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譯界人生

【范湲|一個譯者的偏執告白】譯者就是…寄養家庭的父母?

  • 字級



譯者的任務是什麼?一言以蔽之:以另一種語言重現原著風貌。如果小說是一首歌,譯者的工作就是幫作者唱那首歌,當然,用一個完全不同的語言,即使不能端出原汁原味,但力求避免走味。

我曾經聽過出書的作者提及,寫一本書就像懷胎生子。身為母親,我大致能體會這位作者(抑或很多作者做過同樣的表述?)意欲傳達創作之艱難不易。順著這樣的邏輯繼續推展,那麼,譯者就是……寄養家庭的父母?

生孩子未必會順產,萬一有什麼差錯,哀憤交結,怨天怨命還可以怨別人。孩子交給他人照護,被嫌不乖不夠白胖,寄養家庭父母肯定少不了要挨點怨念。做為書籍文字的「寄養家庭父母」,譯者背負的責任和壓力之大,就像幫親友照顧甚至養育孩子,有此體驗的人大概懂得。

譯者幫作者把孩子養育得不變壞、不走樣,也得下一番功夫的。我從開翻譯「遺忘書之墓」系列小說開始,陸續收集了一些巴塞隆納的街道地圖,還買了幾本城市指南之類的書籍,越往裡面鑽越是不見底,繼續探索這座城市的歷史,後來飲食史和料理書也加入陣容...…發展成這種局面,完全始料未及。

風之影【遺忘書之墓系列】

風之影【遺忘書之墓系列】

天使遊戲【遺忘書之墓系列】

天使遊戲【遺忘書之墓系列】

天空的囚徒【遺忘書之墓系列】

天空的囚徒【遺忘書之墓系列】

靈魂迷宮【附書迷專屬巴塞隆納追影配件】

靈魂迷宮【附書迷專屬巴塞隆納追影配件】





我最頑劣的執念,大概是親臨小說現場了。《風之影》翻譯工作完成之後,我決定給自己放個小假。出遊的選擇很多,但我傾全力說服丈夫跟我去一趟巴塞隆納。

「妳都去過幾次了?還要去啊?」
「我想去考察一下小說裡的情境。」
「小說不是譯完了嗎?」
「但是我心願未了,這樣不算是完美的句點。」

偏執過激,也算是某種程度的鬼迷心竅吧?

終於說服了理性務實的德國人與我同行。在此之前,我曾數次造訪這座城市,但許多小說裡出現的街道和場景,於我卻是陌生的。例如,書店所在的聖塔安娜街,還有哥德區的狹小巷弄。還有一個我執意要體驗的場景:晨光熹微時的蘭巴拉大道。我想像著達尼和父親牽手同行的景象…...多年來,巴塞隆納被大批觀光客淹沒,要看到符合小說情境的畫面還真不容易。那天,清晨不到五點,我獨自走出旅館大門,步行十分鐘左右,然後穿越了加泰隆尼亞廣場。晨光未明,蘭巴拉大道難得如此寂寥,波格利亞市場前的貨車旁,打著哈欠的年輕人正在卸貨,市場裡有人意見相左吵起來了...…

小說裡描述的城市庶民生活,那股刁鑽的生命力,我總算如願在這一天清晨領略到了。

廣場()加泰隆尼亞廣場。(圖片來源 / wiki


為什麼會有親身經歷小說場景的慾望?我自認不是考究控,純粹是好奇心使然。或許,我潛意識裡想探究作者的創作意圖。或許,這就像重回犯罪現場一樣,就算和小說裡描述稍有差異,腎上腺素還是會上升。或許,這也是我為自己營造的一場遊戲:先在內心勾勒一張地圖,然後讓它在現實世界具象化。我之前的文章提過,譯者的生活很無趣,有必要偶爾為自己製造一些樂趣,也許,這也是繼續從事文字苦力的動力。

翻譯文學作品是譯者的專業使命,有時候你像被蠱惑了似的甘受折磨,自知苦不堪言,但每次解決了難題時,你大大鬆了一口氣,自覺打贏了一場小勝仗。就這樣,我們染上了反敗為勝的癮,而且,癮頭越來越大。明知道養別人的孩子吃力不討好,我們還是扛下了這個任務。自找苦吃?不,我們只是渾身傻勁而已。


范湲專欄【一個譯者的偏執告白】每月更新!
01_我是偷時間和文字約會的人,而且是戀情不單純的三角關係
02_於是,我譯了那本書...


作者簡介

西班牙納瓦拉大學語言學碩士,曾任西班牙文口譯,教過英文、西班牙文,近年多從事新聞相關工作,目前定居奧地利薩爾斯堡近郊。
譯有《風之影》《靈魂迷宮》《天空的囚徒》《天使遊戲》《Good Luck:當幸運來敲門》《宛如A片的現實人生》等。


 延伸閱讀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你有看過文言文的格林童話嗎?跟翻譯偵探賴慈芸一起遇見美好的老譯本

19世紀初的格林童話帶有文言腔、徐志摩翻譯的《渦堤孩》竟是用來「藉譯傳情」?眾多從譯文考古出的趣味故事,讓賴慈芸為你娓娓道來......

2006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