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獨厚心得

或許,在這些紛亂的吵鬧聲中,才是真正體會到人性豐富的時刻吧!──《梅岡城故事》

  • 字級

文/大灑

小時候,總喜歡坐在家族祠堂的門檻上,看著黃昏時的日落,聽著竹林內逐漸回巢、吵雜啁啾的麻雀叫聲,同時,看著大人們坐著乘涼,說著鄰居間發生的事情。大人們不在意小孩子是否聽他們說著這些八卦,或者他們認為,就算聽了這些耳語,小孩也不懂其意義。但我現在仍然懂,為何曾一度搬來住在右排最尾端的那一家人,為何又倉促搬走;更記得大人們談論那一家人的事情時,眼神所流露出的鄙夷與輕視。

但當我們開口問有關那一家人的事情時,大人們只是噤聲。

那是小孩子的眼睛,大人永遠不懂,孩子的雙眼可以多深遂。《梅岡城故事》,六歲思葛‧芬鵸用她獨特的雙眼,理解1930年代發生在梅岡城小鎮上的事。

思葛‧芬鵸的父親亞惕?芬鵸是名律師,被指派為一名黑人湯姆?羅賓森辯護。湯姆‧羅賓森被控強暴艾微家的大女兒。那仍是黑人與白人不平等的年代,無論事實真相是否指向湯姆?羅賓森的清白以及艾微家包裝的謊言,身為黑人,才是原罪。只是孩子的思葛,先是在學校遭遇同學取笑:思葛‧芬鵸的爸爸為黑鬼打官司,後來,無論走到哪裡,都有鄰居在他們背後指指點點,說著:就是他們的父親,憑什麼為黑鬼打官司。甚至,芬鵸家族裡,也有人對著她喊:亞惕‧芬鵸是個黑鬼愛人。

思葛‧芬鵸起先不懂他們說什麼,只知道有些人用不同的眼神與語調看著她、與她說話。她不懂,所以她問,誠實的父親告訴她,是的,他在為湯姆‧羅賓森辯護,但他不是黑鬼,他是黑人,和我們一樣。他理性的告訴他的孩子:「如果我不替他辯護,在這個城裡我就沒法抬頭挺胸做人了,就不能代表本郡出席州議會,也沒有資格教訓妳和杰姆了。……妳在學校裡,可能會聽到關於這個案子的閒言閒語,如果妳願意,請替我做一樁事:把妳頭抬得高高的,把拳頭放下來。不論誰對妳說什麼,都不要去理會,妳不要讓他們逗妳生氣。改用你的頭腦去打架……。」

父親的話,思葛懂,從湯姆‧羅賓森的案子中,她學到正義。但這件發生在梅岡城小鎮的事情,更讓她看到多變的人性:莫蒂小姐的善良、克勞馥小姐的好事、警長亥克?戴特身為證人的無奈,以及在首買教堂裡,為了救助海倫?羅賓森一家人,每個人表現出的憐憫。但無論面對這件案件時的表情如何,誠實的父親告訴他的孩子:「那些人,都是我們的朋友。梅岡城並沒有壞人……。」

小鎮上原是風平浪靜,思葛、哥哥杰姆,以及暑假才會來到梅岡城的荻兒,只管著找新遊戲玩,或是想辦法讓十三歲之後,再也沒有走出家門的阿布?芮德走出家門。但總是一點小事,就能在小鎮上引起大波瀾,足夠鄰居們茶餘飯後嚼舌根一個月之久,或是一件影響人們基本信仰的事件,讓小鎮上的人們,開始議論紛紛,顯得鬧哄哄的,或許,在這些紛亂的吵鬧聲中,才是真正體會到人性豐富的時刻吧!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惡意是怎麼成形的?我們與惡的距離究竟有多遠?

無差別殺人事件發生的原因究竟是什麼,透過文學、戲劇作品和當事人、當事人家屬的自白,我們是否有機會離真相更近一些?

3067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