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人物專訪

  • 歷劫淬出澄澈之眼──專訪張惠菁《比霧更深的地方》

    作者:柯若竹 攝影:陳佩芸 /2019-01-30

    我們圍坐一桌等張惠菁。仔細想想這場景頗寫實──不只我們,整個文壇與讀者們等她好久了。 但在張惠菁的時間感中,可能並不存在什麼片段是停滯的,只是旁人不知曉罷了。採訪那天是個季節錯置般的燠熱冬日,她頻頻把前年說成去年,然後笑著更正,剛越過的那一年,顯然在她頗為漫長。新作《比霧更深的地方》姍姍來遲,三稜鏡般透析出她生活中的閱讀系譜,系譜蔓延出的思索網絡,最終張羅結網打撈上來的,仍不啻對自我如何安居於世的叩問及迴音。 比霧更深的地方 寫作是張惠菁隨身攜帶的一件行李,漂流過中國大城市如上海北京,十年過去...

    More
  • 《墟行者》洪茲盈:我時常覺得,我現在需要一個洞

    作者:李屏瑤 攝影:陳佩芸 /2019-01-18

    洪茲盈在花蓮有一個信箱,一年會去收一次信,那是某支MV劇情的前身。作為一個創意人,她的生活與工作常常互相滲透,或者,不一定以小說的面貌,洪茲盈的意識碎片曾以各種形式在我們的身邊出現,有微電影,有台詞,還有city cafe的slogan,眾多線上線下廣告都有過她的參與。 碎片之外,她出版過兩本短篇小說《無愛練習》、《太陽照不到的地方》,也是公視影集《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系列〈茉莉的最後一天〉編劇。2014年,她為了寫長篇小說,離開待了6年的奧美文案工作。最初的起點被她無限延展,拉長成進退維谷、屢敗又屢戰的15萬字,...

    More
  • 《苦雨之地》,太初有字──重新定義小說的可能:專訪吳明益

    作者:胡慕情 /2019-01-04

    「生物標本曾在大航海時代、博物學的時代,流轉於全世界。有朝一日,我們真的會在異地看到那寫著福爾摩沙,於一百年前、兩百年前被運到西方的標本。它跟那些被運到西方的文物有何差異?這是我一直放在心裡的問題。」 與小說家吳明益訪談時最後一個提問,他這樣回答。既關於新作《苦雨之地》的核心概念,亦是身處文字弱化的現世,追問「書寫可能」與「小說邊界」的實踐;再往前深究,還包括他拿捏以台灣生態做為書寫基底,如何跨出外界定義其寫作中,對「地域框限」的追索。 苦雨之地 《苦雨之地》所有敘事,都由吳明益嫻熟的自然書...

    More
  • 《我和我追逐的垃圾車》謝子凡:每一篇文章都是我人生的一部分

    作者:諶淑婷 攝影:陳怡絜 /2019-02-11

    謝子凡是誰?從2015年起短短3年內,她已在時報文學獎、台北文學獎、後生文學獎、九歌年度文選留下足跡,今年初終於集結出版了第一本散文集《我和我追逐的垃圾車》。 我和我追逐的垃圾車 喜歡文字的謝子凡,中文系畢業後便進入一心嚮往的廣告業擔任文案,雖然沒有要創作的雄心壯志,但每晚加班結束後,只要能在午夜12點前回到家,她會在精疲力竭爬上床前,利用半小時寫點隨筆,「可能連500字都寫不完,但生活裡還能有一個空白寫自己的東西,我很滿足了,就算只寫兩行字也好。」 一直要到2015年她才有時間好好寫字。那時她已經離開待...

    More
  • 「把被遺忘的歷史撿回來,就是台灣另一個亮光的起點。」──專訪鄧慧恩《亮光的起點》

    作者:蔡雨辰 攝影:陳佩芸 /2019-01-23

    鄧慧恩小說《亮光的起點》以日本時代台灣博物學家王雨卿的故事,帶出殖民地台灣的文化風景。 亮光的起點 王雨卿,台南人,生於1907年,在他短暫的31年生命中,憑著一己努力,步步求知向上爬。他原為工友,後成為台南師範學校博物學者牧茂市郎的助手,在學習製作標本的過程中建立了生物知識,進而研究台灣的蛇類與昆蟲,並通過日本中等教員檢定考試,成為第一位台籍博物學家。 百年後,台文學者鄧慧恩偶然在蒐集資料時發現了這個名字。相較於同時代的博物學家,王雨卿有點不尋常,鄧慧恩說,「首先,他留下了很多『目錄』,這太有...

    More

文章類別

最新文章NEW ST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