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博客來偵探社

由暗黑童話和趣味解謎構築的異色新世界──讀《小紅帽,在旅途中遇見屍體》

  • 字級



我認為本格推理的吸引力在於,你可以使用盛大華麗的詭計與暗號,讀者也不會在閱讀時感到違和。成熟的犯罪推理小說,足以完成其他類型文學無法做到的事情。
──青柳碧人

在這個商業化的時代想藉由故事創造新的 IP,比過去任何時候都還艱難。搶走讀者注意力的娛樂方式與載體太多,激烈競爭下創意枯竭;比起從無到有打造出一個讓大眾留下深刻印象的作品,不如回去重新挖掘、壓榨經典大作──《灌籃高手》(1990)、《新世紀福音戰士》(1995)等重製或接續新章後再現經濟奇蹟的現象,在日本動漫產業屢見不鮮。

這種從讀者共同「回憶」、「鄉愁」基礎上創造嶄新作品之手法,在日本推理小說界的代表作,必屬青柳碧人獨樹一幟的《從前從前,某個地方有具屍體……》(2019)。他將五個日本「民間故事」改寫為「腹黑版本格推理」短篇集,短小質精,創意驚人,出版後獲得讀者壓倒性的好評,穩居各大推理年度排行榜,殺進了2020年「本屋大賞」,中文版也得到台灣第一個類型文學榜「完美犯罪讀這本2022」最佳翻譯小說 TOP5。

目前這套從日本民間故事衍伸到西洋知名童話的「童話推理系列」已推出四本作品,第二作《小紅帽,在旅途中遇見屍體》(2020)不僅改編為連載漫畫, Netflix 今年初也公布將拍攝真人電影,由擅長搞笑風格的福田雄一導演製作。導演本人說明:以「從前從前……」為開頭的童話故事,就是全世界孩子第一次遇到想像中好朋友的時刻。《小紅帽,在旅途中遇見屍體》就是一個讓你和老朋友重逢的故事,不但懷舊,更可以開啟意想不到的新世界大門。

從前從前,某個地方有具屍體……

從前從前,某個地方有具屍體……

小紅帽,在旅途中遇見屍體

小紅帽,在旅途中遇見屍體

能被 Netflix 選中,代表作品具備全球市場潛力。青柳碧人做到了什麼事?他真的創造了一個衍生更多價值的「IP」出來。影視界總強調 IP 首重「角色魅力」。那麼,青柳碧人的主角「小紅帽」,正是知名度勝過福爾摩斯,全世界幾乎無人不知的角色──「如果小紅帽是名偵探,接下來會怎麼樣呢?」人人馬上都理解這本小說的概念,進入童話世界觀,開啟天馬行空的想像。在時間破碎化、TikTok 短影音盛行,大眾吸收故事益發速食的資訊社會,青柳碧人的童話推理使出「捨棄原創人物」的奇招,為21世紀的本格出版立下令人起立鼓掌的典範。

15歲的少女小紅帽,拎起裝著食物與酒的籃子,往丹麥哥本哈根的道路上前進。她在旅途中分別遇到了灰姑娘、漢賽爾與葛麗特、睡美人以及終點站的「賣火柴的小女孩」。而她身為名偵探的宿命,就是連帶擔任「移動死神」,伴隨著童話角色的出現,小紅帽也被捲入各式各樣的不可能犯罪事件。她以聰慧的頭腦、在調查後指出真凶的名台詞:「你的犯罪計畫為何如此粗糙?」一一破解巧奪天工的詭計。但她本人的秘密、踏上旅途的真意,也是本作不到最後無法知曉的精采關鍵。

〈玻璃鞋的共犯〉中,小紅帽與灰姑娘一起接受女巫芭芭拉與特克拉的魔法,換上美麗的打扮前往城堡參加舞會。沒想到,奔馳的南瓜馬車在路上意外撞死了燒炭工人漢斯。灰姑娘這時表現不想被阻擾幸福的決心,拜託小紅帽一起將屍體藏到草叢後繼續趕赴舞會。她們當晚沒有漏餡,成功趕在12點魔法消失前離開,隔日,灰姑娘壞心的繼姊瑪歌卻稱自己才是殺死漢斯的凶手……

〈崩壞的甜美密室〉則採取倒敘推理,故事開頭便是漢賽爾與葛麗特兄妹將壞女巫推進了火爐裡、並把虐待他們的繼母騙來糖果屋,設計機關殺害了她,再愉快地返回家中。要與父親重新開始生活的一家人,收留了旅途中無處投宿的小紅帽,但森林守護神大野狼找上門來,帶他們回去糖果屋勘查犯罪現場。而小紅帽對看似毫無破綻的密室與葛麗特的言論產生了懷疑,開始思索完全犯罪的手法……

推理作家今村昌弘曾在《從前從前,某個地方有具屍體……》的解說中指出這部童話推理大紅的關鍵,那就是利用家喻戶曉的「魔法道具」,解決近年日本本格主流「特殊設定系」的設定可能讓讀者難以理解或接受的先天劣勢。設定系推理的一切解謎基礎,必須公平地建立在非現實世界邏輯的科奇幻設定下,一旦此邏輯過於複雜或跳Tone,無法說服讀者就會失敗,對作家來說並不好寫。也因此,青柳碧人將〈開花爺爺〉灑出來的灰、〈白鶴報恩〉裡鶴織的布、〈一寸法師〉的萬寶槌設計為詭計的要素,由於道具本身在民間傳說中相當普及,便輕易化解了讀者的障礙,這一點非常受到推理界肯定。

上述兩篇小紅帽故事也充分展現青柳將「魔法道具」轉化為「特殊設定系」的巧思。前者的「玻璃鞋」在原典中只有一個人能夠穿上,在本作就順理成章成為指認真凶的「鐵證」;後者的「糖果屋」由魔法構成,衍伸出「糖果的構造」就是密室詭計的由來,與〈龍宮城密室〉(收錄於《從前從前,某個地方有具屍體……》)有著異曲同工的「一定要在童話世界觀才成立」的概念──您可以從來自童話的線索中推測出解答,可謂深得特殊設定系的精髓,筆者閱畢忍不住喝采。書評家日下三藏也強調,民間故事多不勝數,小說家用以入題看似挖到了豐富礦脈,但改編時要設計出兼具創意的宏大詭計,肯定是非常艱鉅的任務。

在本格迷無可挑剔的謎題之外,系列另一個受到成年讀者好評的強項,就是將原作翻轉為「暗黑版」童話後更為鮮明的人性善惡。青柳碧人說,世人對「在看不見的地方做壞事的人」會產生意外感,而他本來就認為:民間故事裡的角色不可能都是好人,只是沒被全盤描寫──以這觀點寫出徹底顛覆如桃太郎傳統勇者形象的《從前從前,某個地方有具屍體……》,率先在反權威性格的關西地區掀起話題,隨之紅遍全國。「這告訴我,這一種黑色幽默是有效用的。」於是他在《小紅帽,在旅途中遇見屍體》延續下去。

這個特色在最後一篇作品〈少女啊,點燃野心的火柴〉發揮得淋漓盡致。小說開頭,9歲稚女愛蓮在嚴寒的街頭飽嘗辛酸與欺侮。天使現身賦予她摸過火柴後就能看見任何想要的夢境的能力。這裡的愛蓮可不會就此凍死在美夢中,而是下定決心以金錢翻身,回去放火燒死經營火柴工廠的親戚,自己坐上老闆之位,並善用自己的能力推出無敵商品「愛蓮的火柴」,躋身富翁之列。

然而,「愛蓮的火柴」副作用很快就被發現。原來它宛如毒品一樣讓人上癮、沉浸在做夢中放棄人生,造成社會上恐怖的「火柴廢人」問題。愛蓮卻冷漠鄙視希望不要再販售火柴的請願團體,甚至派出私人軍隊以暴力驅趕市民。勢單力孤的小紅帽,要怎麼樣對抗她?

浜村渚的計算筆記 1

浜村渚的計算筆記 1

「西洋童話裡有形形色色的人物,但賣火柴的小女孩,不正是最不像『壞人』的一個嗎?」青柳以讓我們跌破眼鏡的構想,安排因人性無情而墮入黑暗的少女愛蓮,與另一位背負傷痛的少女小紅帽展開最後對決,並描寫出致敬原典的另一種「人類極致的孤獨」強大結局。作家/評論家羽住典子指出,青柳碧人在銷售破百萬冊的出道代表作《濱村渚的計算筆記》系列中就寫過的少女魅力,在本作再次出色發揮。而登場角色的心境,更與現代社會的陰暗面巧妙連結,讓讀者心有戚戚。

安徒生在《賣火柴的小女孩》(1845)便企圖表達國家貧富差距嚴重、資本主義下貧苦人民的遭遇。青柳碧人亦在不摻入過度複雜歷史的情況,於童話推理系列反映普世人性自古以來不變的社會問題:家庭暴力、金錢犯罪、權力支配、無窮欲望……這讓他的小說不會僅停留於異想天開的「同人文」性質,而是更貼近經典童話的警世本質,因而更讓我們喜愛與認同。

人類與生俱來詢問與質疑「為什麼」,並嘗試理解找答案的天性,造就科學與文明的發展進化,也是犯罪推理小說/影劇娛樂永不衰竭的原因。九〇年代以降的《令人戰慄的格林童話》熱潮,除了內容重口味、主打撕下童話糖衣的「原版真相」更是暢銷密碼。雖然桐生操版並非真正的原版童話,但推動了讀者研究真實童話的熱潮:原來最古早的灰姑娘並不純潔善良,她串通保母殺害了繼母;睡美人更沒有白馬王子前來拯救,慘遭路過的國王「撿屍」射後不理,靠著沉睡中誕下的孩子吸出毒素才得以甦醒等「糟糕」情節。

中世紀是個對小孩很殘酷的時代,他們被視為「小大人」,男孩無論幾歲,只要父親死去馬上就要扛起整個家族、女孩則是8歲就得嫁人。因此有歷史學者認為,格林兄弟蒐集的原始童話之所以殘暴血腥,其實是家長需要讓無知的孩子盡早理解「世界的現實」從這角度來看,青柳碧人的小說可說是繼承了真正童話的精神:就算主角是美麗公主或可愛動物,也會隨口說著自保的謊言、計劃著險惡的陰謀,沒有「人」可以100%信任。小紅帽遭遇的事件為何活潑輕快卻又令人毛骨悚然?正是犯罪動機/隱藏的祕密揭曉後,那些橫流的自私、嫉妒、怨恨、慾望等負面情感,自古至今都未曾改變。

令人戰慄的格林童話(限)

令人戰慄的格林童話(限)

令人戰慄的格林童話2

令人戰慄的格林童話2

格林血色童話3:幽暗顛狂的幻滅樂園

格林血色童話3:幽暗顛狂的幻滅樂園

格林血色童話4:純潔殘酷的愛慾世界

格林血色童話4:純潔殘酷的愛慾世界


以日本民間故事來創作的《從前從前,某個地方有具屍體……》和續篇《むかしむかしあるところに、やっぱり死体がありました。》(2021)是內容各自獨立的短篇故事,而轉譯自西洋童話的《小紅帽,在旅途中遇見屍體》與續篇《赤ずきん、ピノキオ拾って死体と出会う。》(2022)則都是名偵探小紅帽的連作短篇集,在新作中小紅帽還多了一位夥伴「小木偶皮諾丘」,舞台益發多采多姿。由暗黑童話和趣味解謎構築的異色新世界,正招手邀請您的加入。


從前從前,某個地方有具屍體…… (電子書)

從前從前,某個地方有具屍體……
(電子書)

むかしむかしあるところに、やっぱり死体がありました。

小紅帽,在旅途中遇見屍體 (電子書)

小紅帽,在旅途中遇見屍體
(電子書)

赤ずきん、ピノキオ拾って死体と出会う。


作者簡介

台灣犯罪作家聯會成員,百萬書評部落客,日韓劇、電影與足球專欄作家。本業為製作超過百本本土推理、奇幻、愛情等類型小說的出版業編輯,並成功售出相關電影、電視劇、遊戲之IP版權。興趣是文化內涵、社會議題的深度觀察。

 延伸閱讀 

上下則文章

主題推薦RELATED STORIES

  • 櫻花季全面解封日本我來了!

    最新日本旅館、早餐、咖啡店、書店名單,日本人都不知道的冷知識、拉麵和中華料理正確吃法,跟著日本達人機票訂起來,行程立馬排。

    643 0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櫻花季全面解封日本我來了!

最新日本旅館、早餐、咖啡店、書店名單,日本人都不知道的冷知識、拉麵和中華料理正確吃法,跟著日本達人機票訂起來,行程立馬排。

643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