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 本月大人物 /

《鏗鏘真言》倪重華:我在尋找有靈魂的人、有靈魂的聲音

  • 字級


倪重華-1
(攝影/但以理)

有些歌你可能已經忘了,有些樂團你也漸漸少聽了,不過曾經熟悉的旋律若在耳邊響起,乘載當時的情緒、故事和光景,便自動在心底播放,你會想起那些堆在家中角落的專輯卡帶和CD,想起午夜聽著廣播或跟著隨身聽哼唱的日子。

這是音樂最迷人的地方。台灣流行音樂不僅引領整個華人音樂圈的潮流,也締造了許多傳奇,像是這幾個經典畫面:MV裡的林強梳著中分頭,在台北車站嘶吼「OH!再會吧!OH!向前走!」的那股衝勁;伍佰陳昇合唱的〈愛你一萬年〉,成為歷久不衰的KTV國歌;剛出道的張震嶽,青澀唱出「就是喜歡你,喔耶耶耶耶耶」;L.A.Boyz刮起台味美式嘻哈,三個大男孩「跳乎伊爽,跳乎伊勇,跳甲要起肖」;亂彈阿翔在2000年金曲獎典禮上高喊著「樂團的時代來臨了!」……

鏗鏘真言:音樂只有一種,就是要夠屌。倪重華與那些搖滾咖的創意路。
鏗鏘真言:音樂只有一種,就是要夠屌。倪重華與那些搖滾咖的創意路。
而這些經典畫面的幕後推手,就是人稱「倪桑」的資深音樂人倪重華。

倪重華在80年代後期創立音樂廠牌「真言社」,打造過林強伍佰張震嶽、林暐哲、豬頭皮羅百吉、L.A.Boyz、亂彈何欣穗等人的作品,將他們推向樂壇;他也親赴北京,挖掘了崔健、劉元、李泉等創作音樂人;他曾擔任MTV音樂台總經理,更在2006年催生了第一屆「台客搖滾嘉年華」。他的新書《鏗鏘真言》講的,就是那段標誌了台灣流行音樂的精采年代。

新書從企劃到完成歷經了一年多,倪重華回顧過往20餘年的點滴,除了上述歌手,書中也訪問了王偉忠、張小燕、陳國富、張培仁、侯孝賢、李屏賓等影響他頗深的朋友和事業夥伴。「其實我不喜歡回憶過去,許多事甚至忘了,我習慣看未來。」自嘲記性不好的倪重華,寫書時像一層一層剝洋蔥,翻找老照片,透過自己所拍攝的影像,以及和受訪者之間的記憶拼湊,重現了當時走過的工作細節,也讓自己更清楚生命軌跡所留下的種種。

「我在尋找有靈魂的人、有靈魂的聲音,然後說個故事。」這是倪重華一路堅持在做的事,「很多人覺得目前整個社會氣氛低迷,我並不這麼認為,現在年輕人的想法比當時好,我希望他們可以做出更棒的事情!」

倪重華年輕時進入中影技術人員訓練班,一腳踏進電影之門,從攝影助理做起。之後,他到日本大阪唸了寫真學校,不僅汲取人生的養分,更打開了眼界。畢業返台後,他先進入福隆製作公司,和王偉忠一起打造電視綜藝節目《周末派》,因緣際會下,滾石唱片的老闆段鐘潭找他合作做唱片,從此開啟了他的音樂之路。

倪重華-2
(攝影/但以理)
「我完全沒什麼人生規劃,走到那個時間點,遇到轉折就做了。」倪重華坦言,原本只想當攝影師的他,會進入電視圈純屬意外,而若非遇到段鐘潭,也不會有「真言社」的誕生。「段鐘潭是台灣音樂圈最重要的人,因為他對音樂的愛好和對這產業的執著,才會讓我們有空間做出不同的音樂類型,像是搖滾和嘻哈。」

因著林強一炮而紅,兼及後來的Baboo、伍佰、豬頭皮,都不約而同選擇以台語作為創作的呈現,倪重華也因此被譽為「新台語歌推手」,而實際上,他對台語卻是一竅不通,「當時台語市場只有羅時豐、葉啟田這種風格,解嚴之後社會風氣轉變,我覺得音樂可以不用受語言框架。」加上林強堅持要唱台語歌,如果有新的面貌和包裝,有何不可?「『旋律』才是我最注重的一環。或許是因為我台語不好,反而給了他們更大的發揮空間吧。」倪重華認為,「現在韓國的流行歌也旋律化,雖然不懂歌詞,但好聽就好。全世界都沒有標準英文了,各地是不同的腔調,就像伍佰的嘉義腔和林強的台中腔,也各有口氣。」

倪重華的好友陳國富導演在《鏗鏘真言》的序文這麼寫道:「他不是葡萄農,他也不賣紅酒,甚至他自己也不喝,但他就是那個釀酒的人,知道該放哪個橡木桶、該放多久,在酒的生產過程中,他是關鍵的角色。」影響台灣流行音樂超過30年,倪重華仍持續投注心力,談起音樂滿腔熱情,對未來依舊樂觀,他更篤定地認為,「流行音樂是台灣很重要的、最能夠帶出高產值的產業。」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歌曲不只是歌曲,也是我們的青春與時代。一起聊聊馬世芳《重返地下鄉愁藍調》與音樂記憶

這是連續三年拿下廣播金鐘獎的馬世芳第一本書。 35歲那年,他用了巴布.迪倫的一首歌名為同代人留下青春的故事與音樂,慢慢累積知音。 有人看了這本書,開始了自己的音樂之旅,有人唱起了自己的歌。 十年過去,書裡描述的青春與歌都更遠了,但那浸透文字的情感於今卻更鮮明,那些歌也仍敲打著胸膛......

1296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