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馬欣影評

【馬欣專欄|人性顯相室】我們是何時開始沒命地逃跑著?──《屍速列車》的徐碩宇與他們

  • 字級



打開人性顯相室,我們可以看到似曾相識的自己,
解開只封存在記憶中的世界殘影,
讀取種種人們暗示的訊號回聲,劃下尚未結疤的傷痕,
拍打起角落裡累積的記憶塵灰,
這是我們身處的大世界,也是我們受困的小房間,
眾生內心在這裡顯相,紀錄妖魔天使齊聚一堂的人類樣貌。




我們很害怕喪屍「感染」的速度,讓我們覺得自己正生活在一個快速奔馳的列車上,誰也不能下車,除非「隔離」了某些人、不然「貧窮」這被視為21世紀最猛烈的病毒就會感染過來。「救命啊!」滿車的人都在哭喊,這輩子努力念書,爬到高層再高層,不就是為了遠離貧窮擴散的速度嗎?

剛剛大夥還在打盹著,順暢的列車速度跟金光閃閃的車身反照著陽光行進,像我們周遭任何穩靠的文明建設一般,我們只要扮演好螺絲釘的角色,保持流水線的暢通、進而容許某些金融商品瞞天似的買空賣空,掏空許多人的資產,且讓未來連空氣與水都可以高價出售,保持人力低成本與價格的拉鋸,我們這全球化經濟列車以為正開往「極樂世界」,那個不具有任何真實的地方。


證券基金經紀人 徐碩宇

突然之間我驚醒過來,發現每個人都向下一個車廂奔逃著,而且前進的每一個車廂都長得很像,只是感覺上有沒有比較「安全」的差別,後面有什麼在追我們?夢裡總有東西追,醒來也要沒命地奔跑著,轉頭看好像是喪屍群,其實往前跑時才警覺到,後面追上來的是一大片人山人海的「貧窮」啊!

我是做基金顧問的,我其實比誰都知道,以前像金字塔結構的貧富階級,如今已沒有那樓梯坡度了,我們每往上跑一步,下面那層樓就立刻塌陷,很快地就會變成一個斷崖,誰也沒法拉誰上來,所以你跟我都快跑啊,錯過這樓梯,在這樂高一樣的結構上,我們就會被後面追來的「貧窮」給吞噬了。

往前跑時才警覺到,後面追上來的是一大片人山人海的「貧窮」啊!往前跑時才警覺到,後面追上來的是一大片人山人海的「貧窮」啊!


那些被視為喪屍的人,其實混雜了各個階層的人,有上班族、也有高齡者、也有大批在校學生,只是一個踩空就會掉下平均貧窮線下,當然乍看衣著還知道原本是做什麼的,慢慢的他們的面貌就糊成一團,去除了任何階級與其代表的資產價值,像當年的共產主義想達成的目標,多數人都打成了同一階級,人吃人成了僅有的選擇,同時追趕著前方已經失控的「資本主義」。

這浩劫表面上是因為我跟同事惡質炒作的「有善生化公司」搞的,它就像孟山都那種生態改造的企業,間接促成了這場環境災難,但其實我們都清楚,未來階級分上下兩層,下面那層會吃到假食物,人們就算現在是衣冠楚楚的白領上班樣,但淹沒人的環境毒素,像瘋狗浪捲人的速度,到時吃大量防腐劑的人們都看起來灰撲撲的,因此只有拚命往上爬、現在就要像逃難一樣往前跑,部分人的未來才有新鮮食物與空氣可以享用。

我曾看過很多喪屍電影,深知這幾年喪屍片的風行是因為它們打破了階級樣貌,成為金融海嘯後人們揮之不去的陰影,被經濟「丟包」的人愈多,貧窮就愈像病菌一樣蔓延開來,這類似「感染」的速度,讓我們覺得自己正生活在一個快速奔馳的列車上,誰也不能下車,除非「隔離」某些人,不然「貧窮」這被視為21世紀最猛烈的病毒就會感染過來。「救命啊!」滿車的人都在哭喊,我必須護住我女兒,我這輩子努力念書,沒有背景地爬到高層,不就是為了要有不動如山的一席之地嗎?不能讓她太過同情他們,而放慢了逃跑的速度。

某通運公司高層 容錫

我這一生擅長的就是糾眾,讓有一些人因恐懼而站在我這裡,某種程度來講,我頗有做政客的天分,只要有派系黨羽,趁亂我就可混水摸魚。因為我始終很害怕,因此對別人的恐懼源頭就更懂得掌握,當碩宇帶著他女兒與一票人可以殺出殭屍重圍,逃到這暫時安全的車廂來時,就讓我對他們比對活屍更恐懼,一來代表他們能力強到可以取代我當領導者,二來我可不想當衝鋒犯難的人,活在困境比殺出困境對我來講要自在多了

老實說,我們這車廂的人後來都是這樣,雖然近距離一看就知道碩宇他們都沒有被感染,但困境是我們習慣的,只要不要發生太大的變化,我們寧可自己內部建立強者凌弱的生物鏈。人這種動物啊,是需要且習慣密室的,只要有權威命令,人們就會自成一個守護系統,這樣的密室裡受害與加害融為一體,就算這麼少人的車廂,也可以成為一小「社會」,達到它相互監視的功能,於是當錫宇撲上來挑戰我的權威時,我必須要稱他為活屍,為他貼標籤,讓其他人以為「狼來了」,這是為什麼原本還熱心幫助其他乘客的列車長,後來成為我的幫兇,不惜犧牲無辜的人,因為我看準他在我們這社會系統裡,是個守衛,忠於體系的標準,大於他自己的善惡判斷

只要超過五個人,人就會形成一個小社會,這也是我害怕的地方,我知道人為了體系可以失去判斷,所以我想回家啊,我無時無刻不想躲到我的娘胎裡,玩弄社會權術的人,幾乎都是像我這樣害怕的人,所以把周遭世界都搞成像是我的「家」,把組織弄得更密不透風,變成共犯家人,這是政客的原形,這車廂的人果然如我所料,進入我安排的「社會」假象裡,誰也不敢出去,以為任何外來者都可能比活屍恐怖,如你們現代多害怕難民,不只怕他們帶來恐怖分子,也是怕少一個吃飯的位子,這世界窮了後,我們從沒發現自己活得這麼擠過。

這車廂的人果然如我所料,進入我安排的「社會」假象裡,誰也不敢出去,以為任何外來者都可能比活屍恐怖這車廂的人果然如我所料,進入我安排的「社會」假象裡,誰也不敢出去,以為任何外來者都可能比活屍恐怖


碩宇啊,我看到你為了保全那孕婦跟你女兒,不惜踢甩走那群緊抓車尾的喪屍,很勇敢,我在車頭都看見了,但這多像以前的你做的事,增值空頭公司,踹掉可能擠壓你與子女的人的生存空間,災難發生前,我們都習慣踹掉可能沒機會的人,然後再彼此互咬,究竟我們從小搭上的是一個什麼樣的列車呢?為何一路就被恐嚇:「如果不好好念書就會變流浪漢。」這班誰也不可能下車的資本列車,注定我這嬰兒潮一代精神上無家可歸啊

摔角選手 尹相華

我是一個摔角手,帶著快臨盆的妻子去釜山,妻子總說我為何遲遲不肯為胎中孩子命名,一定是太懶了,其實,我一直不確定我讓這孩子這時機出生是否是個好主意?我知道這世界是個車頭發燒的列車,疾馳去哪裡?誰也不知道的,就只是一個「火車快飛」的集體著魔,但我還是希望有個小家庭,我是個有場子就去比賽的飄泊選手,賺不了大錢,但是個本分的人,未出生的孩子是個希望,我們這一代卡在中間,還接不了世界的棒,就看它陷落了。我曾討厭錫宇那種演算出蕭條卻還補上一腳的菁英,但我決定赴死的當下,知道碩宇靈活,生存機會比我多,我從來不是能去火車頭的人,那裡搞政治玩權謀也是個地獄,注定在中間的我,喪屍追上來也是有數的。

只是很想問,讓這世界運作變得喪屍化的我們是怎麼了?喪屍蔓延了,政府一如面對其他危機時,仍顧著粉飾太平,企業富可敵國,我們沒有可信賴的,只能追隨數字移動的那點,沒有方向感地沒有停過,就算自己是可有可無的小數點,也得像數字接龍一樣往前走。我們原本就是一班屍速列車,總覺得有什麼人在追趕我們,一方面是前方放出不跟緊會完蛋的恐嚇消息,二方面是刻意讓後面跟不上的人就此消失。若不跟著人走,會知道自己在哪裡嗎?或確定自己是活人還是活屍?必須要走過幽暗的隧道,唯有活人才能從黑暗中走出方向來吧

我們原本就是一班屍速列車,總覺得有什麼人在追趕我們我們原本就是一班屍速列車,總覺得有什麼人在追趕我們



未來會有更多「喪屍」跟在後面,因為我們不知被最上層的誰設定為沒有終點站的追求,多數人無法或不敢下車,但貧富的最極端處都將會成為喪屍,很抱歉,如果有人知道我們的故事,請不要只把它當成一個恐怖傳說,寧可相信它可能是一則近未來的預言。


《屍速列車》的徐碩宇與他們《屍速列車》的徐碩宇與他們

《屍速列車》(韓語:부산행)為2016年韓國災難片,由延相昊導演執導,故事描述述主角基金經紀兼單親爸爸錫宇(孔劉飾)與女兒秀安(金秀安飾)乘坐KTX高速列車到釜山,列車上由一位女孩身上帶來的喪屍病毒開始肆虐且不斷擴散,傾刻間列車陷入災難的故事。韓國於2016年7月20日上映。而其前傳動畫《起源:首爾車站》於2016年8月18日在愛丁堡影展上展出,《起源:首爾車站》也將在10月13日在台首映。《屍速列車》這部電影在IMDb獲8.0的高評價、爛番茄評價為新鮮度指數96%,於坎城午夜單元首映後,獲得媒體與全球影人好評,此片在台上映三天獲六千萬票房佳績。



作者簡介

多年寫樂評也寫電影,曾當過金曲、金音獎評審,但嗜好是用專欄文偷渡點觀察,有個部落格【我的Live House】,文章看似是憤青寫的(我也不知道,是人家跟我說的),但自認是個內心溫暖的少女前輩(咦?)著有《反派的力量:影史經典反派人物,有你避不開的自己》、《當代寂寞考》與《長夜之光:電影擁抱千瘡百孔的心》。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有情的機器人與無情的人類,誰才是真正的人?

我們創造人工智慧,讓他們與人類有著相似的外貌與學習的能力,但又怕他們太聰明、太像人類。當人類與人工智慧的共同生活的那一天到來,你會感到安心或害怕?

773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