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今天的餐桌上有什麼?

【Anna Lee|拜請食物之神 005】從幫傭人生跨線到座上嘉賓──好萊塢私廚的奇幻旅程

  • 字級


前幾天接受一本雜誌二度採訪,對方這次不提已經聊到有點老梗的食物造型工作,反而想要多聽聽私廚的世界,於是在塞車尖峰期,從洛杉磯西邊開到東邊的一小時車程,用視訊電話回憶著八年來的私廚心得,因為準備食物而漸漸滲透一家人最特別的各種時光。八年了,客戶家的孩子有曾經羞澀結巴的國小弟弟現在都上高中還交女友了、有大學畢業準備搬離老家就業的社會新鮮人,光是老狗也走了好幾條。有些事情當初寫入五星級廚餘,但最近開始發生更多奇妙的新轉變,是我進入私廚這一行時沒有預料的發展:從幫傭人生跨線到座上嘉賓是今年最大的轉捩點。

第一次被客戶邀請留下來用餐是聖誕節過後不久,當時加州的疫情依然一團亂,以往客戶都會在冬季出遠門旅行,我則可以喘口氣,計畫屬於自己的度假地點。但這個聖誕節誰也哪都去不成,將聖誕大餐放入保鮮盒,晚餐前夕分送到客戶K太太的家門口,要離開之前,已經耳聾眼瞎的老狗黛西用盡全身力氣,跌跌撞撞的跑到門口跟我撒嬌。

K太太一看驚呼:

我的天啊你們看!黛西竟然站起來了!

問了黛西的近況,K泛紅雙眼說其實狗女兒昨晚差點撐不過去,還請獸醫到府要準備進行安樂死,獸醫說讓黛西再試一款新藥,沒有成效的話可能真的要說再見了。看到黛西在我腳邊搖著尾巴,我蹲下來好好的陪她一陣子才離開。不到一個星期之後我又過去送跨年晚餐,但那天送餐時黛西已經不在了,真是個小甜心特別來跟我說聲再見才走。


Anna八年來的私廚生涯透過為客戶準備食物,漸漸滲透一家人最特別的各種時光。(圖片來源/Anna Lee)Anna八年來的私廚生涯因為為客戶準備食物而漸漸滲透一家人最特別的各種時光。(圖片來源/Anna Lee)


在那之後我接連幫 K太太準備了幾次晚宴,一次是小兒子要準備上大學的餞別派對,還有一次是大女兒準備搬去紐約工作前的家族聚會,因為疫情緣故,K太太都沒有邀情親友,就一家四口,外加女兒的男友,簡單親密。小兒子來到廚房半開玩笑隨口問我願不願意留下來一起用餐,沒想到這個提議獲得全家人熱情附議,盛情難卻之下於是我竟然開始從後場人員變成也有自己的一組繁複餐具的坐上嘉賓。

有錢人家吃飯是這樣的排場:水杯旁有紅酒杯、紅酒杯旁是調酒杯,大小碗盤、兩根叉子、兩個湯匙一把刀,折成線條俐落的餐巾布,餐桌中間放著鮮花與燭光,最後環繞著我做的食物,通常不是手工義大利麵,就是臺灣料理,這兩樣菜系在K太太家已經變成我的招牌。奇妙,以前我是處在廚房,遠端聽著一家四口用餐的笑聲,揣摩著他們是否喜歡當天的菜色,戰戰兢兢的等到餐後去檢查盤中食物吃了多少。現在的我坐在餐桌前,接收即時的讚美,第一手看搶食的模樣,聽著大家的日常生活,也分享了自己的趣事,然後晚餐用過後大家會一起洗碗,有那麼一刻還真像客人般被對待呢!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Anna Lee (李宛蓉)(@silverlunchbox_)分享的貼文

所以八年,很多事情都轉了彎,除了見證老狗的離世、兒女紛紛離家求學打拼之外,K太太與S先生的婚姻也變了。一開始我是K與S愛巢下的私廚,現在K與S已經不在一起了。

K與S當初分居的原因不詳,只知道剛分居的前幾年他們還是要好的像老夫老妻:K太太去幫S先生選了分居後要住的房子,離她也就只是短短的兩分鐘車程,這樣分居後回家與孩子聚餐可以依舊。K是一名室內設計師,每當花藝師送鮮花來,K會幫前夫也插一盆送去,又或是我做了一桌好菜,K也會幫S分裝一袋餐盒共享。儘管感情變調,K依然幫S裝潢了新居,一同挑選喜歡的傢俱。只是新居裡頭S選擇掛在牆上的藝術品都是各種不同美女的油畫像,一個新黃金單身漢的風格,不再像是有家室男人的住所。

又幾年過去,兩人總算越來越像分居後的夫妻,S開始跟年紀小上一輪的美女約會,K不再幫S送上鮮花,分裝食物的保鮮盒也開始有了顏色之分:白色是她,藍綠色則是他。菜單方面一開始兩人互相體諒,不怎麼喜歡的菜色,因為對方想吃,就勉強的跟著一起吃,S先生會買單,把自己、前妻、與小孩的帳單一起結清。後來連菜單也不妥協了,他要吃的與她想吃的得分開處裡、分開計價,S不再負擔前妻的菜色,前妻也不再體諒S的飲食喜好。這樣的溝通模式雖然對我工作作業上複雜許多,但其實只要就事論事,不去提到「以前都怎樣怎樣」,倒也不致於尷尬。

以前我覺得K與S是天造地設的一對,美輪美奐的家裡,晚餐桌上總是一家四口有說有笑,從來也不曾聽到兩人對話中有任何緊繃的情緒,現在的晚餐用完,K與S互相道別,其中一個人已經不住這了,開車離去。因為私人廚師的身分見證了許多親密的家庭時光,但也見證了一段婚姻淡出的軌跡,如其名,是十分「私人」的職業。

我的手機響了,S先生寫來一個訊息:

很想吃紅油抄手,可以加入菜單嗎?

我說當然,同時在電腦的另一端與K對話

K:「我想要有點中式,但不要快炒油膩的......

我說紅油抄手好嗎?

K:「對!就是紅油抄手!

這兩個人儘管這些年分的越來越開,感情越來越淡了,但可以確定的是他們對紅油抄手的熱愛依然是不約而同的。我不確定究竟是在這家人身上付出的八年時光呢,還是這場肺炎疫情不斷提醒著人們人生苦短,我與客戶的距離從未像現在如此靠近。在這樣動盪不安的時代,我想相信,有些人選擇怒罵過日子,而有些人選擇珍惜現況,就像我們可以選擇傷心的去看曾經相愛的兩人如今開車離去的身影,又或者是他們對紅油抄手的默契會心一笑。用食物走進一群人的生活可以很深很深喔,愛做菜的你們知道自己有這樣的秘密武器嗎?


用食物走進一群人的生活可以很深很深,這是每個做菜的人祕密武器。(圖片來源/Anna Lee)用食物走進一群人的生活可以很深很深,這是每個愛做菜的人的祕密武器。(圖片來源/Anna Lee)


※本篇文章由作者個人創作授權刊登※


作者簡介

安娜,本名李宛蓉,從小在北投陽明山腳下嬉耍。

老派,科技產品完全不在行,還有無藥可醫的食譜收藏癖,十年前隻身殺去洛杉磯,成為一名好萊塢食物造型師。閒暇時抽空往返上流社會,擔任富豪們的御用私廚,工作上是外貌協會會長,吃進去與看起來都要絕美,但私底下最愛池上便當溫蒂漢堡鐵觀音奶茶番茄炒蛋與香干肉絲。

IG @silverlunchbox_ (銀色便當盒加條底線兒)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啥款?!去好萊塢拜請食物之神!

勇闖好萊塢當食物造型師aka私廚的Anna Lee以食物為信仰的朝聖之旅持續展開中。。。

369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