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紀大偉研究生三溫暖

【紀大偉專欄|研究生三溫暖】話題07#從《世界一初戀》認識研究生的「工作團隊」

  • 字級



不少書籍指導研究生求生術,但是往往沒有顧及「文學院研究生」的kimochi。
所以這個專欄特地為寂寞的文科而寫。
研究所好比三溫暖,讓人噴熱淚冒冷汗。
你應該進去呢,還是出來呢?



#本期話題:從《世界一初戀》認識研究生的「工作團隊」



我經常說,文科研究生一旦選擇「閉門造車」,就註定失敗。

這種研究生以為,在文學院研究所,就可以像古時候的文人俠士一樣獨來獨往:不必跟校內外同學組成讀書會,不必跟學弟妹結伴去聽校內外演講。

這種研究生不知道他們註定失敗。他們各自以為只要應付自己的指導教授就好。他們甚至經常想像一種「工作團隊」圖像:團隊是一個「兩人世界」,裡頭只有一個研究生和一個指導教授。夢想這種兩人世界粉紅泡泡的研究生,可能不大理會其他研究所的老師和同學,卻不時對自己的指導老師噓寒問暖,逢年過節就送個小禮物之類。

這種兩人世界美夢是恐怖的妄想。久而久之,活在粉紅泡泡裡頭的研究生誤以為指導教授是自己的「朋友」甚至「密友」、「麻吉」。如果這種研究生寫畢業論文不順利,就一律遷怒於指導教授。(為了避免這種風險,我並不想要跟我的指導學生當朋友,也不希望他們送任何小禮物給我。

這種傻孩子做了一種最危險的投資:將所有的雞蛋放在同一個籃子裡。

世界一初戀 ~ 小野寺律的情況 ~ 01

世界一初戀 :
小野寺律的情況 ~ 01

且讓我再回來看BL名著《世界一初戀》。在這系列漫畫第一冊,讀者就可以看到壁壘分明的兩個工作團隊:一邊是少女漫畫出版社(發出「攻」勢的總編輯學長與含淚忍「受」的小編學弟都屬於這邊),另一邊是少女漫畫工作室(漫畫家,以及她們的助手們)。前者的成員幾乎都是男性,後者的成員則以女性為主。前者的成員催稿,後者的成員交出畫好的完稿。

《世界一初戀》可以幫助研究生理解:研究生跟指導教授並不是活在一個生死相許的兩人世界,而分別屬於兩個不同團隊。指導教授屬於漫畫出版社團隊,而研究生屬於漫畫工作室團隊。教授跟誰同一個團隊?跟校內外其他老師(他們包含口試委員的人選、系所主任)、系辦職員(他們提醒哪個學生該在哪個學期畢業離校)等等。那麼,研究生要跟誰同一個團隊呢?

閉門造車的研究生赫然發現自己沒有團隊,沒有隊友。

我一再提醒研究生應該跟校內外同學組成讀書會(最好納入大學部學生,因為很多大學部學生比研究生還要聰明),應該要拉學弟妹去聽演講(恕我直白,很多碩一學生就是比碩二碩三學生開竅),因為這些活動都是「研究生養自己團隊、培育自己隊友」的基本方法。

研究生與其成天想要跟指導老師當麻吉,不如跟自己的「工作團隊隊友」(校內外同學、學弟妹)搏感情。要吃火鍋、要唱卡啦OK、要泡溫泉,不要找老師,而要找自己隊友。要送小禮物,不要送老師,而要送自己隊友。

寫論文覺得卡住,心情不好,不應該找指導教授傾吐,而應該找隊友聊。寫論文跟指導教授發生意見衝突,被指導教授退件重寫,當然更該找隊友商量出路。寫論文的最後一年,研究生需要啦啦隊給自己加油——啦啦隊不可以找老師,只能找隊友。

回到《世界一初戀》來看,寫畢業論文的研究生像是漫畫家,而研究生的隊友們像是漫畫家的助手們。在編輯闖入工作室翻桌催稿的時候,趕稿的漫畫家本人負責「畫漫畫角色輪廓」,漫畫家助手們負責「幫漫畫角色著色、貼背景網點、畫背景速度線、貼字」。漫畫對話中的「貼字」要整齊,歪了1mm都要重來。

同理,研究生在趕論文的時候,舉凡「錯字、文字不通順、句子沒有主詞、標點符號錯亂」這些問題都該交給隊友(也就是漫畫家助手們)處理,而不能夠丟給指導教授(也就是漫畫出版社編輯)收拾善後。研究生怎麼可以把指導教授當作「工具人」呢?

如果漫畫家自己沒有時間貼字、畫速度線、貼網點,卻期待出版社代為處理,猜猜看最後倒霉的人是誰?不是出版社編輯,而是漫畫家自己。

如果漫畫家的助手們要負責當工具人,那麼漫畫出版社總編那邊負責做什麼?只要負責出一張嘴就好嗎?

《世界一初戀》第一集說得很清楚:任何漫畫家的稿子在刊登之前,都要先讓出版社總編看「分鏡腳本」。出版社總編看過社內外多種成功和失敗的漫畫,知道怎樣的分鏡腳本才能夠打動讀者;同樣,指導教授看過校內外多種成功和失敗的論文,知道怎樣的「論文腳本」才能夠過關。論文腳本牽涉問題繁多,例如:論文第一頁的問題意識怎樣提出,第一節前言跟第二節文獻回顧如何連成一氣,第二節文獻回顧跟後來的文本分析是否互相呼應等等。

很多研究生寫完論文草稿,就丟給指導教授,害很多老師忙著在寒暑假幫這些論文草稿改錯字、改文法(詳見許多老師在寒暑假的FB動態)。這些研究生根本搞錯狀況。論文的問題有大有小,大的問題(如論文腳本)固然應該交給指導教授處理,但是小的問題(如文法、錯字)則應該交給工作團隊隊友分擔。如果研究生用小問題耗盡指導教授的力氣,那麼過勞的指導教授怎麼有辦法診治大問題?如果漫畫社總編輯忙著幫漫畫家畫速度線,那麼漫畫的分鏡要由誰檢查調整?

有人說,同性戀者應該走出埃及。我說,研究生必須走出「兩人世界」的粉紅泡泡。


\\紀大偉最新專欄研究生三溫暖】每雙週三更新//
話題01#念文科研究所有什麼用?
話題02#碩博生入學面試十大地雷
話題03#一點點狂傲的勇氣──再談研究所入學口試地雷
話題04#寫論文:搞什麼飛機
話題05#從BL名著《世界一初戀》認識文科研究生地獄
話題06#從《世界一初戀》看「師生戀」和「師生怨」



同志文學史:台灣的發明

同志文學史:台灣的發明

〔駐站作家〕
紀大偉
美國加州大學比較文學博士,政治大學台灣文學研究所老師,著有小說《膜》、學術專書《同志文學史:台灣的發明》
FB:紀大偉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神小風的漫畫出租店陪你過新年!

常常我想,是這些漫畫收留我, 是這些心愛的少女們陪伴我度過困惑的人生, 讓人在現實裡有一個能鑽進去的、黑暗而安心的地方......

405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