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米果|吃一口日本小說

【米果|日本小說教我的事】你最想見的逝者是誰……即使只有一個滿月的夜晚

  • 字級


米果專欄

今年二月書展期間,我見到來訪的直木賞作家辻村深月,那時我正讀完她的小說《沒有鑰匙的夢》,單單一本的閱讀經驗,對於她的好奇卻不少。辻村的筆觸非常纖細卻不囉唆,說故事的節奏很特別,描寫女性心思在某些層面是非常犀利坦白的,可是現實生活裡的辻村卻是平凡的妻子與母親。她聆聽提問者的眼眸與思考答案的認真模樣,顯現出做為小說寫作者十足「定番」的專注,如果要尋找適切的形容詞,應該是「慧黠」這兩個字吧!

在那場讀者見面會中,辻村提到,當她開始以小說寫作在文壇出道,前輩給她的忠告是,一年起碼該有兩本作品問世,否則很容易被讀者遺忘。當進一步被問到,這樣的標準應該很嚴苛吧?她想了一下,說:「如果文壇就是一個業界,我自己身處這個業界,就必須接受這麼嚴苛的條件。」

使者
使者
當時,與辻村對談的台灣作者黃麗群不止一次提到《使者》,致使我對《使者》的題材備感興趣。拖了好幾個月,終於讀到這本小說,感想只有一個,那就是「佩服」。如果小說給人勇氣,這本小說確實充滿力量。

《使者》的日本原著書名用了片假名「ツナグ」,也就是「繋ぐ」的意思,藉此讓生者與逝者有機會見一面,那些來不及說的話、想要解釋清楚的誤解、不厭其煩的交代、或生者對逝者的思念、逝者對生者的感謝等,可以透過陰陽磁場交會,做個了斷,往後也許就沒有遺憾。這麼說來,這工作類似我們熟知的觀落陰或乩童,我原本很疑惑,為什麼中譯書名為「使者」,但知道小說改編成電影的主角是松坂桃李之後,也就覺得使者這說法真不賴,畢竟觀落陰或乩童,是將逝者的聲音和魂魄寄託在他人的身體裡,而使者安排了逝者以生前一模一樣的形體出現。他們可以從約定好會面的飯店房間裡的冰箱拿起啤酒喝,鏡子會反射出他們的樣貌,坐在飯店房間的床鋪也會出現床單的縐折,這不是恐怖小說,而是五段療癒的故事。

使者接受生者的委託,召喚他們想要見面的逝者來到人世間相會,最好是滿月的夜晚,生者一生只有一次指定與逝者見面的機會,而逝者有權拒絕見面,因為逝者也同樣只有一次機會能回到人世間,跟指定相見的生者會面。

一個沒有自信的 OL 委託使者,想跟曾經救過她一命卻突然猝死的偶像藝人見面……
一個嘴巴很壞的長男委託使者,想跟過世的母親見面,問她地契放在哪裡,但實情沒有那麼簡單……
一個高中女生委託使者,想跟騎單車上學發生意外喪命的摯友確認一些事,包括說不出口的動機,以及她內心的愧疚……
一個等待失蹤未婚妻長達七年的男子委託使者,卻又掙扎莫名,倘若未婚妻答應會面,表示未婚妻真的不在人間了……

最後,輪到這名使者……擁有家人世襲的能力、穿著牛角扣大衣的高中男生,一直以來,他背負著母親被父親殺死、父親又自殺的陰影成長,他自己想要跟什麼人見面……

生者跟逝者相會的時間,只有一個滿月的夜晚,該說的話,該交代的事情,來不及表達的歉意,或忐忑不安的愧疚,成為僅僅一次面對面可以傳遞的心意。當窗外露出曙光,就是永遠的告別,逝者有沒有辦法從此毫無罣礙成佛升天,或生者從此得到更大的勇氣活下去呢?

這是一本有力量的小說,適合這個充滿疑惑與不安的夏天閱讀。如果有機會委託使者,你想要跟什麼人見一面呢?




13年不上班卻沒餓死的秘密【博客來獨家限量書封】
13年不上班卻沒餓死的秘密


米果MIMIKO

寫小說、散文、棒球隨筆、部落格/重度網路使用者,很少看歐美電影與歐美翻譯小說,因為對西洋人有辨識障礙/喜歡書寫,但恐懼出書/想要靠書寫小說維生,但已經知道不可能。部落格【私‧生活意見】。著有《慾望街右轉》《只想一個人,不行嗎?》《極地天堂》《如果那是一種鄉愁叫台南》《台北.同棲生活》,最新作品《13年不上班卻沒餓死的秘密》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冤案如何產生?誰又該為冤案負責?從五本小說、社會論述看司法錯判的痛

有冤案,就代表「真正的壞人」沒有受到制裁,小說中的冤案有平反的可能,那現實中的呢?看五篇相關文章更了解冤罪議題。

529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