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本月精選

【讀書特稿】野蠻女流──跟台灣結緣的日本重量級女作家

  • 字級


讀書特稿BN


文╱王琬葶(政治大學台灣文學研究所博士生)
協力╱紀大偉(作家、政治大學台灣文學研究所助理教授)



「台日韓女作家跨國研討會」(詳見范銘如的文章的意義,不只是在性別上凸顯女性,
台日韓女作家跨國研討會
也是在國族上呈現「大中國主義以外」的東亞(而不是一再複製「中日韓」的公式)。來台的日本來賓包括重量級女作家津島佑子太宰治的女兒;太宰治本姓「津島」)與松浦理英子。她們曾在日本推廣台灣女作家的小說,催生了陳雪《橋上的孩子》日文版

松浦里英子的代表作是《拇趾P紀事》(劉慕沙譯,現已絕版,但圖書館可找到)。小說中,女孩的右腳大拇趾在一夜之間變成陽具,原來是暗戀她的同性好友自殺後從冥冥送來的「禮物」。單純的異性戀女孩有了陽具後,與男友分手,與雙性戀盲人音樂家交往,加入色情實境秀團體並戀上一位女團員,展開對各種非主流的性探險。這部作品採取「教養小說」的形式,敘述女孩聽覺、觸覺等多元感官的性喜悅。這是對同性戀等等情慾的頌歌。女孩得到陽具所經歷的啟蒙過程,反而揭示陽具就只是一個器官罷了,不應代表權威──這種體悟也挑戰了陽具中心的主流性愛觀。

這次也參加台日韓盛會的日本女性文學研究大家中川成美教授,指出松浦理英子以最私密、個人而真實的身體感覺,去叩問公共的、體制化的性別規範。中文讀者除了《拇趾P紀事》,還可以尋找同一作者的另一部代表作《本色女人》(有簡體字版)《本色女人》可說是一則漂亮的女同性戀宣言。女同性戀啟蒙總是從觸覺開始,女人之間有意或無意的撫觸開展了身體的感受性。松浦理英子述說如何用髮與睫毛愛撫,以最大面積的身體來感受並歌詠女人之間的樂趣。小說中的戀人告白:「我擁抱妳的時候才第一次感到自己是個女人,因為遇到妳我才能成為『本色女人』。在男女關係裡總感不足或被視為「缺乏」的女人,卻能在女女關係之中圓滿。《本色女人》裡有重鹹,也有純愛。松浦對於施虐/被虐的描寫,直指一種狂喜、暴烈、屈辱卻又令人無法自拔的愛的本質。這部小說在1994跟2010年兩度被翻拍成電影

拇趾P紀事-1
拇趾P紀事-上
拇趾P紀事-2
拇趾P紀事-下
 
本色女人
本色女人

大家看到津島佑子就忍不住跟她提及她老爸太宰治,總是讓她很阿雜(感覺很複雜、煩厭)。太宰治自殺身亡的時候,津島佑子才一歲。由宮崎葵主演、曾在台灣上映的日劇《櫻子》(純情きらり),就是改編自津島佑子以母親家族為藍本的作品
太過野蠻的
太過野蠻的
,描述經歷太平洋戰爭的女性如何安身立命。津島在台灣唯一的中譯作品《太過野蠻的》於2011年出版,與同年上映的電影《賽德克‧巴萊》同樣探討1930年發生在日治時期台灣的「霧社事件」。日本女性美霞嫁給台北師範學校的日籍教授而來到台灣,被這場駭人聽聞的戰役深深震動,得知許多原住民在深山裡集體上吊自殺、各族在日方挑撥下發生內戰。她一直關心莫那魯道遺體以及莫那之女馬紅的遭遇,甚至莫那魯道成了她幻想的父。

《太過野蠻的》這本書的特別之處在於從日本移民女性的眼光出發,深刻勾勒在台日本人圈那對女性極盡壓迫的封閉社會。做為教授的妻子,美霞在繁重的家務之外還必須學習法語、抄寫涂爾幹。然而,她最嗜讀的是當時日本人所蒐羅的原住民神話傳說,最愉快的是用破台語和台灣幫傭婦女聊天。自許文明的丈夫總是在床笫間展現最冷酷的野蠻,再用性冷感的現代病理術語懲罰美霞。社會逐漸瀰漫戰爭的緊張情勢,以及與丈夫共處的壓力逼迫著美霞直至瘋狂。每近崩潰之時,美霞總是不由自主地想起莫那,還有那雲豹奔馳的台灣山林、祖靈的居所。

津島的作品持續質疑「國家」對女體的暴力,對反核議題也相當關心。津島佑子的女兒、劇作家石原燃也是反核運動者。她關於日治台灣的劇本〈福爾摩沙〉(フォルモサ!)曾在大阪上演,她本人亦於今年來台參與「亞洲非核論壇」,與會人士包含台日韓等多國的反核運動代表。這對母女對於台灣的核電發展非常在意。

野蠻,女流,這些詞語在日文和中文裡本來具有貶義。但是這些女作家卻草船借箭,展現了在中國之外、在男性之外野蠻女流的尊嚴與力量。


延伸閱讀|最熟悉的陌生人──韓國「大運動」與文學「小女人」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當身心性別不一致的兒童(與其家庭)意外失足,我們能不能伸手接住他們?

為什麼推動性平教育很重要?當認為自己被困在錯誤的身體裡掙扎長大的孩子,正被他人以和自己認同性別完全相反的方式對待,歧視成為日常,他們該如何求生?

814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