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作家專業書評

乙一×中田永一×山白朝子×安達寬高《來自沉船,帶著愛》:當我們共享祕密,玩著你知我知的遊戲

  • 字級



乙一小說〈兩張臉與表裡兩面〉有位奇特的敘事者,那就是「人面瘡」,所謂的人面瘡,就是長在人體皮膚之上,型態彷彿人臉,能說話、能進食的妖異之物。小說內,人面瘡的宿主是山田優,其家庭信奉新興宗教,無論是熱烈傳教、嚴苛戒律,還是土氣外表,都導致優在學校與旁人格格不入、遭孤立排擠。在某次弄丟《聖經》被母親用鞋拔狠狠處罰時,母親一時手滑,鞋拔飛出,造成優左耳後方皮開肉綻,傷口流出膿液、紅腫形成小洞,長出雙眼與嘴巴,彷彿一張女人面具貼附在耳後,人面瘡就此誕生。起初,人面瘡偽裝成普通的皮膚腫包,不敢開口,直到優某日要跳樓自殺才出聲阻止,避免「自己」也跟著死掉。

優將人面瘡命名為小愛,「她」也成為優唯一的朋友,化解優想死的心念,然而,一場校園風波,讓優被同儕認定為殺貓兇手,為了避免優再度絕望自殺,小愛只好慫恿優找出真正兇手,還自身清白。

孤寂的孩子,還有以獵奇型態陪伴的「友人」,對乙一的書迷來說,這組合或許不算陌生,無論是講述校園霸凌的《瀕死之綠》,或者與家人隔閡的《平面犬》同名短篇,都可以見到相似元素。然而,若考慮到〈兩張臉與表裡兩面〉是合著作品《來自沉船,帶著愛》的最末一篇小說,這故事則不只是熟悉重複,更會感到饒富暗示。因為這本號稱「乙一×中田永一×山白朝子×安達寬高,超夢幻『合作』陣容」的小說選集,其實作者通通是本名安達寬高的知名小說家乙一的不同分身。乙一起初用其他筆名創作是「為了瞞著認識的編輯和讀者,偷偷活動時使用的」(註),然當筆名下的真身日漸為人所知,各種筆名反而成為他切換不同寫作風格的「開關」。而對於書迷而言,觀察作家在不同筆名下的「相同/相異」也成了某種趣味所在。

瀕死之綠(全)

瀕死之綠(全)

平面犬。【經典回歸版】

平面犬。【經典回歸版】

來自沉船,帶著愛:乙一×中田永一×山白朝子×安達寬高,超夢幻「合作」陣容!

來自沉船,帶著愛:乙一×中田永一×山白朝子×安達寬高,超夢幻「合作」陣容!

不過,若是以「分身」角度切入小說,似乎隱隱感受到某種奇妙的對照?在小說內,人面瘡時而質疑「自己」是否真的存在,她沒有「我思故我在」的概念,懷疑「根本沒有人面瘡的存在,我是優無意識下創造出來的另一個人格。我過去都以為自己是發出聲音在說話,但其實我的聲音只會傳進她的腦中,有沒有這樣的可能性呢?」相較於她的自我懷疑,被她支持、協助的優則是毫不猶豫,肯定她的存在。她們之間的陪伴情誼,既是溫馨,卻又散發出乙一特有的悲傷感,畢竟,身上有如此獵奇之物,優終其一生大概只能與旁人維持距離了。這種僅能依靠彼此,卻疏離於外在世界的小小宇宙,就此形成矛盾。那既是救贖,卻也是禁忌,是專屬「兩人(?)」的祕密。

相對於小說中的狹小世界,書外的世界似乎廣闊多了。乙一在書外的各式分身,仍是一個被隱藏的「祕密」,卻更若作家自己與讀者、出版社,共同在玩的「祕密」遊戲。我還記得,乙一曾替「摯友」中田永一在台灣版《吉祥寺的朝日奈君》寫推薦文,開頭就是:「本書作者中田永一是我的老朋友,他極度害羞,很少在報章雜誌上看到他露臉的照片,在讀者眼中或許是充滿謎團的人物,想必有關他的真面目的臆測會滿天飛……」當讀者詢問他是否願意與好朋友們來台灣辦簽書會時,他也是這般回應:「山白、中田、越前都很怕生。我想他們應該不會想出現在大眾面前。剛才我問了他們,果然被拒絕了。

吉祥寺的朝日奈君 (電子書)

吉祥寺的朝日奈君 (電子書)

「祕密」就此形成內外兩層,在小說內,是孤寂少女與她唯一「非人」友伴的祕密關係;在小說之外,是作家及其分身友人,跟讀者們的心照不宣互動默契。我總覺得,書外的遊戲,隱隱救贖著書內的情節安排──是啊,我們都透過共享少女與人面瘡的祕密,從作家那兒獲得心靈慰藉!畢竟,所謂的閱讀作品,不正是作者與讀者之間的祕密遊戲嗎?


來自沉船,帶著愛:乙一×中田永一×山白朝子×安達寬高,超夢幻「合作」陣容! (電子書)

來自沉船,帶著愛:乙一×中田永一×山白朝子×安達寬高,超夢幻「合作」陣容! (電子書)


—————————
註:引用自〈專訪》請問乙一老師——港台作家讀者舉手發問


作者簡介

雜食閱讀者,喜歡奇幻、推理,出社會以來閱讀越發輕量化,耐性越來越薄,迷戀車上補眠與熬夜,很怕對世界失去興趣。
OKAPI專欄:【輕文學連線⚡⚡】

 延伸閱讀 

上下則文章

主題推薦RELATED STORIES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在難民之前,他先是個人──從電影、繪本、社會書籍看難民議題

難民問題對台灣來說像是個遙遠的名詞,但真的有那麼遙遠嗎?讓我們分別從電影、繪本、文學關注這個議題。

361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