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作家專業書評

周芷萱/當我們談論「物化女體」,那個女體裡的心靈怎麼思考這件事情?──讀《我的身體,你的商品》

  • 字級


作家讀書筆記bn


IG 擁有近三千萬粉絲、在大衛・芬奇的電影裡演出、被媒體譽為「最辣小三」。所有「美麗」帶來的名利雙收,會讓一個女人可以擺脫身體焦慮嗎?艾蜜莉・瑞特考斯基(Emily Ratajkowski)《我的身體,你的商品》坦承告訴我們:抱歉,不行。

一向喜歡由女人說自己的故事,沒有誰為誰代言、沒有誰認為誰被父權虛假意識掩蓋主體、沒有人指控別人喜歡「站在受害者的位置上」,只有女人努力活著、不停掙扎和思考。艾蜜莉攤開他的生命經驗,透過故事和讀者一起反覆思考女體在社會中如何看待和「物化」,這些問題他沒有給出一個標準答案,思考遠比答案重要。

我的身體,你的商品:那些女性對於欲望、權力與個人意志的自我掙扎

我的身體,你的商品:那些女性對於欲望、權力與個人意志的自我掙扎


「物化女體」這四個字,在女性主義的論戰中許多人都朗朗上口,但若要真的細思「物化」是什麼意思、女體又承載了什麼,可比網路口水來得沉重許多。艾蜜莉做為女性主義者,同時又是符合主流社會標準的模特兒,交織的身分帶領我們直視美女標籤背後的痛苦:當人們談論「物化女體」時,女體裡面的那個人類心靈怎麼看待自己。這個問題引領他重新思考年輕時自己的主張,那個認為在男歌手 MV 中裸體跳舞也可以是女性主義者的艾蜜莉、主張「女性主義者擁有裸露自由」的艾蜜莉,如今他自己怎麼看?

我欣賞艾蜜莉的誠實。例如在〈交易〉中揭露抵抗體制時內心的糾結,雖不想成為攀附有錢男人上枝頭的女孩,喜歡覺得自己跟「那些女孩」不一樣,同時他也在想,把接觸富豪當成機會的女人,是不是才是真正的聰明人?也許他們和用 IG 賺錢的自己沒什麼不同。做為一個持續以模特兒工作為生的女人,艾蜜莉的社會位置和《當女孩成為貨幣》中社會學家艾希莉暫時化身田野對象不同,艾蜜莉就是那些女孩,他在挑戰結構必然要面對自己。

當女孩成為貨幣:一位社會學家的全球超富階級社交圈臥底報告,揭開以性別、財富與階級不平等打造的派對勞動產業赤裸真相

當女孩成為貨幣:一位社會學家的全球超富階級社交圈臥底報告,揭開以性別、財富與階級不平等打造的派對勞動產業赤裸真相

艾蜜莉曾參與歌手Robin Thicke 的MV演出 


無論女人站在哪一種社會位置,「努力」和「美麗」幾乎是相反的意思。女演員要被認真看待,總是得「把衣服穿起來」、甚至扮醜,為何不能單純讚賞美麗的女人為美麗付出過的努力?「沒有醜女人只有懶女人」,那麼為美麗而勤勞的同時必須付出的代價,是一種值得社會肯定的付出嗎?〈美麗課程〉中的其中一段可以回答這題:當女人被稱讚美麗時,回答不該是謝謝,因為「你什麼也沒有做」。

什麼都沒有做?社會上每個堪稱美麗的女人,為此可是付出過許多不同層次的代價。正因為關於美麗的付出,在父權社會中往往無法被與讀書或跑業務等視,才會有美女不過就是使用父權紅利〔註〕的批判。社會一邊讚頌美麗、要求女人要美,一邊又覺得美麗的女人是不勞而獲,父權體制對女性的期待可見一斑:朕不給你的、你不能要,朕要給你的、你不能不要。

況且「享用父權紅利」的代價可不只是努力被漠視,還有伴隨身體商品化而來的侵犯。當一個女人同意性感拍攝,不等於任何人都可以對他為所欲為。艾蜜莉在書中提及的遭遇,讓人想起近期的例子:鄭家純控訴性騷擾時,卻有不少男男女女主張,女人如果以性感形象著稱,就不能怪大眾用輕浮的態度和行為對待他。

從人們貶低努力到侵犯身體界線,艾蜜莉的經驗讓我們得以思考,紅利真的是紅利嗎?抑或是社會期待女人必須處的位置?女性主義者該如何思考女性「自主」的裸露?

讀到〈買回我自己〉中關於 IG 照片爭議的段落時,搜尋了一下他的 IG,忍不住讓我開始猶豫要如何理解艾蜜莉的倡議。艾蜜莉的 IG 形象可能正是青少女焦慮的來源,《我的身體,你的商品》的自白真的能讓焦慮中的少女們解脫,還是反而更焦慮?艾蜜莉提到他想要大家透過他的經驗知道「這一切不值得」,然而坐擁目前的名氣和收入,這樣的提醒有說服力嗎?或只是讓更多青少女想要走上同樣的路?

艾蜜莉・瑞特考斯基IG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Emily Ratajkowski(@emrata)分享的貼文



上述的質疑並不是認為主流肯認的女人不能是女性主義者、沒有資格做出任何一種倡議,也不是認為艾蜜莉一個人應該承擔起整個體制的責任,而是我們必須看見,不同的身分、外貌、階級帶給不同女人的經驗可能是全然不同的,女性並不是均質化的單一群體,而是一個又一個的個體。艾蜜莉能擁有今天的名利,一定程度是參與了資本社會父權體制對女體的期待和運作,然如果善用體制、懂得玩體制遊戲的人們都能夠開始反省體制,那也許正是女性主義在數位時代可以有的新突破,至少我是願意這樣樂觀看待的。


______________
註:此處的父權紅利,指的是在網路文化中對女人的一種批評,控訴女性享受父權紅利的人認為,某些女性因為自身的外在條件而在父權體制下得到金錢或是關注等利益,是「從父權中得到紅利」。縱使學者如張君玫老師曾指出父權紅利此一詞彙的原始定義並非此意,本文中仍暫以網路定義描述之。

我的身體,你的商品:那些女性對於欲望、權力與個人意志的自我掙扎 (電子書)

我的身體,你的商品:那些女性對於欲望、權力與個人意志的自我掙扎 (電子書)


作者簡介

搬家時永遠被書淹沒的女性主義者。


 延伸閱讀 

上下則文章

主題推薦RELATED STORIES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為什麼教主追隨者們深信不移,甚至不顧自身與他人安危?

Netflix紀錄片《以神之名:信仰的背叛》中講述四名韓國新興宗教領袖故事,播出後引發熱議,不僅是驚訝於這些「教主」們的行為,更多人驚訝的是──為什麼有人會相信?

833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