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新手上路

【新手上路】沒有最好笑,只有更好笑──陳柏伶詩集《冰能》

  • 字級


(攝影/陳佩芸)(攝影/陳佩芸)


笑是……有意識型態的,有階級立場,自然也蘊藏著倫理與權力的糾葛──在我而言,也就可以形成審美的空間。──唐捐(詩人)

笑,是一種詩意嗎?寫出詩集《冰能》的陳柏伶約莫在笑聲中回應了此一提問──這是本讓人從頭笑到尾的詩集。

冰能(黃藍兩色論文書衣隨機出貨)

冰能(黃藍兩色論文書衣隨機出貨)

陳柏伶親切近人,沒有產詩者常有的憂鬱。她熱愛夏宇,中文研究所碩博士論文皆以夏宇為題,尤其,博士學位甚至耗去她九年,詩集《冰能》即為副產品。輯中詩作皆創作於(準備)寫作博士論文階段,第一時間發表於臉書,既是取暖,亦是緩解。「論文寫到快殺人的時候我就上臉書發洩,記下每天生活感想,分行,假裝成詩。」這些被陳柏伶笑稱「假裝成詩」的文字,不僅伴她度過拖磨的論文人生,也展現出驚人的創作能量。

本詩集雖獲文化部藝術新秀補助,但嚴格來說,陳柏伶並非新人,她早在大三時即獲《聯合報》文學獎新詩組第二名,年少詩作亦曾收錄於詩人林德俊所編選的《保險箱裡的星星》。大學畢業後,創作儘管停停走走,陳柏伶卻一直在學院中與夏宇詩作搏鬥,直到博士班後開了臉書帳號才又開始寫詩。為何停頓?陳柏伶想都沒想地笑說,「都在看電影吧,平均一天一部呢。」她直言小說和電影才是人生最愛,而詩是生活的延伸,度過論文漫漫的常備良藥。

在指導教授、詩人唐捐鼓勵催促下,陳柏伶一字不動地將臉書上的詩句收攏集結為《冰能》(台語「檳榔」讀音),也因為原汁原味,詩中所散發的(因為論文寫不出來)末世感也反映了博士養成之路的荒謬與逼人。如她在〈論文營造業同業公會〉中的吶喊:「我還是很希望/人生可以回到/還沒被論文寫之前的樣子」。回憶當初的寫作時光,陳柏伶餘悸猶存,「當時若沒有產出這些文字應該真的會發瘋。生活過得日夜顛倒,常常意識到與外界的隔絕與距離。」除了緩解畢業焦慮,論文寫作格式的死板與高壓也讓生性搞笑的她必須另覓出口,亂一下。「《冰能》裡的詩是很可笑的,與一般唯美浪漫的作品不太一樣,我走搞笑路線。」

(攝影/陳佩芸)(攝影/陳佩芸)


回顧收錄標準,陳柏伶一本正經地說,「是否好笑。我在這些文字裡耍的把戲就是可笑,但顯然需要再鍛鍊,」她沉吟了一會,「沒有最好笑,只有更好笑。」當場眾人被逗得哄堂大笑。陳柏伶的詩嘻笑怒罵,在崩潰中捕捉乍現靈光,在喇賽中創造名言金句,也許並非刻意仿效其師唐捐探勘笑之詩藝,卻也承傳其「貪不堪之境,炫無聊之技」之功力。

陳柏伶下筆迅速,不琢磨修辭,「我喜歡直接的表達方式,就用小學二年級學生就能懂的文字,沒有生難字詞。」讀來乍似輕率,卻餘味無窮。其中最經典之作約莫是短詩〈雖小〉:

麻雀雖小
也沒我小

因為我
超雖小

對讀者而言,無須具備各式文學知識亦能優游於陳柏伶的詩作中,享受純粹字與音的樂趣,她熱愛諧音誤字、錯位雙關,也非刻意因詩為之,而是平日言談的習慣(編輯劉霽在旁補充作證:她連寫email都是諧音)。雖是中文系學院中人,她的破文法與壞中文卻為她的詩作帶來渾然天成的韻味──喜怒無常,循環往復。例如〈西蒙〉:

就這樣
我們把所有時間
都變成了夜晚
我看著你的眼睛說:我愛你,我愛你

你看著我的眼睛說
親愛的
我也愛你
但是你最好
讓別人愛你

甜美綿密之餘,詩末附註「西蒙,台語,死亡的意思」讓話鋒一轉,遁入另番境界,也許學院中的負能量實在太過強大,詩句中仍不免幽幽透出一絲悲涼與恨意。

作為論文的副產品,《冰能》一不做二不休,裝幀設計諧擬學位論文格式,「本來要做得和論文一模一樣,使用醜陋的雲彩紙與俗豔的紅色,但設計師覺得太醜作罷,最後只保留書衣。」封底亦不改搞笑本色,「今夜又是/落著冰能的暗暝/想冰能也綿綿」當我們正經八百研究其中意味時,陳柏伶又嘻笑拋下,「去YouTube查〈舊情也綿綿〉跟著唱啦!」

(攝影/陳佩芸)(攝影/陳佩芸)



延伸閱讀|【書設計】把詩人的處女作包裝成她最恐懼的東西——陳柏伶《冰能》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一場還不算遲到的相識,寫一首給胡遷的詩──廖偉棠、徐珮芬、葉覓覓、追奇、連俞涵

胡遷29年的人生,用文字用影像,追求純粹與全然的自由,成為光。 創作者在自身的創作經歷或許都有類似的經驗,為此,邀請四位創作者看看他的作品,再用一首詩的長度,寫下對這樣一位創作者想說的話。希望用這一首給胡遷的詩,去拼出那一塊名為胡遷這位創作者的拼圖。

68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