯列傳》的八個字總結:「君臣一體,自古所難。」

訪談尾聲,就以最初讓白先勇起心動念記錄父親人生的問題:「國民黨究竟為什麼在大陸失敗?」以及幾件趣事作結。白先勇認為,「針對這個問題,共產黨的說法實在過於誇大,國民黨則是面對失敗事實無話可說。而關鍵的四平街戰役,林彪被打得灰頭土臉,中共自然不會提起;國民黨因犯下誤國大錯,也不會想回去翻舊帳。」

2014年,白先勇和廖彥博到中國東北宣傳新書《父親與民國》,當時順道去四平當地的博物館參觀,導覽員講得口沫橫飛,白先勇提問一句:「怎麼四處看不見我爸的名字?」導覽員馬上住嘴,支支吾吾表示之後肯定會補上。後來到吉林大學演講,他講得一時興起,忘記自己身在匪區,大講特講林彪當年被白崇禧打得抱頭鼠竄、潰不成軍。旁邊投影的即時彈幕瞬間被灌爆,甚至出現「都怪可惡的蔣介石當初剿匪不力,我們現在才生活在匪區」這類留言,讓台下黨委書記與台辦官員尷尬不已。還有到南京的東南大學演講時,提到白崇禧提出的「以空間換取時間」持久戰策略,台下一片嘩然:「這是毛主席提的!」白先勇妙回:「毛是有提,但我爸比他早三個月。」

另外,之前以白崇禧於二二八事件時期,來台「宣慰」為主題的《止痛療傷:白崇禧將軍與二二八》,在中國也引起頗大迴響,白先勇一直被問到父親到底是不是遭蔣毒殺?「這些都是謠言,我父親一如蔣介石所說,在台北算是『善終』。」

將軍父親跟作家兒子的搭配,讓歷史跟文學互相交匯,一如中國著名詩人杜甫,也是以「詩史」之名流芳百世。而看完這次訪談,讀者在閱讀《台北人》之餘,也能打開《悲歡離合四十年:白崇禧與蔣介石》,了解經典小說背後的這段歷史,並從中體會深刻的父子之情。

父親與民國:白崇禧將軍身影集(上下冊)

父親與民國:白崇禧將軍身影集(上下冊)

止痛療傷:白崇禧將軍與二二八

止痛療傷:白崇禧將軍與二二八

「悲歡離合四十年:白崇禧與蔣介石」首刷限量白先勇親簽典藏書盒

「悲歡離合四十年:白崇禧與蔣介石」首刷限量白先勇親簽典藏書盒

 繼續閱讀 
【專訪】為什麼國民黨會丟掉大陸?──白先勇、廖彥博談《悲歡離合四十年:白崇禧與蔣介石》(上)

 


 延伸閱讀 

借殼上市:蔣介石與中華民國臺灣的形塑

借殼上市:蔣介石與中華民國臺灣的形塑

追尋現代中國:革命與戰爭(中冊)【睽違十四年,史景遷新修三版】

追尋現代中國:革命與戰爭(中冊)【睽違十四年,史景遷新修三版】

1927:民國之死(新版)

1927:民國之死(新版)

宋氏三姊妹與她們的丈夫:20世紀三位傳奇女子,一部動盪百年的中國現代史

宋氏三姊妹與她們的丈夫:20世紀三位傳奇女子,一部動盪百年的中國現代史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都過了這麼久,為什麼我們要記得二二八?

二二八的故事中不只有受難者,也包括加害者、旁觀者,和島嶼上的每個人;不只包括事情是怎麼發生的,也包括知情的、知道一部分的、不知道的人們怎麼經歷這些事;不只包括真相,更包括去認識它跟我們的關係何在,真相才具有意義。

1497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