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紀大偉研究生三溫暖

【紀大偉專欄|研究生三溫暖】話題12#被社會結構拍打餵食

  • 字級



不少書籍指導研究生求生術,但是往往沒有顧及「文學院研究生」的kimochi。
所以這個專欄特地為寂寞的文科而寫。
研究所好比三溫暖,讓人噴熱淚冒冷汗。
你應該進去呢,還是出來呢?



#本期話題:被社會結構拍打餵食


蛙學姊說,「虎老師,我記得你說過,『研究生以為論文題目是自己想出來的,但其實是社會結構配給的。』這個說法是什麼意思呢?」

虎老師說,「這個說法跟台灣流行的『成功人士告白』有關。很多老一輩的老闆很得意跟社會大眾宣稱,他們事業成功,全是靠他們自己『白手起家』、『個人努力』,並沒有靠別人幫忙。」

狗學弟搶著說,「但是這些成功的大老闆都故意不提,他們就是搭了社會給予的種種特權優惠,才得以成功。例如,他們被某些貴人提拔,被政黨給予壟斷權利,或者他們曾經違反勞動法規或是環境法規,才讓公司僥倖賺了大錢。他們絕對不是只靠自己就創業成功,而是『被社會拍打餵食』才得以成功呀。

虎老師說,「阿狗你說得好,但是,什麼是『拍打餵食』啊?」

狗學弟說,「嗯老師你知道,人們在寵物店門口或是在動物園的柵欄,看到關在裡頭的可愛動物,就會想要拍打寵物店門口的玻璃窗或是動物園的柵欄,吸引可愛動物的注意,而且還想要餵食物給這些小動物。這就是拍打餵食。」

貓學長說,「阿狗你自己就常常被拍打餵食啊。你每次拍了身材照片,上傳到臉書上,就會在照片旁邊註明『歡迎拍打餵食』。你就是在臉書上把自己打造成一個小狗臉孔野獸身材的可愛動物形象,吸引各種無聊臉友的歡心,不是嗎?」

蛙學姊說,「狗狗,對,你就是很樂意被拍打餵食。你的臉書照片下面有一大堆人留言說,『我可以』,『這個我可以』,『我很可以』,超級無聊。」

虎老師說,「在別人的身材照片下面留言寫『我可以』,是什麼意思啊?」

娃學姊說,「就是表示『我願意拍打餵食這個小動物』。」

虎老師說,「這樣被拍打餵食的小動物聽起來是被寵愛,但是其實活得很不自由。如果這樣的小動物被餵食人類食物,甚至被餵食塑膠袋,那不就是虐待嗎?」

狗學弟說,「老師,沒錯,我就是常常在臉書上被大家虐待。」

虎老師說,「話說回來,很多研究生也真的是被社會拍打餵食。他們覺得自己的研究題目很厲害,事實上他們的研究題目根本是被社會拍打餵食的產物。有些研究生以為自己在做很時尚的研究題目,以為自己很有獨立發想的能力,卻沒有想到,他們根本是被商業體制牽著鼻子走。」

蛙學姊說,「老師你是說,很多研究生為了寫出很流行的研究論文,自以為駕馭了流行,事實上卻是被流行給駕馭了嗎?」

虎老師說,「對。近來文科研究生有一個傾向:有什麼文學作品被改編成電視電影或舞台劇,上了影劇新聞,他們就搶著去研究這種文學作品改編成電影電視的現象。他們還以為自己走在時代的尖端。但是,太多人心存同樣的盤算了。這幾年來,有大量的研究者撰寫『白先勇作品改編成電影電視』的研究論文。他們還覺得自己的研究題目很跟得上時代。事實上他們是被時代給制約了,一窩蜂趕流行。他們就像是現在開設『抓娃娃機』的商人,以為『抓娃娃機』生意很創新,卻沒有想到他們跟其他競爭者『撞衫』撞得一塌糊塗。

蛙學姊說,「所以,這些忙著研究文學作品改編成電影電視現場的研究生,等於被流行文化拍打餵食了?」

虎老師說,「你可以這麼說。」

狗學弟說,「我也發現,很多朋友忙著寫研究『手機交友軟體』的碩士論文。他們每個人都覺得這個題目很潮,很新。但是他們也是掉入一窩蜂的陷阱耶。」

虎老師說,「所以我才說,『研究生以為論文題目是自己想出來的,但其實是社會結構配給的』,很多人自以為有創意,但是他們的創意都來自於媒體給的指導棋,而不是他們主動觀察社會的結果。他們根本是被社會餵養的啊。」

蛙學姊說,「那麼,研究生是否可能跳出被流行文化、社會機制拍打餵食的窠臼呢?」

虎老師說,「要跳出來社會的窠臼,拒絕被拍打餵食,的確是個美好的理想。但是這個理想並不容易實現。就連很多國內外資深學者也都還在努力跳出窠臼,但也未必輕鬆成功跳出來。」

狗學弟說,「但是,研究生還是有辦法避免跟別人『撞衫』吧。還是可以不要讓自己跟別人一樣研究『手機交友軟體』或是『白先勇作品改編成影劇』這樣太流行的題目。」

虎老師說,「說得好。那麼,你覺得研究生做什麼事,才可以避免跟別人『撞衫』呢?」

狗學弟說,「首先,研究生寫論文,絕對不可以『閉門造車』、『孤芳自賞』,不關心校外或國外的研究風潮。如果不關心外界在研究什麼,就很容易跟外界的研究者撞衫。

蛙學姊說,「還有,研究生可以找『學習動機特別強』的同學組成讀書會,如果外校外系的朋友加入讀書會更好。大家在讀書會裡頭分享各自的研究計畫,互相揪出彼此研究計畫的種種漏洞,減少讀書會成員論文跟別人撞衫的可能性。」

虎老師說,「對,自己看自己的研究計畫,可能看不出自己的缺點。但是,讀書會成員交換看彼此的研究計畫,多了好幾個人的眼睛幫忙看,缺點就容易被看出來了。」

蛙學姊說,「我相信一個說法:『你吃什麼東西,你就變成什麼東西。You are what you eat。』同理,研究生跟什麼樣的人混在一起,就變成那個知識水平的人。所以,真的很需要去外系、外校、其他領域認識各種學習動力高昂的人,成為他們的同儕,才可能讓自己的知識水平被同儕帶動。」

狗學弟也說,「我覺得去外校參加論文發表會很值得。在外校研討會中,可以看到自己足以效法的高手,也可以看到哪些研究計畫已經太過浮濫、需要避開。

貓學長說,「狗狗,少來了,你那麼愛去外校參加研討會,還不是要爭取更多給你拍打餵食的粉絲嗎?」

狗學弟說,「學長,你再亂講,我就不帶你去健身房練胸肌了喔!」


\\紀大偉最新專欄研究生三溫暖】每雙週三更新//


同志文學史:台灣的發明

同志文學史:台灣的發明

〔駐站作家〕
紀大偉
美國加州大學比較文學博士,政治大學台灣文學研究所老師,著有小說《膜》、學術專書《同志文學史:台灣的發明》
FB:紀大偉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