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一起看圖文

鄭順聰:大船入港,天色這般美好──林傳宗《燈塔的一天》

  • 字級


(圖/《燈塔的一天》內頁,步步出版提供)


文╱鄭順聰(作家)

站在堤防上,望看海邊的風景,從黎明到深夜,天色切換,船隻來往,看海的人們聚了又散,停佇不離的,是對岸的燈塔,以光與恆定,導引著船兒入港⋯⋯

如此這般的景緻,是那樣的稀鬆平常,但那漸層的變化與詩意,如同橫展的紙頁,一張一張展開、切換、翻頁⋯⋯那是畫家林傳宗,總在同一個地方望著,將日子繪成圖畫,沒有旁白說明,不著文字,但望海的人們都懂,知道如何跟朋友、跟孩子、跟愛人訴說,或是,單純地成為海邊的風景。

依著興趣而行

燈塔的一天

燈塔的一天

而林傳宗不是那麼刻意,想到就「拋拋走」,四處去看風景。個性害羞內向的他,就是喜歡靜靜的看風景,遂以和平島海岸公園旁的堤防為主題,將海景化作《燈塔的一天》

基隆「海生海長」的林傳宗,從未離開這個港口,如同濛濛霧雨,海就是日常,就是生活。尤其是,小時候住中船路,在古蹟砲台海門天險之下、金龍肉羹的三沙灣食肆之上,從位於半山腰的家窗口一望,隨時可見港口,那是生命與雙眼恆常不去的視角。

而林傳宗是幸福的,民國53年出生的他,是家中的長男,備受長輩呵護,阿公阿媽更是「惜命命」。雖然從小行動不便,家庭的溫暖讓他可以走自己的路,依著興趣而行。讀基隆市中正國中時,老師發現其繪畫的才能,促成他考進復興美工,每天從基隆通車到台北,鍛鍊繪畫設計的基本工夫。畢業後,進入兒童雜誌擔任美編設計,在台北東區地價昂貴的頂好商圈工作,慢慢找到自己的路,繪製圖畫書的配圖。台北工作幾年,決定回到基隆in house,在繁重的大量接稿中,將繪畫的技巧鍛鍊得極為精熟。

1980年代,印製給孩子的圖文並茂出版品,華語稱「圖畫書」,台語講「囡仔冊」,現下受日本影響,都叫「繪本」。林傳宗專長繪製圖畫書的插圖,是興趣也是工作。

然而,配合文字繪製圖像,是為他人作嫁,名字一直是附屬的,生命得有自己的名字。

照亮生命的女孩

林傳宗就此著手創造自己圖畫書《燈塔的一天》,以和平島堤防旁、基隆港入口的燈塔為主題,將他日日眺望的風景入圖,在壓克力版塗上重彩,表現天色的漸層,將船隻、人、雲朵細細描繪⋯⋯

創作快到尾聲時,林傳宗到南港接稿子,因裝設電腦認識那個女孩,從此神魂顛倒,展開追求;他將繪製中的草圖,拿給那個女孩看,展頁到入夜、獨亮的燈塔旁,海堤上只有一個男子,頗為孤單寂寥。於是,林傳宗多畫了一個女孩,將手搭在她的肩膀上。

這不僅只是繪畫,夢想成真了,林傳宗與女孩談起戀愛,愛情的路曲折彎繞,幸好,有情人終成眷屬,一個外省女孩嫁入本省家庭,習得一口流利的台語,跟公婆與家庭相處融洽。遠從桃園嫁來多雨的基隆,克服適應問題,融入了這個溫暖且充滿人情味的大家庭。

人生的路途,林傳宗的跌宕不斷,太太不離不棄,是光與恆定的燈塔。

畫面中的情侶,在草稿時原本是孤單一人,音作者的人生經驗,多加上了一人(圖/《燈塔的一天》內頁,步步出版提供)


走入風景的漸層

這樣的生命軌跡,記錄在《燈塔的一天》中,銘誌了生命與愛情。但更重要的,是要跟所有人的說那海邊的風景,一天的故事。

為何是一天呢?書中的圖像,全是和平島堤岸望向基隆港入口,一頁一頁,呈現清晨、午間、傍晚至深夜的變化。人們在海堤運動、釣魚、吃食、玩水、發呆;來往的船兒大大小小、形形色色;最有戲劇感的是天邊的顏色、雲朵、燈光與星辰;還有基隆人永遠的鄉愁「基隆嶼」,在邊邊閃躲又溜入畫面內,多可愛啊!

基隆嶼在畫面中時而出現,時而因構圖被隱藏,但藏不去的是基隆人對它的鄉愁(圖/《燈塔的一天》內頁,步步出版提供)


這幾年,基隆儼然有文化復興之勢,許多藝術家正努力描繪基隆的時時刻刻,其實,林傳家早就將基隆的層次入圖。當今,台灣本土的繪本風風火火,《燈塔的一天》是先行者,盈溢港口風情,而且,沒有文字,沒有跌宕的情節,以同樣的視角,疊印天色與港口的細微變化。

相對於主題強勢,風格濃烈,說明性太強的流行繪本,《燈塔的一天》不只是安靜,而是前衛、大膽,斗膽讓讀者面對一面面風景,一同參與畫面的解釋,還有,投入其中,成為裡頭的一個人,一艘船,一朵雲,或是一道化開的色彩。

超越時空的神采

這是本超越時代,更可傳世的圖畫書!

故鄉,心里的風景

日本畫家原田泰治《故鄉,心裡的風景》

《燈塔的一天》,讓人聯想到日本知名的素樸畫家:原田泰治,以膠彩將日本的風情細細描繪,內藴樸拙的生命力,在色彩與細節的磨做中,煥發出超越時空的神采。

作為基隆的孩子,林傳宗承襲了雨港的血統:阿公在正濱漁港做苦力,爸爸是船長,林傳宗小時候最期待的,就是爸爸出海歸航時,回家下車那一刻。

而母親在林傳宗讀國中時,踏入「辦桌」這個行業。想想看,在地窄人稠、綿雨細飄的基隆,得要搭棚子,在隘小溼潤的巷弄烹煮,那是多麼的窘迫啊!而母親不僅擔任主廚,還做得轟轟烈烈,最多一次可辦80桌!擔任主廚不只是煮菜,還得要開列菜單、排列菜序,對食材的熟稔,烹煮的順序,出菜的安排,頭腦要相當清楚,且安排時程,招呼客人,應付突發狀況,猶如千手觀音。母親的手藝與靈活,不僅撐持起食指浩繁的家庭,也豐富了林傳宗的世界。基隆的流水席以海鮮為特色,菜色與手路獨步台灣,氣味更悠長的,是霧雨中的海港氛圍,這是林傳宗正一點一點著色描繪的。

或說基隆腹地小,港口胃納量有限,但蘊含其中的歷史與細節,可是畫也畫不完。

來自這山海之間、雨絲與人情味交融的地方,林傳宗以《燈塔的一天》創造了自己的語彙,讓讀者感受到屬於基隆、屬於海邊、也屬於每個人的風景。

時間總是在,但不刻意計算就毫無知覺;天色變幻世事滄桑,林傳宗筆下的燈塔,永遠都在,以光與恆定,導引生命的大船入港⋯⋯

林傳宗筆下的燈塔以光與恆定,導引生命的大船入港(圖/《燈塔的一天》內頁,步步出版提供)



鄭順聰
嘉義縣民雄鄉人,中山大學中文系,台師大國文研究所畢業。曾任《重現台灣史》主編,《聯合文學》執行主編,現專事寫作。
著有《時刻表》、《家工廠》《海邊有夠熱情》《晃遊地》《基隆的氣味》,最新著作為詩集《黑白片中要大笑》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你一定要認識這位又正經又搞笑的繪本作家長谷川義史

長谷川義史 :「我總是在創作完後,才意識到自己做了什麼。有時是聽人家說,才恍然大悟,原來在我全然忘我的創作中,隱藏了那樣的結構。」

38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