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紀大偉研究生三溫暖

【紀大偉專欄|研究生三溫暖】話題26#外校教授,關我什麼事?

  • 字級



不少書籍指導研究生求生術,但是往往沒有顧及「文學院研究生」的kimochi。
所以這個專欄特地為寂寞的文科而寫。
研究所好比三溫暖,讓人噴熱淚冒冷汗。
你應該進去呢,還是出來呢?



#本期話題:外校教授,關我什麼事?Twitter掃黃,我幹嘛高興?



抖音弟,你又來找學姊嗎?她仍然閉關中喔。」

妳幹嘛叫我『抖音弟』啊?聽起來好難聽。」

「你不是在『抖音』軟體上面表演喵喵叫嗎?大家都瘋狂轉貼你的抖音表演啦。」

「好丟臉,以後再也不聽學長建議,自拍才藝表演了。」

「你看起來黑眼圈好嚴重,怎麼回事?你跟學長之間怎麼了嗎?」

「 你不要想歪好不好?我前幾天幫虎老師辦研討會,連續幾天睡眠不足啦。我都要等校外教授全部在會場內坐好,我才有辦法在會場外面放鬆睡午覺。」

「你怎麼不在會場內聽論文宣讀呢?待在會場外面睡覺,多可惜!」

「沒力氣啦。你知道我們當工讀生的研究生有多辛苦嗎?我們一大早就要特別早起,佈置場地,請來賓一一簽到,訂便當,發便當,定下午茶點,佈置茶點長桌。累得要爆炸,怎麼有精神進會場聽論文宣讀呢?我們都躲在會場外面休息,滑手機啦,聽音樂啦,睡美容覺啦。」

「說得也是,我以前當學術研討會工讀生,也是累到只想在會場外面睡覺,不想要聽外賓讀論文。但是,你們工讀生總是可以挑一兩個場次,進會場聽外校教授念論文,最好還可以在會場上對外校教授提出好問題,甚至可以私下寒暄一下。」

「哎呦,我們光是跟自己系所的老師搞好關係都來不及了,怎麼有力氣去跟外校教授閒話家常啦。」

「抖音弟,你大概不知道,系所辦的演講、研討會等等活動,並不只是要提供師生在『學術上的刺激』,還要提供『校內外師生社交的機會』。你好像不知道,來到系所開會的校外教授,有可能就是你將來的貴人。

「校外教授,跟我有什麼關係呢?我修課,交期末報告,只給自己系所的老師批改。我將來找指導教授,也只從自己系所的老師裡頭找啊。」

「傻孩子,你太天真了。大學部的學生或許可以只要跟著自己系所的老師就好,不用理會自己系所之外的大世界。但是,在碩士班,研究生已經成為學術體制的見習生,將要一次又一次接受校外老師的評鑑,而不可能只要面對自己系所的老師。」

「咦,怎麼說?」

「想想看,本所碩博生一提出論文大綱,論文大綱就要送交外校老師審查,看看是否達到研究生寫論文的標準。如果論文大綱審查結果不及格,研究生只好摸摸鼻子,重新再來。
你的論文大綱外審委員,一定是校外老師;一如我們系所老師在審核的論文大綱,都是來自外校。」

「聽起來,像是『 易子而食 』的概念?」

「沒有錯。再說,你應該知道吧,在碩博士論文的口試場合,負責口試的委員除了考生自己的指導教授,還包括校外延請的考試委員二名以上,或者更多。在口試場合,校外委員採取攻勢,負責在考生的口頭和書面表現找毛病。而考生自己的指導教授在這個場合只能採取守勢,負責緩解外校口官和考生之間的衝突。在口試場合,掌握生殺大權的人,是校外的兩名或更多老師,而不是自己的指導教授。」

「好吧,聽起來就要廣結善緣嘍。但是,你說的這種作戰策略,跟你剛才建議我跟系所研討會邀請來賓social,有什麼因果關係啊?」

「傻孩子,雖然,審核你論文大綱以及擔任你口試委員的校外教授,理論上有千百種人選。但是,事實上會真的審查你論文大綱和出席口試的校外教授,其實寥寥無幾。」

「所以,你認為廣結善緣的廣,並不是真的很廣,反而很窄?

「沒錯。在文科,全國各級教授的人數並沒有太多。跟本系所教授合得來的校外老師,只佔全國文課教授的一小部分而已。而在跟本系所有來往的教授中,願意到本系所演講或是宣讀研討會的外校教授,更是小部分中的小部分。願意奔波到本系所交換學術理念而且跟師生社交的校外老師,就很可能是願意幫本系所研究生審查論文、來本系所考核研究生畢業論文的學者。」

「有道理耶。如果某些教授跟本系所沒有交情,從來沒有動機前來本系所演講開會,他們怎麼願意『做人情』,幫本系所的學生審核論文、參加本系所研究生的口試呢?」

「對啊,你們圈子一定知道,如果圈子裡的某個天菜,一向只等著你去他的twitter按讚,但是他從來沒有主動到你的twitter按讚,你想想看,這樣的天菜,你請得動他在週末出來跟你去夜店喝酒呢?」

「妖婆,你怎麼知道我上週的糗事?你踩到我心頭痛處!」

「喔,原來你在忙著跟學長周旋之餘,還想要邀請twitter天菜去酒吧私聊,難怪你黑眼圈好嚴重。」

「哇啦哇啦啦,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反正那個自以為是的傢伙,被twitter封鎖帳號啦。」

「喔,你是指twitter最近查禁裸男帳號的嚴打行動嗎?」

「不要離題啦,我們剛才在說,為什麼要給外校老師做人情。」

「你說對了,重點就在『做人情』。外校老師在百忙之中,願意來幫本系所研究生看論文,並不是因為接受了車馬費的誘惑,而是為了『人情』。外校老師可以獲得的酬勞畢竟很低:老師審核一份『科技部大專生計畫』投稿,審查費只有500台幣;碩博士口試委員的口試酬勞,大約是一人500台幣到1500台幣。這樣微博的酬勞,其實請不動外校老師來幫忙本系所學生。外校老師只要找藉口推辭就好,何必來我們系所跑一趟。如果我們想要外校老師拿出熱血,那麼就要動用『人情』了。」

「你怎麼知道這麼多細節啊?」

「我本來就是很注意校內外各種老師各種眉角的妖婆呀。」

「所以,如果我當研討會工讀生,我卻只想要在會場外面睡覺,卻放棄到會場裡頭聆聽校外教授的發言,我就等於放棄討好未來貴人的機會了?」

「你應該好好招待到本系所開會或演講的外校老師,而且最好藉著公開舉手提出賓主盡歡的好問題,讓外校老師對你保持良好印象。這不是在巴結外校老師,而是在進行很合理,很專業的學界社交。」

「可是,就算我在外校老師心中留下良好印象,可是外校老師在審查論文的時候,他怎麼知道是否遇到我的論文或大綱?審查不是都有『匿名審查機制』嗎?」

「你又天真了。在學術界,很多場合的確需要採用『雙向』匿名審查機制,例如學術期刊投稿,投稿人和審查人都不知道對方是誰。但是,碩博生的種種論文審查,卻往往是『單向』匿名制:送件的碩博生不知道審查人是誰,但是審查人可以看透送件的碩博生是誰。有時候送件的碩博生必須檢送自己的履歷表、學校修課清單給審查人看,文件上清清楚楚寫出學生的名字,所以接受外校老師審核的研究生怎麼可能匿名呢。在這種單向匿名的情況下,文科圈子又這麼小,你猜猜看審查人會不會在審查過程中動用印象分數呢?」

 


\\紀大偉最新專欄研究生三溫暖】每雙週三更新//
話題01#念文科研究所有什麼用?
話題02#碩博生入學面試十大地雷
話題03#一點點狂傲的勇氣──再談研究所入學口試地雷
話題04#寫論文:搞什麼飛機
話題05#從BL名著《世界一初戀》認識文科研究生地獄
話題06#從《世界一初戀》看「師生戀」和「師生怨」
話題07#從《世界一初戀》認識研究生的「工作團隊」
話題08#「已知用火」:國藝會寫作補助、台文所博士班、UCLA文學博士班
話題09#京都三天兩夜自由行
話題10#研究生的「新年新發誓」
話題11#從「事後不理」邁向「事後醍醐味」
話題12#被社會結構拍打餵食
話題13#大叔泡溫泉聊學生
話題14#逃離臉書,在推特目睹眾鳥爭鳴
話題15#你有理論焦慮?「問題意識」才是論文的核心肌群
話題16#「大專生科技部計畫」和「研究生論文參考書目」
話題17#從小說家的「what」和「how」評估「碩博士論文」
話題18#同學奧少年,刮痧救救他
話題19#跟館長把贅肉練成肌肉
話題20#金曲獎專輯的排歌順序 vs 喜宴的上菜順序
話題21#不要帶著宿便去慢跑;清乾淨才裝得下
話題22#上課筆記,又「抄襲」又「收割」?
話題23#一週只能修三門課,或者越少越好
話題24#如何討好教授的心?
話題25#如何學寫作?

作者簡介

美國加州大學比較文學博士,政治大學台灣文學研究所老師,
著有小說《膜》、學術專書《同志文學史:台灣的發明》

FB:紀大偉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