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本月精選

【我在顧城的詩裡找到光明】01|朱宥勳:他給了我別的眼睛

  • 字級



顧城的詩至今仍具有極大影響力,他留下許多名句經常為人們引用,包括:

回家:顧城精選詩集(博客來獨家 限量珍藏版)

回家:顧城精選詩集(博客來獨家 限量珍藏版)

黑夜給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卻用它尋找光明
──〈一代人〉

一切都明明白白/但我們仍匆匆錯過/因為你相信命運/因為我懷疑生活……
──〈錯過〉

我覺得/你看我時很遠/你看雲時很近。
──〈遠和近〉

10月木馬文化重新出版《回家:顧城精選詩集》,特別邀請四位創作者分享顧城第一次走入他們生命的瞬間。顧城說我不知道怎樣愛你,但他們都愛顧城。



文╱朱宥勳

其實我小時候非常討厭現代詩。國小課本那些做作的童詩,以及國中第一課所選的〈夏夜〉,在當時的我看起來,全部都是毫無美感的胡言亂語而已,那些粗淺又洋洋自得的比喻,光是眼睛掃過去都覺得尷尬。就算不跟節奏感和語感都比較陌生化的唐詩、宋詞相比,就算是流行歌詞,我都覺得比那些課本裡的詩要美得多。

國中念了私校,二十四小時被關在學校裡,什麼沒有就是時間多,於是就把桌墊當成我的「電腦桌布」,每天抄寫不同的歌詞和詩詞,壓在底下。抄著抄著,才模糊感受到白話體的詩或歌詞,在節奏、音韻和意象上的美感。然而,出於一個文青的假掰心態,我仍然不喜歡那種「太簡單」的詩。所以這樣一路抄到高中後,我就一頭鑽入了那些所謂「看不懂」的台灣現代詩,包含夏宇楊牧洛夫……

直到高二的時候,讀到了當初甫出版的《回家:顧城精選詩集》。我嚇壞了。

那是我第一次閱讀中國詩人的詩作,因此成了我對中國詩歌的最初印象。不像我假掰的文青生涯中讀過的那些「困難」的台灣詩人,顧城的句子簡單明晰得不可思議,但物與物、詞與詞之間的張力卻絲毫不減。我開始在寫給朋友的信上面,抄他的句子,比如〈避免〉:「你不願意種花╱你說:╱『我不願看見它一點點凋落』╱是的╱為了避免結束╱你避免了一切開始」。或〈麥田〉:「怎麼也不知道╱春天 看不見 只有一次╱花全開了╱開得到處都是╱後來就很孤單」。〈我們去尋找一盞燈〉:「走了那麼遠╱我們去尋找一盞燈」。〈門前〉:「草在結它的種子╱風在搖它的葉子╱我們站著,不說話╱就十分美好」。〈你在等海水嗎〉:「你在等海水嗎╱海水和沙子╱你知道最後碎了的不是海水 ╱你在等消息嗎╱這消息╱像一隻鳥要飛起來」。……

我還可以無止境地抄下去。顧城是我這輩子抄過最多次的詩人。

他最有名的是那句「黑夜給了我黑色的眼睛」,他不是黑夜,但他也給了我別的眼睛,讓我看到不同的文字可能。自讀顧城以後,無論我下筆寫什麼,總是會想:能不能用更簡單的文字來造成更強的效果?如果拿掉形容詞和副詞,純粹靠調度和鋪排,我能夠成功刺入讀者心底嗎?困難的文字,人人知其用力之所在。但如果是像顧城這樣簡單的文字,或許更能帶來另外一種誘人心神的謎吧。當我不斷來回掃讀他的文字,一次次感受到那幾乎毫不遮掩、毫無花巧,但又不會衰變的強烈詩意,我總會無法抑止地想:

——你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那是怎樣的眼睛啊。


暗影

暗影

朱宥勳
1988年生,清大台文所畢業,在寫小說、讀小說、學一點理論的同時,也是棒球和電競的觀眾;著有小說《暗影》《堊觀》《誤遞》,散文集《學校不敢教的小說》;曾與黃崇凱共同主編《台灣七年級小說金典》;2013年起,與一群朋友創辦電子書評雜誌《祕密讀者》。目前與太太在台中開設 「日行甜點」,一起設計文學甜點。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一場還不算遲到的相識,寫一首給胡遷的詩──廖偉棠、徐珮芬、葉覓覓、追奇、連俞涵

胡遷29年的人生,用文字用影像,追求純粹與全然的自由,成為光。 創作者在自身的創作經歷或許都有類似的經驗,為此,邀請四位創作者看看他的作品,再用一首詩的長度,寫下對這樣一位創作者想說的話。希望用這一首給胡遷的詩,去拼出那一塊名為胡遷這位創作者的拼圖。

663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