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黃麗如|玩真的

【黃麗如專欄|玩真的】可不可以讓我一個人好好看夕陽?獨行者的埃及旅行心累

  • 字級



傍晚站在路克索神廟靠近尼羅河側的人行道,河面上有幾艘觀光馬達船,還有傳統的木製帆船(felucca),一切看來夕陽無限好。河對岸的帝王谷是歷代法老長眠之所,太陽就像一枚發光的寶石慢慢墜入陵墓與法老們同眠。當沉浸於地球亙古以來的日升月落、思索著文明的變遷與個人的渺小之際,不意外的,耳朵旁又響起停不了的碎語。

「China! China! 你好!」我不回話。他改口:「日本?韓國?」我依然不回話,扶著又厚又黑的太陽眼鏡直視前方。他接著說:「今天夕陽很美吼,風很舒服,河面也很平靜。」見我不理會,他便說:「要不要搭我的帆船看夕陽,可以拍很多美照,而且很便宜。」我搖頭,不客氣地說:「可不可以不要吵我,讓我好好看夕陽!」他有點嚇到,但繼續說:「你慢慢享受,那你看完夕陽要不要搭我的船,可以看尼羅河夜景。」我無語,他接著說:「今天不搭船看夕陽,那要不要預約明天搭?」我面無表情盯著前方。他急切的說:「你都不想知道搭我的船有多便宜嗎?我一定算你便宜。」當眼前的夕陽紅點消失,我迅速離開河邊。「小姐、小姐……」他跟了一段路猛喊,甚至說:「你不看夕陽但你可以來我的紀念品店逛逛,我帶你去!」像蒼蠅般一直在身旁繞、趕也趕不走的騷擾總是在日落時分的尼羅河畔上演,亞斯文如此,開羅亦是。

我可以選擇在洋溢阿嘉莎.克莉絲蒂傳奇的「亞斯文老瀑布酒店」(Sofitel Legend Old Cataract Aswan)喝著雞尾酒看尼羅河日落,順便回味《尼羅河謀殺案》;我也可以在民宿的屋頂,喝著高酒精度的埃及啤酒 Sakara 看夕陽。只要在付費空間或私人領域,都不會有人來干擾我。可是既然來到尼羅河畔,總覺得應該貼著河邊看日昇日落、應該走入人群窺看在地人的黃昏時分。無奈在埃及,只要逗留於稍有知名度的景點看夕陽,總會像捕蠅紙一般沾黏一堆鍥而不捨要賣東西給我的人,不是要我坐船就是要我買東西或者問我要不要包車,每一次的打攪就加厚我一層防衛,旅行到後期,我心智如鋼鐵,表情如蠟像,帽子壓得更低,不再和陌生人有眼神交會。不喜歡這樣的自己,但要避免後續無法控制的發展,我只能如此。(唯一看夕陽沒被干擾處就是紅海邊的Dahab)


吉薩金字塔區是小販干擾旅人的熱點。(攝影/黃麗如)

1937年的《尼羅河謀殺案》初版書封
尼羅河謀殺案(克莉絲蒂繁體中文版20週年紀念珍藏10)(4版)

尼羅河謀殺案
(克莉絲蒂繁體中文版20週年紀念珍藏10)(4版)


英國謀殺天后克莉絲蒂寫作《尼羅河謀殺案》時住在「亞斯文老瀑布酒店」。(圖片來源 / historichotels


旅程的尾聲是在開羅旅店十樓的天臺,看著城市漸漸進入黑夜,迎著秋天的風。有點惆悵但也鬆一口氣:終於要離開了!一個人在埃及旅行沒有太大的安全疑慮,只是在公共場所跟人交涉讓人疲憊。搭巴士放行李,行李小弟會索價10元,我說:「為何?不就把行李放在車上行李櫃。」他說:「人人都要給小費。」10元對我來說不算什麼,可是就是不爽這種歪風,只好自己扛著17公斤重的行李放到和肩膀差不多高的行李架,然後怒瞪回他:「你沒幫我放行李憑什麼拿小費。」

歪風也竄入古蹟。當震撼於三四千年前的神廟雕刻或彩繪時,總是會在柱子後方飄出一個人,指著另一個角落,提示那邊很值得去,接著就說要幫我拍照,這種幫忙拍照而要求支付小費的行徑我可以接受。我無法容忍的是在一些神廟,有些區域是用繩子圍起來,明理人應該就知道這代表「禁止進入」,但就是會有神祕的人冒出來,把繩子解開,用眼神示意遊客快偷偷進去看、進去拍照(這不違法嗎?)尤其在美麗的 Dendera 神廟,幾乎每一個圍繩都會被自稱導覽員的長袍男解鎖,讓遊客進入不該進去的地方,然後索取小費。面對這種亂象,我搖頭就走,覺得此風不可長。


在埃及看古蹟總會有自稱是官方導覽員的莫名人士冒出來要導覽,靜靜地喝酒看夕陽是一種奢夢。(攝影/黃麗如)


Dendera神廟彩繪非常細緻,有很美麗的藍色。(攝影/黃麗如)


在埃及,包車、搭計程車都便宜,如果不搭大眾交通工具、也不堅持非得用雙腳走到景點,應該會覺得這是玩起來很爽的國家。但我就是想走進尋常人的生活裡,搭公車或是地鐵算是門檻最低的在地生活體驗,可以真實地跟在地人處在同一個空間。然而,每次從巴士總站走到七百公尺外的旅店都是趟冒險,尤其在開羅,紅綠燈是裝飾用的,駕駛根本不認同紅燈必須要停車。當我拉著行李從巴士總站走到解放廣場時,覺得自己有如非洲草原的牛羚要過急湍的河流,沒有人行道、沒有斑馬線,還須眼明腳快的穿越幾個車道和快速道路的閘道,每輛車都是兇猛的鱷魚,毫不遲疑地往前衝,隨時可以把我吞噬。

開羅的馬路人車爭道,對旅人來說是一大考驗

心累不代表這個國家不精彩。埃及太值得造訪,儘管現在很多遺跡的門票都比半年前漲了30%,但相較於歐洲許多地方的門票,看法老墳墓、神廟或是木乃伊還是很划算。尤其已經延宕多次開幕時間的「大埃及博物館」,據說2024年「真的」會開啟大門迎賓(不過這個「據說」一再跳票),埃及勢必會有另一波觀光熱潮。我心雖累,但還是覺得很多東西沒看仔細、有些地方這次無緣走訪,日後重遊埃及是必然的。不過,心累才會留下印記,旅行的自虐相對也會帶來自以為是的狂喜,埃及旅行的痛苦與快樂是共生的。但若論及令人咬牙切齒卻又讚嘆不已的國度,私以為印度仍是冠軍。



在埃及街頭最大的快樂就是可以喝到美味的甘蔗汁,一大杯才10元。(攝影/黃麗如)


喜歡古文明的旅人,如果只是單純跟古物相見,在埃及旅行絕對不會失望。(攝影/黃麗如)



作者簡介

不管發生什麼事,好好的喝一杯,一定有辦法解決的。

──
資深旅遊寫手。信某香港神婆看著命盤所云:「想要,就可以立刻擁有。」而忽略其他警語。
著有《酒途的告白》《極南》《醒來,在地球的一個角落》《酒途的告白2:喝到世界的盡頭》。 最新作品為《呼吸南極》(與鄭有利合著)。

個人部落格:享樂遊牧民族
Fb:享樂遊牧民族



上下則文章

主題推薦RELATED STORIES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心情不好可以逃,但媽媽這個身分怎麼逃?那些媽媽無可訴說的心事

當媽媽其實沒那麼快樂光彩,事實上有點灰頭土臉,甚至讓人窒息。全職媽媽可能被外界眼光誤解「不過是在家帶小孩,有多累?」,雙薪家庭中,母親下班回到家則要開始第二輪班(家務、照顧小孩),看五篇文章帶我們了解媽媽的苦。

2248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