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詩人╱私人.讀詩

【詩人╱私人.讀詩】楊佳嫻|純真地膨脹(少來)

  • 字級



水果非常色情。

小時候偷看外公書櫃裡的《金瓶梅詞話》,「潘金蓮醉鬧葡萄架」一節,以洪荒之力驟然打通我任督二脈——那個年紀不該懂得那麼多的,但是那些葡萄,在肉體擠搾如果汁機之上累垂地望著,不就是幾百年來全部讀者的眼珠——聲勢浩大的一場偷窺,讓我增加了一甲子功力。忽然什麼都看懂了。

後來讀《維奧萊特的羅曼史》大學圖書館真好,什麼艷情文學、性文學大系,都買齊了),溫暖輝煌的貴族臥室,一個女人把去皮切片的蜜桃手法輕柔地鑲嵌到另一個女人的身體,在熱吻中一點一點啜吸,銷蝕,噢新鮮的顫抖,彷彿那裡也有一顆心臟。

但是,讀到鯨向海〈水果〉,他似乎正正經經的,令我意外。「青春時我曾深情款款/盯著一堆水果」,這些水果宛若黎明,照耀內心賴床不肯離去的小王子;「壯年時我愛上另一顆水果/關於那個夏天的記憶/我脫去他的外衣/露出全裸的身體」,然而,水果反客為主,「流著口水/卻被他吃掉」。——很好,關鍵動詞「吃掉」出現了,水果與色情之間的關係,是通過生吞活剝建立起來的。在「青春」與「壯年」這兩段,「水果」似乎是外於「我」的存在,但是,青春時的「我」何嘗不是一堆鮮艷的水果?壯年時的「我」何嘗不等待著被全裸的機會?彼即是我,先承認你朋友就是你!

等待與進攻的年歲都過去了,「老年這裡沒有空缺/我找不到工作/社會把我埋在生命底層/無法圓潤的時刻/表情依舊柔和/我知道天生萬物/不曾棄養/即使是一顆瀕臨腐敗的水果」,不再有等待的本錢,不再吸引人吞剝,年老的水果也能化作春泥:

A夢

〈水果〉出自鯨向海詩集《A夢》

當那汁液退潮一般離我而去
悄悄曾經完全奉獻給你們的
我的花我的葉
依舊在不羞的防波堤上,試圖偷渡每一個你
(那些用神祕之吻緊緊含著我的你、你、你啊)
有的青春有的壯年有的已經衰老
幸福感覺超痛
使我在夢中果園繼續純真地膨脹


不再圓潤,汁液退潮,退後,躺下,腐陷,底土滋養一切;三溫暖池邊打皺的皮膚,也曾經創建、積累,擴張過荒原,而逐漸變成世界一部分。每一個年輕之我,都是無數年老之我的拼圖,每一個年老之我,都以種種可見不可見的方式偷渡在年輕的床上。生殖不是只有一種想像。金果園林內永遠徘徊著未死的維特,替那些膨脹後爆炸的老維特們,重新確認純情血脈。


小火山群

小火山群


楊佳嫻

台灣高雄人。台灣大學中文所博士,清華大學中文系助理教授,台北詩歌節協同策展人。著有詩集《屏息的文明》《你的聲音充滿時間》《少女維特》《金烏》,散文集《海風野火花》《雲和》《瑪德蓮》,最新作品為《小火山群》


點圖閱讀更多【詩人╱私人讀詩】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情傷的時候,讀一首詩比較健康

當現實太痛,我選擇逃進詩裡,讓那些懺悔的、埋怨的、放下放不下的詩句說出我的心。

1137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