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作家讀書筆記

體罰、辱罵、挨餓的修煉值得嗎?──王盛弘讀《雲水一年:行住坐臥永平寺》

  • 字級


作家讀書筆記bn


為了成就修行之業而雲遊四海的行腳僧,日本人稱之為「雲水」,也是因為中文字面的暗示:雲水者,行雲流水,常行於所當行,而止於所不可不止,也是因為當代對旅行簡化後的憧憬,不明就裡者,遂以為「雲水一年」乃行腳大地的《縱走日本二千哩》或生動風趣的《托斯卡尼艷陽下》式的,富於異質文化相遇,如錘擊打火石迸發出燦爛火花般的浪漫物語。

事實正相反地── 30歲那年,任職於設計事務所的野野村馨,對人生的熱情已如冷燼,甚至連過一般日子的能力都失去了,面對「逃避雖然可恥,但還不知道有沒有用」的徬徨,他斷然決定終止目前的生活延長線,站上人生交叉點。歧路就在眼前,有的人就比如說我吧,辭職一年去旅行,事後回想果然覺得這是這輩子最好的時間與金錢的投資,野野村馨則選擇另一條少有人跡的小徑,他跑到永平寺修行。

野野村馨抱著再度出發接受試煉的決心,體認到就算失敗了,但能搞清楚自己的極限在哪裡也就值得了;他沒想到的可能是,半是修道場半是修羅場,迎來的「果然」是一趟類似於謝德慶的行動藝術不斷探勘肉體與精神的極限之旅。

雲水一年:行住坐臥永平寺

雲水一年:行住坐臥永平寺

日本禪宗傳承自中國而發揚光大,幾經變革,目前以臨濟宗曹洞宗最稱興旺,曹洞宗兩大本山,一是位於橫濱的總持寺,一就是北陸的永平寺;臨濟宗乃「看話禪」,擅長以公案、話頭施教,曹洞宗則獨鍾坐禪,只管打坐,這也是《雲水一年》日文原版極簡地題書名為「吃、睡、坐」的緣由:行走坐臥無分鉅細地,開祖道元禪師為叢林生活立下縝密的規矩,並嚴格遵守。野野村馨解釋:「道元禪師所呈現的修行,既不是超能力或特殊的冥想(這是真的)也不是高難度的磨練或苦行(這就未必)而是在每天的言行中體悟、發現。此外不可將目的與手段當作兩件事(這句話應該畫重點)不應該為了開悟而修行,必須理解專注於修行本身即是悟。從而這一切都不能委之於他人,一定要通過自己的心與身來完成。」這就是所謂的「威儀即佛法,作法是宗旨」。

然而,活化石一般地,如今的永平寺仍留存七百餘年前的禪風,其中包括嚴苛的體罰(也有人稱之為霸凌),當野野村馨初抵地藏庵,還沒踏進永平寺呢,便被眼前的怒斥、甩巴掌、踢打等場面給嚇得狼狽不堪,「表面上看似尋常的光景,瞬間被撕裂得支離破碎,露出可怕的、暗黑的實態」,以至於他懷疑是不是走錯地方了。這只是開始呢。新近雲水只被允許最短的睡眠、最少的食物,因苦於長期饑餒,雲水們彼此爭吵,搶旁人吃剩的東西,甚至去撈塑膠桶裡的廚餘。雖然不吃不行,吃多了卻又會患上腳氣病……在這樣的環境下,新到掛搭式、從臨時身分晉身為正式雲水前,已經有5個人逃跑了,不過,堅持下來的,還有110人。


永平寺的勅使門(圖片來源/wiki


永平寺內的階梯式迴廊(圖片來源/wiki


關乎宗教,關乎傳統,我無法作出評論,但我讀到書中提及體罰、詬誶、詈罵的片段,便有一陣陣的驚悸,這是非虛構文學的力量,我確實看到有一群男人在永平寺做著極限訓練,我自知無法承受,不斷聯想起新訓中心那些作威作福的學長,他們那樣做,不是因為他們有理由那樣做,只是因為他們有權力那樣做,而你活該倒楣落入了他們的手中。

當然,當然我們知道永平寺的打罵「別有用心」,這是為了維持緊張感、試探修道的決心,也為了破除我執我見;農曆12月1日到8日臘八攝心是修道期末考,雲水們將在僧堂持續打坐,若有人因精神不濟而打起了盹或坐姿不端,負責管裡打坐廳的導師便揮舞戒尺(警棍),重重地打在他的肩背上,NHK紀錄片禪的世界1:悟道的境界》告訴我們,戒尺是一個用來喚醒受訓人靈魂,以及憐憫用的棒子,它代表覺者文殊菩薩和打坐廳的主宰;戒尺有三重功能,一是驅離睡意,二是鬆弛緊繃的肌肉,最後才被用來修正坐姿。戒尺是修道生活的象徵,在修道院中從頭到尾都須遵守嚴格的儀節規矩;這麼說來,體罰也是修道的一部分。

這樣的修煉值得嗎?── 一年後,野野村馨選擇了結束在永平寺的修行,他本擬搭計程車前往車站,歐巴桑駕駛卻以疼惜自己的孩子般的心情,將他載往深山坳裡足羽川旁,正是春日,兩岸櫻花開得正歡,他接受建議走上堤防,陽光與櫻花的炫目光彩照眼而來,啊這就是春天啊,野野村馨說:「就在那一刻,我第一次理解春天就是春天此外無他是什麼意思了。活了30年的歲月,總是為了尋尋覓覓而焦慮不已,到現在終於了解春天的意義了。這樣就夠了。

道元禪師曾赴中國求道,最後兩手空空返回東瀛,有人問他,那你的收穫是什麼呢?道元回答,啊,我終於領悟到眼睛是橫的鼻子是直的。眼橫鼻直,春天就是春天此外無他,說來老套的是,我們尋找的正是我們失去的,那一雙戳破國王新衣的,孩子的眼光。

永平寺介紹影片


王盛弘
寫散文、編報紙,市井裡生活;曾獲金鼎獎、台北文學寫作年金、中國時報文學獎、林榮三文學獎、梁實秋文學獎等;著有散文集十三座城市》《關鍵字:台北》《慢慢走》《一隻男人《大風吹:台灣童年》等書。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如何面對失去?如何面對留下來的自己?

沒有人的苦可以抵消自己的苦,沒有人的傷心可以真正理解另一個人的傷心。面對各種失去,我們該如何自處? 「如果妳坐下來,跟那個曾經受過傷的自己,一起坐在沙灘上,妳會跟她說什麼?」──葉揚《我所受的傷》

348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