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青春漾觀點

【致創作新鮮人寫作備忘錄】李屏瑤定義小說: 洞穴外的明火,也是世界的影子。

  • 字級


編輯室報告│星空燦爛,像無數燃燒的小宇宙,創作的能量正在爆發。這一切是怎麼開始?為什麼要寫?要怎麼繼續?本企畫邀請六位深受年輕讀者歡迎、高中校園文學獎評審經驗豐富的作家,擔任三大文類導師,請他們回溯養成、相談創作之路。看青春與創作怎麼碰撞、怎麼摩擦?原來現在厲害的大人們,在創作的最起步也曾經猶豫徬徨。老師們又想給年輕創作者什麼建言?請看我們的訪問────


 

回溯養成:有所捨棄,才能清理出空間,看到更大的視野

 

Q.還記得你的第一次發表的作品嗎?那次的發表對你人生的影響是什麼?

李屏瑤:大學時期,替系上中文之夜晚會寫的劇本,還自導自演,回想起來非常有膽量且高恥力。當時沒讀過什麼劇本或理論,實際看過的劇場作品也不多,完全是憑藉本能在建立整個演出,加上演員都是系上的同學或是學弟妹,可以有邊排邊改的經驗。有許多不足,但已經是當時能夠達成的最大值,十分懷念當時的青春與莽撞。沒想到之後會持續寫字、寫劇本,最初踏上的舞台在記憶中還是閃閃發光。

台北家族,違章女生(博客來獨家限量親簽版)

台北家族,違章女生(博客來獨家限量親簽版)


Q.成長背景曾帶你創作養份嗎?你是怎麼使用(或遺棄)這個部份?

李屏瑤:先前出版的散文《台北家族,違章女生》中,談到許多成長背景與經驗,愈貼身的愈難寫,比起小說或劇本,近身肉搏的武器選項較少,必須有所捨棄,才能清理出空間,看到更大的視野。


Q.作品遭受批評、負面回應時,如何調適心態並堅持下去?後來做了哪些調整?

李屏瑤:因為網路與社群網站的關係,加上網路書店的評分欄位,這個時代的作者,跟讀者或是書評可能前所未有的靠近,搜尋容易,對方可能會直接tag你去看,甚至直接寄信來了。讀一本書總是主觀的,出版之後,作品就有自己的命運,我個人是這樣相信的。書寫終究是寫作者跟作品之間的事,你構想一花一草一人一空間一事件一世界,然後努力把他loading出來。

 

鹽的代價(電影《因為愛你》原著小說)

鹽的代價(電影《因為愛你》原著小說)

Q.曾讀過哪些顛覆你對小說想像的作品?

李屏瑤:我想到的有三個作者,娥蘇拉・勒瑰恩、莎拉・華特絲跟派翠西亞・海史密斯,前者以《地海戰記》系列聞名,我也喜歡碰觸到性別議題的黑暗的左手;莎拉・華特絲最著名的是《維多利亞三部曲》,寫古典倫敦的女同志故事,其中一本前幾年改編成電影《下女的誘惑》;後者則是以雷普利系列聞名,我很喜歡這個不太按牌理出牌的角色,另一本小說《鹽的代價》則是改編成電影《Carol》。這三位作者的作品可能會被分類在不同的文學區塊,但對我而言,他們都華麗地展示了小說世界可以如何構成。

 


精進技藝: 靈感是最不可靠的,最多只能當作一個引線


Q.平時如何蒐集素材當作創作時的靈感?創作者眾多,如何避免與他人太過雷同的思考方式?

李屏瑤:靈感是最不可靠的,最多只能當作一個引線,平常還是要儲備更多火藥。我自己的電腦桌面有一個文件檔,檔名叫「許願池」,會把想到可以寫的點子丟進去,有時候是一句話、有時候是一個有感的詞彙。身上也會帶著筆記本,隨時寫一點什麼,但這都只是前端的蒐集,不真正著手寫,不會知道會長出什麼。寫劇本的時候我會盡量偷聽路人對話,寫小說的時候我會去追根究底各種細節,雖然最後不一定用上。創作者眾多,但這也就像超級星光大道,歌手會有自己的聲線,創作者也要找到自己的語言。


Q.你覺得好的小說最必要的條件是什麼?

李屏瑤:這題好難,我想了很久!我想引用三島由紀夫的話:「純粹的戲劇,應該像一個小宇宙。」戲劇、小說、漫畫、電影都應該是如此,要有自己的世界觀,有自己的姿態,有自己獨一無二的聲音

 
Q.你認為創作是可以學習的嗎?你平常是怎麼精進自己的創作?

李屏瑤:我會覺得創作本來就是不斷學習的過程,前方有許多難以望其項背的作者,能做的就是讓自己持續前進。如同重訓會有健身菜單、會適時地加重讓肌肉強健,書寫也是,多讀多吸收,實際去寫,踏出一點舒適圈,這永遠是最實在的事。


致創作新鮮人:作品就必須解釋好自己


Q.小說創作需要新人的理由?

李屏瑤:每個行業都需要新血,有更多的人加入,文學才不會變成夕陽產業。另一方面也是,新人會帶來新視野,展現不同的思考與切入,甚至是吸收不同資訊與營養生長出來的文字。文字暫時無法像電影一樣,有更新的機器或是拍攝技法,但這個古老的手工業會因為更多人的加入,持續翻新,找到各個時代的敘事。

 

Q.你參與過或評審過印象最深的高中校園文學獎是?為什麼?

李屏瑤:竹中竹女文學獎馭墨三城,水準很整齊,看到一些生猛新鮮的作品,甚至敘事技巧上也穩健。猜想可能是跨校合辦的文學獎,基數本來就比較大,容易選出好作品。有歷屆選出的優良作品為前例,想投稿的參賽者可能也會去找來讀,這會是一種正向的反覆循環。另外想提,校園風氣也有影響,這兩個獎項的校方或是教師或是學長姐等相關人士,都展現出鼓勵閱讀與創作的氣氛。我遇過校方不鼓勵文學創作、希望學生認真考試的狀況,校方還調降文學獎獎金......當然獎金不會是投稿的指標,只是可以折射出這個選項後面的不支持。

 

Q.你認為現在年輕的寫作者優勢是什麼?

李屏瑤:新的事物很多、眼前的世界轉速很快,世界太新,許多事物只能用手去指,用文字去寫。新的題材在眼前、在螢幕前不斷湧現,幾乎就像是故障的吐鈔機,這是最大的優勢。另一方面也要找到書寫的轉速跟節奏,不能只被這些資訊帶著跑。

 

Q.評審過這麼多的作品,你認為現在年輕的寫作者最常犯的錯誤是什麼?

李屏瑤:讀得不夠多,卻想得太大,可能就會變成眼高手低。遇過評審結束,寫作者跑來解釋作品,覺得評審們說得不對,或是沒有讀懂。當然也可能有評審誤讀的狀況發生,但請記得,作品就必須解釋好自己。讀小說不是看導演版的DVD。

 


如何定義小說 ?李屏瑤X朱宥勳小對談


 

李屏瑤:洞穴外的明火,也是世界的影子。

朱宥勳:「人的選擇之旅」,所有小說都是「因為他選擇了A,所以導致了BCDEF......」。這也是為什麼小說有趣,因為它能代替我們去經歷我們沒有選擇的人生。

李屏瑤:這段話讓我想到《一一》的台詞,「電影的發明使我們的人生延長了三倍。 因為我們在裡面獲得了至少兩倍不同的人生經驗。」小說也是,讀小說的時間就是延長人生經驗值的時間。

朱宥勳:我覺得有點奸詐!(李屏瑤)等於講了兩個!比較內行的同學,應該一眼就能看出這是「洞穴寓言」的典故吧:「人類的所有知識,都是火光造成的影子,而不是事物的本體。」如果這樣來理解,李屏瑤的答案很好玩,她幾乎就是說:小說就是「本體」以外的所有東西,影子是小說,造成影子的火光也是小說。但也因為小說是「本體以外的所有東西」,所以它也會很精確地描出「本體」的形狀,就像雕刻裡面的「陰刻」一樣。

對此,我有一個好奇之處:依照洞穴寓言,人類都是被鎖在洞穴裡的。那如果小說既是影子、又是火光的話,手持火光的是「小說家」嗎?要是這樣看,小說家還真是被賦予了很大的特權,可以站在洞穴外面呢。或者,這正是李屏瑤的意思:小說家就是要稍微站在人群外面一點點,才能照見人群真正的形狀吧。」


online writing workshops




 

新星點名


 

潛力新星推薦徐振輔

推薦理由:之前陸續讀過他的生態書寫專欄,寫動物植物,還有去西藏旅行的紀錄,夢一般搖搖晃晃的旅程,夢一樣的雪豹,他寫的草坡、石頭、公路都是感覺得到顆粒的,是扎扎實實踏查過的文字。得知他正在寫一部名為《西藏度亡經》的小說,萬分期待。

 



三文類X六導師X致創作新鮮人寫作備忘錄



 

作者簡介

文字工作者。 中山女高、台大中文系畢業。⠀⠀⠀⠀⠀⠀⠀⠀⠀⠀⠀⠀⠀⠀⠀⠀⠀⠀⠀⠀⠀⠀⠀⠀⠀⠀⠀⠀⠀⠀⠀⠀⠀⠀⠀⠀⠀⠀⠀⠀⠀⠀⠀⠀⠀⠀⠀⠀⠀⠀⠀⠀⠀⠀⠀⠀⠀⠀
國立臺北藝術大學劇場藝術創作研究所碩士。2016年2月出版首部小說《向光植物》2017年3月出版劇本《無眠》2018年以《同志百工圖》入圍台北文學年金。最新作品為《台北家族,違章女生》⠀⠀⠀⠀⠀⠀⠀⠀⠀⠀⠀⠀⠀⠀⠀⠀⠀⠀⠀⠀⠀⠀⠀⠀⠀⠀⠀⠀⠀⠀⠀⠀⠀⠀⠀⠀⠀⠀⠀⠀⠀⠀⠀⠀⠀⠀⠀⠀⠀⠀

上下則文章

  • 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912828

回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