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獨厚心得

原來,可以付出是這樣美好。

  • 字級

我一直覺得收禮是一種福氣,即便有些禮受之有愧,但有時想想,既是一種福氣,就不要往外推;送禮是一種幸福,儘管有時會傷點荷包,但有個人能讓自己掛在心上,心想:「啊?這是他需要的。」把禮交付給對方時,自己也很幸福,尤其是不為節日而準備的禮,即便是張小卡,也讓人歡喜。

那禮,怎麼給才有意義?如果這個人什麼都不缺,就學學麥當諾「沒有東西」送給你,送一份「友誼」恰恰好,如果這個人很需要一份禮,但偏偏地,沒有任何禮物可以送給他呢?特別是,這又發生在人人都冀望收到祝福的日子──聖誕夜。

家家戶戶的小孩,都在床邊、聖誕樹下、窗戶邊、煙囪下的爐火旁掛上了一只襪子、一雙空的靴子,希望隔天醒來,能看見襪子鼓鼓的,靴子被一個個小東西塞滿,但偏偏地,聖誕老公公的袋子少了「最後一份禮物」。

在《米奇卡》中,我們看不到一慣的繪本中,讓聖誕老公公穿著紅色衣服,架著麋鹿到處飛走,好像有他的存在,才是一種聖誕節的象徵,也才會讓聖誕夜多了一份應景的氛圍,但《米奇卡》沒有,沒有紅紅的衣服,白色大鬍子和一張慈祥的臉,沒有掛滿晶亮彩球和天使的聖誕樹,沒有孩子圍坐在火爐邊的場景,只有一隻麋鹿和一隻泰迪熊。一片廣大的雪地上,一隻動物獨自在雪地上行走,「米奇卡下定決心要離家出走了。」用這麼一句話開場,讓那個小小的背影顯得更孤單。他是米奇卡,一隻泰迪熊,一隻毛絨作成的玩具熊。孤單嗎?好像不是,儘管兩眼是用釦子作成,表情看來很淡定,但看他邁開步伐的樣子,「離家」很堅定,自由真好?可以恣意地吃著蜂蜜,橫躺在樹上睡覺,甚至嚇嚇小鳥,自由真好?「我再也不要當別人的玩具了!」就在這麼想時,他遇見了一隻麋鹿,一隻在聖誕夜忙著送禮的麋鹿,他們開始在雪地裡奔馳起來,家家戶戶的燈火在林間閃爍著,袋子中的禮物也漸漸分送完了,但還有一戶人家,一個生病的小男孩還沒收到禮,麋鹿和米奇卡看著袋子……

看到這,我不禁想,聖誕老公公真神奇,他從頭到尾沒在故事中出現,卻還是展現了他的神機妙算,把「最後一份禮物」給送到了孩子手中,是米奇卡嗎?不,是一份真心,讓人心很暖,就像麥當諾的《「沒有東西」送給你》也會讓人會心一笑。我們常常忘了送禮的真意,把禮物包裝的很好很漂亮,絞盡腦汁去買一個實際的禮物,但有時候床頭的一張小紙條,一行簡訊,一個不經意的擁抱,一通來自遠方的電話,一句關心的叮嚀,也是一份禮,這些都是包含著一份真心的禮,就像米奇卡,當他走進小靴子中時,對於放棄了的自由,想了一想,最後,聳聳肩,就像拍拍衣袖上的灰塵那般輕鬆,那般可愛的模樣,誰能不動心?原來,可以付出是這樣美好。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你一定要認識這位又正經又搞笑的繪本作家長谷川義史

長谷川義史 :「我總是在創作完後,才意識到自己做了什麼。有時是聽人家說,才恍然大悟,原來在我全然忘我的創作中,隱藏了那樣的結構。」

274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