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作家讀書筆記

黃麗如:天高皇帝遠,皇威卻無所不在──讀《被隱藏的中國》

  • 字級


作家讀書筆記bn

此刻是穆斯林一年一度的齋戒月,在6/18進入齋戒月前,北歐的穆斯林社群焦慮著:若是依循教義,從日出到日落之間不能進食、只能喝水,時序進入永晝的北歐穆斯林,今年齋戒月將長達17至21小時無法進食。但歐洲的伊斯蘭宗教法研究委員會(European Council for Fatwa and Research)則特別說明,齋戒月的意義不是讓人餓到體能不適,若餓到無法站立當然要進食。多方討論凸顯了穆斯林在歐洲,其信仰是被尊重,其文化是被視為該文化的一環。

被隱藏的中國:從新疆、西藏、雲南到滿洲的奇異旅程

被隱藏的中國:從新疆、西藏、雲南到滿洲的奇異旅程

同一個時間點,有新聞傳出中國政府禁止新疆的回民進行齋戒月禁食,也強迫在地餐廳違反教義繼續在齋戒月營業。對於穆斯林來說,齋戒月是多麼神聖的月份,而中國政府的處理方式,無疑就是否定信仰、否定在地的生活價值。當閱讀著《被隱藏的中國》The Emperor Far Away的西藏旅程,作者在被嚴重漢化的西藏情境裡寫道:只剩下僧侶們還保有奮戰的精神,藉著在西藏東部持續自焚來證明。……他們是最為激憤的一群人,既不能隨意慶祝所有的宗教慶典,也不能任意拜佛。書中並陳著此刻中國穆斯林的被壓抑,當然可以理解為何新疆對於中國政府的仇恨愈來愈烈。

英國記者大衛.艾默(David Eimer)的《被隱藏的中國》,遊走了中國東南西北的邊界──新疆、西藏、雲南、滿州,窺探這些被列為邊疆地帶的「中國」,如何被中國政府對待、在地人的中國認同、中國在邊界地區的企圖。他走進了新疆,目睹維吾爾族建國的渴望、對中國人的不信任,他還穿越了邊界,到吉爾吉斯、哈薩克,這兩個國家都沒有中國的富裕,但是因為他們能建國,而成了新疆維吾爾族欣羨的對象。

最大的寧靜

最大的寧靜

讓人想起在李娟紀載中國境內哈薩克牧民冬季游牧的最後紀實《最大的寧靜》中,有一天她所寄居的牧民主人居麻打扮體面要出門,她脫口而出:「這哪裡是冬窩子裡來的人嘛,明明是從哈薩克斯坦來的!」新疆人對能獨立建國的鄰國哈薩克斯坦萬分羨慕,而「東突厥斯坦」(East Turkedstan,新疆獨立的國名)成了難以一圓的夢想。

《被隱藏的中國》第一章,作者就把從2009年起頗為流行的「維吾爾人有如熊貓」說法拿來做文章,中國官方宣稱以保護少數民族如同保護熊貓般的態度對待新疆,但大多數人都看得出來,中國政府如何讓新疆維吾爾族走向瀕臨絕種的絕境。David Eimer藉著旅程觀察了中國政府如何透過制度排擠維吾爾人,如何用教育制度收編維吾爾族、淡化自我認同,他寫道:「在中國人的學校內,你只能學到中國人的歷史,沒有維吾爾史。而且,在中國你根本很難找到一本維吾爾史!

 

聚。離。冰毒+冰毒DVD

聚。離。冰毒+冰毒DVD

在他的旅程中,所謂的少數民族僅是中國政府的點綴、裝飾,迎賓舞與特色餐就是一個民族的面貌。至於該地的語言、文化、教育,在中國漢文化的強勢介入下,邊疆地區就像被消毒一樣,沒有過去、看不到未來,只是斷裂歷史痕跡的現在。當David Eimer從雲南一路到緬甸、金三角,進入冰毒與鴨霸的帝國,在迷幻藥的世界裡清晰的凸顯邊界地區的婦女買賣,中國過去的一胎化政策使得不少緬甸新娘輸入中國,來往於緬甸和中國之間的女孩面貌,其實就是趙德胤電影《冰毒》的三妹,她們絕望卻無可奈何。依照David Eimer的行旅紀錄,與中國為鄰,似乎沒有什麼好下場。

中國擁有14個鄰國,是世界上邊界最長的國家之一(另一個是俄羅斯),但中國長期以「中國是漢人的中國」面對所謂邊疆地帶,所謂的「五族共和」其實都是和在漢族之下。我對去中國旅行沒太大的熱情,幾次去中國都是為了出公差,唯一一次靠邊疆比較近的公差是到廣西省。出發前我還研究了一下壯族的文化與歷史,百度百科是這麼說的:南寧是一座歷史悠久的文化古城,同時也是一個以壯族為主的多民族和睦相處的現代化城市,壯族是世代居住在本地的土著民族。但當飛機在南寧機場降落,眼睛所見都是在中國上百個二線城市都會看到的建築風景,新穎、單調、沒特色。我問:「那壯族文化呢?」地陪說:「等下我們就會去吃壯族餐,晚上看壯族表演。」我沒看到什麼壯族的東西,卻被帶到一個有著泰式房子、日本傳統房屋、歐式房舍的區域,地方的領導得意的說:「廣西是東盟的中心,是中國前進西方的要口,在南寧就可以感受到世界!」南寧每年舉辦東盟博覽會,也是中國進出東南亞的重要關口,最重要的,它也是詐騙集團的中心,google「南寧 詐騙」,有1,130,000筆結果。

相對於中國,台灣是沒有鄰國的島國,我們到訪一個國家最常使用的方式是搭飛機,空降一個國度,然後從機場開始認識一個新的國度。對沒有鄰國的島國人民來說,邊界是新鮮的。還記得第一次穿越「邊界」,是從美國的尼加拉瀑布端要走到加拿大的瀑布端,當時對一線之隔就是另一個國度感到非常驚奇。後來愈來愈多旅行經驗,陸路過邊界成了家常便飯,過了那條線,風景並沒有太大不同;但對在地人來說,過了那條線卻是制度、生活、權利的不同。邊界可以是投機分子出沒的地方,也是炫耀國威之處。

然而,大多數的邊界其實都是荒涼且無聊的,邊界的城市也時常毫無特色,它們是面對外國的第一線,卻往往是權力核心的「遠方」,因此在「中央」睜一隻眼閉一睜眼不傷及國家利益的狀態下,邊界總有光怪陸離的事情發生。David Eimer的邊界旅程,一路是卡拉OK,有離經叛道、有香豔、有迷幻,但再怎麼光怪都比不上中國政府對邊界的控制、消弭異文化的強悍。只有當他走上轉山的旅程,感受到神聖的岡仁波齊峰,他有感而發地寫著:岡仁波齊峰不僅是對於信仰力量亙久不變的聲明,也是對中國片面苛刻條件展現其至高無上的明證;而中共不過就是中國歷史上另外一個有著興衰起落命運的王朝而已。

七月一日,台灣赴中國大陸免加簽,兩岸往來愈來愈便利,甚至連國籍的確認都簡化,在大呼去中國好方便之際,其實我們的獨立性正被模糊,就像那一列列通往青康藏高原的鐵路,衝毀了漢藏的界線、輾平了拉薩的藏氣,此時讀著《被隱藏的中國》不禁焦慮感倍增,中國從來沒有離我們很遠,但我們從來沒想到有一天,可能沒有界線。


作者簡介

資深旅遊寫手。信某香港神婆看著命盤所云:「想要,就可以立刻擁有。」而忽略其他警語。著有《酒途的告白》《極南》《醒來,在地球的一個角落》。 
個人部落格:享樂遊牧民族
Fb:享樂遊牧民族

 延伸閱讀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在難民之前,他先是個人──從電影、繪本、社會書籍看難民議題

難民問題對台灣來說像是個遙遠的名詞,但真的有那麼遙遠嗎?讓我們分別從電影、繪本、文學關注這個議題。

68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