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獨厚心得

側記:桑德爾來台,我們都上了一課。所有的真理,都會在自相矛盾中找到答案。

  • 字級

這場面盛大的有些驚人,但卻不是哪個某某某的演唱會,更不是佈道大會,場外大雨滂沱,台大體育館仍湧入爆滿的聽眾,台下的每張臉都帶著期待和興奮感。少有一堂課會吸引這麼多除了想修取學分以外的人們,邁可.桑德爾的課即是。

桑德爾是哈佛教授、是哲學家,他的《正義:一場思辨之旅》橫掃2011年台灣書市,很多人談論哲學、各立觀點,派別眾多,或汲汲辯證自己提出理論的是非對錯,桑德爾為何特別突出?從這場大型演講可略窺一二。頂著招牌銀白頭髮出場,舉手投足間舞台魅力十足,沒有學者的靦腆,有的是談笑風生的幽默,桑德爾說自己從小對政治充滿興趣,想過自己的未來,若不是政治記者,也必然是個政治參與者。

教學,從不是桑德爾的人生選項,但最終,他成了哲思學術領域的佼佼者,或許從未忘記初衷,所以儘管他標榜哲學,卻試圖在每個問答中融入攸關公民道德、社會正義、政治意識這些議題,在無形中,考驗著你我的價值觀,還有那自以為是的正義。

什麼是錢買不到的東西?是靈魂、正義,還是……

桑德爾開場即問,在什麼都能花錢買的時代,還有什麼是錢買不到的東西?這問題有些籠統,那換個簡單點的方式問好了,如果某地的雪鏟平日只賣10美元,在暴風雪過後卻漲價數倍,你覺得合理嗎?

多數人覺得這不符合公共利益,就像風災過後,菜錢狂飆,漫天喊價,但若以商業利益考量,當供需不平衡時,價格上升,以經濟學或是商人立場看來,天經地義。頂多落個奸商,或是趁火打劫的罵名,但為了賺錢生計,在沒違法的前提下,確實也沒有誰對不起了誰。那麼這社會到底要對誰維持公平、保護正義?

場景轉換,世界末日前你必須聽一場最愛偶像的演唱會,但,計畫趕不上購票秒殺,只剩黃牛票可買,合理嗎?合理,大半的人如是反應。沒看演唱會又不會死,這不是民生必需品,沒人買自然沒有黃牛,搶不贏人就多付點錢吧!春節返鄉一票難求,一年就等這麼一趟準備衣錦還鄉,但,又沒車票了,但有黃牛。買嗎?合理嗎?說不合理的人多了,返鄉這麼重要,至少比娛樂奢侈品重要。所以有些可以容忍演唱會販售黃牛票的人,這時又覺得黃牛票不道德。

事實上,有些人壓根不在乎春節要不要返鄉,但可能很重視這場演唱會,對他來說,就是,一場不聽會死的演唱會。當然,牽涉的更廣的是買票機制本身有沒有問題,是否因為系統上的漏洞而便宜了誰或虧欠了誰?究竟,該由誰來制定什麼是公共利益,或什麼東西的價值又該凌駕於什麼之上?

曾幾何時,巷口的雜貨店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窗明几淨的連鎖超商。你覺得這現象合理嗎?贊成嗎?街角的獨立書店倒閉了,大型書店進駐,或只要上網路書店就可瀏覽每本有興趣的書。這合理嗎?對我來說,那代表著時代進步,便利生活的開端,但相對的,當連鎖企業成長到一定的規模時,是否也代表著市場走向壟斷,你只能接受他想提供的,或是習慣他提供的,市場價格是企業說了算,還是真正符合供需法則,這是一種除了害怕文化消失之外的危險恐懼。

談大企業壟斷媒體的正當性?全場超過九成的人舉牌認為不合理,同事問我:「你究竟是反媒體壟斷還是反旺中?」我沒思考立刻說:「當然是反媒體壟斷。」同事追問:「那他有錢買媒體有什麼錯?只要是不違法的情況下。」我說:「事實上是政府把關失職,起了個錯誤的因,造成了同樣錯誤的果。」但細想,兩件事雖互為因果,但也各自獨立。這是否有些犬儒,因為覺得對政府無可奈何,而認定這財團巨獸該負擔超出他所需付出更重的罪過?到底,那追根究柢要批判的問題核心是什麼?

桑德爾鼓勵思考,強調一個國家的公民需要積極參與公共論述,不管你的意見如何相左,天馬行空。他並不平鋪直述所謂的真理,但在每個參與者歷經他的課程洗禮,在一場各自表述,思想激辯過後,竟會發現,遑論不同個體之間,就算是獨立的個人,都會產生過多自相矛盾的想法,因著很多事物的本質其實相像,只是在伴隨某些形式的偽裝過後,往往以不同樣貌呈現,也讓人做出不同的價值判斷。

公民論壇的可貴在於人人有資格做意見討論,這場演講中的問題,每每讓人在直覺和正義間反覆思考。究竟你為何反對?又如何贊成?你的中心思想是什麼?真理不一定是愈辨愈明,但在自我說服的過程與辯證間,將提升個人對事物的判斷力。就像《正義》期待給予讀者的,「有了理性思辨,民主對話才能向上提升,不會一直停留在互嗆叫陣的層次。」這不是政論叩應節目,亦不是議會質詢舞台,不需要華麗的激情演出,也不是誰叫囂的大聲就等於真理。

桑德爾來台,我們都上了一課。「所有的真理,都會在自相矛盾中找到答案。」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