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紀大偉研究生三溫暖

【紀大偉專欄|研究生三溫暖】話題04#寫論文:搞什麼飛機

  • 字級



不少書籍指導研究生求生術,但是往往沒有顧及「文學院研究生」的kimochi。
所以這個專欄特地為寂寞的文科而寫。
研究所好比三溫暖,讓人噴熱淚冒冷汗。
你應該進去呢,還是出來呢?



#本期話題:寫論文:搞什麼飛機


很多人納悶,我為什麼週末還去政大研究室?

我常常利用週末的時間審查(匿名審查)「期刊論文投稿」。我對於文科論文的理解,主要來自於我在研究室審查各種匿名論文投稿的經驗。

我覺得「寫論文」(指人文領域的論文)就像是「開飛機」。「開飛機」的人是誰?就是論文撰稿人。說仔細一點,這個論文撰稿人並不是一台飛機的任何單一角色(不是駕駛員,不是空服員),而是一台飛機的工作團隊(包括機長、駕駛員、空服員、維修保養人員等等)。飛機飛不穩、服務態度不專業、在空中飛到一半引擎掉到地上,都是這個論文撰稿人(這整個工作團隊)的責任。

「飛機」是什麼?就是落在我手中的論文投稿。那麼「坐飛機」的人是誰?就是論文投稿的審查人們(例如參與匿名審查的我),以及(等論文審查通過之後)論文定稿的讀者們(例如從dropbox下載論文PDF檔的國內外研究生)。說起來,我這種審查人比較像是「檢查飛機是否飛行良好的教官」,而論文讀者算是「上飛機放空睡覺看電影的乘客」。

讀者可能推測:我是「同志飛機」(同志研究領域的論文)常客。請不要隨便對號入座。可以審查同志飛機的學者很多,期刊主編不一定會找我審查同志相關論文。我可以審查的飛機機種很多,包括很多從中國飛來的。

我versatile(這個字的意思是「涉獵很廣」,不是「不分」)。

坐飛機,最在乎什麼?第一,當然是飛安。第二,飛機要飛起來,不能一直停在飛機跑道。第三,飛機要從A點飛到B點。

先講飛安。有些人的論文一達到「約定字數」(看情形而定,一萬字到二萬字不等),論文就突然結束。這種人開飛機,可能以為一達到「約定飛行時間」(例如台港單程一小時半,台日單程二小時半),就可以把飛機停在半空中,然後走人。可是,飛機停在空中,沒有降落,乘客如何平安下機?

「taxi」這個字平常是指「計程車」,但是在飛機上是指「飛機滑行」。乘客進入飛機坐下之後,通常要等飛機滑行很久,有時候要等到一個小時以上,飛機才會起飛。這個過程就是「taxi」。很多論文投稿就是一直在跑道上滑行但是根本沒有起飛的飛機。

飛機真正起飛的時候,乘客會知道:他們的心臟快要跳出來,可能覺得hen爽,也可能覺得hen怕。如果飛得又高又穩,乘客可以享受騰雲駕霧的感覺。

問題是,很多論文撰稿人不敢讓飛機起飛。他們大概太在意飛安,太沒有自信,所以乾脆不讓飛機飛起來,任憑飛機在跑道滑行。港台單程要飛一個半小時,這些論文就在跑道上滑行一個半小時,把飛機當成導覽整個桃園機場面積的觀光巴士。一個半小時到,飛機就讓乘客下機,以為完成任務——問題是,飛機根本沒有飛起來過。

我常提醒研究生觀摩國內外資深學者如何讓論文「達到論述高度」。這就是觀摩怎麼把飛機開上天的訓練。很多研究生覺得教授們的論文太難,於是就改看碩博士論文(尤其碩士專班論文),想要從這些簡單或簡陋的碩博士論文學習開飛機技術。嗯,你敢這樣學開飛機,我可不敢坐喔。

第三,論文應該在第一頁第一段就宣布飛機要從A點飛到B點。乘客一上飛機坐定,就會聽到機長或空服員宣布:本班機從桃園機場飛到日本。

而且,要非常具體精準。飛到日本,但是日本有很多機場喔。是要到東京機場還是要到大阪機場?如果要到東京,是要到羽田機場還是到成田機場?

許多文科論文忘記在論文的第一頁第一段說明A點和B點是什麼,甚至一直寫到第二頁也遲遲不說。這些論文可能只在第一頁釋放出非常有限的資訊:「本論文研究陳雪的小說」、「本論文爬梳日治時期女性書寫」。但是,「研究」、「爬梳」這些動詞都沒有明確說出飛機要不要飛、要從哪裡飛到哪裡。

論文的「主張」(或「問題意識」、或「中文論點」)超級重要,卻往往被論文撰稿人疏忽。這個主張就是要說明「本班機要從哪裡飛到哪裡,要不要在曼谷轉機加油,要不要在杜拜換飛機」。如果飛機說不出這種主張,那麼它能夠飛到哪裡去?最好留在飛機跑道taxi好了,安全第一。

 



\\紀大偉最新專欄研究生三溫暖】每雙週三更新//
話題01#念文科研究所有什麼用?
話題02#碩博生入學面試十大地雷
話題03#一點點狂傲的勇氣──再談研究所入學口試地雷



同志文學史:台灣的發明

同志文學史:台灣的發明

〔駐站作家〕
紀大偉
美國加州大學比較文學博士,政治大學台灣文學研究所老師,著有小說《膜》、學術專書《同志文學史:台灣的發明》
FB:紀大偉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