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黃麗如|玩真的

【黃麗如專欄|玩真的】旅行的時候,貓怎麼辦?

  • 字級



「多多,兩個月後之前陪過你們三個月的 Ernest 會陪你,你要好好吃飯,不要鬧脾氣喔。」多多喵兩聲。「熊寶貝,你到時候也要每天喝水,不要把多多的飼料都吃光光。」熊寶貝耳背貌奔出房間。自從確認好友可以在我秋天旅行時來家裡顧貓,我每天晚上都要跟兩隻貓溝通,讓他們有心理準備將有從海外飛來的貓奴為他們服務。

「你那麼常出門,那你的貓怎麼辦?」是我最常被問到的問題。剛開始養貓的時候,有室友一起照顧貓,儘管我出差頻繁,還是有人可以顧貓。若真的兩人都不在,就會拎著貓龍、騎機車穿過辛亥隧道把貓放在友人家托嬰。每次騎車過隧道,多多都是一路哀號,對他來說,這段公路之旅有太多無法掌握的事情。每當出差結束去接多多回家,友人就會說這一兩個禮拜多多在他家裡幹的一些好事,跟他家的貓打架或是愛吃不吃,最誇張的一次是溜到烘衣機裡尿尿,此舉讓我覺得愧對友人,從此再也不把貓寄養在朋友家。

隨著貓咪長大,發現他們在這個房子裡有固定的動線、喜歡窩的角落,他們比我還戀家,不想要有突來的變動。我依然在旅途上,只好請朋友們每隔三天來家裡餵貓、清貓砂,跟貓咪玩一玩。兩個禮拜以內的旅程,請朋友來餵食加水清環境還過得去,但若出門超過一個月,要人頻繁來家裡顧貓也不好意思。2017年,當我決定去阿根廷和智利一個月,貓咪如何安置讓我焦慮了好一陣子,所幸住在馬來西亞的朋友願意飛來台灣幫我照顧貓,我的警報才解除。那是我第一次把房子交給別人住。回來後,房子乾乾淨淨、植物長得茂盛,貓咪像沒事發生一般依舊高傲的在我眼前走台步。

隔一年,我去了南美洲三個月,再次請馬來西亞朋友跨海來顧貓,這是我離開貓最長的一次,但我一點也不擔心,因為知道有人會細心的照顧他們,而且他們也相信這個人。三個月裡,友人不太會曬貓圖給我看,我也不會主動去問:貓咪還好嗎?既然決定要去遠方,貓咪好跟不好都不是當下可以反應處理的,問了只是平添彼此的心理壓力。總之,沒消息都是好消息。

但還是會想念。在路上看到別人的貓都會想到我的兩隻貓。在玻利維亞的蘇克雷,每天中午西文課下課,學校對面的快餐店就有一隻貓在坐檯,我都會跟他玩一玩,以平復學習語言的挫折。回到住所,下午寫作業,民宿主人的貓 Kiki 會攤在桌腳,就像我的貓多多總是會在螢幕旁邊監督我寫稿一樣。民宿主人看我跟貓的感情算好,竟放心地請我幫他顧貓一個禮拜,讓他們全家大小可以進行小旅行。我相信喵星球的語言是可以快速傳達的,當我和眼前的貓打招呼、玩遊戲的時候,他們應該也會傳訊息給我家的貓:你家的貓奴表現還可以,到了玻利維亞還是貓奴喔!


玻利維亞西文學校對面的貓掌櫃:「今天米布丁、雞肉披薩5元。」(攝影/黃麗如)


阿根廷彭巴草原陪我喝一杯的貓。(攝影/黃麗如)


如果可以,當然會想要帶貓咪去旅行,但我家的貓連帶出門遛都不可能,何況旅行呢?曾有網友私訊我,養貓讓他無法離開家超過三天,所以完全沒辦法進行長天數的旅行,出國是奢望。我只能感謝我有那麼多後援,幫助我一起照顧貓,總在這種時刻意識到我最終還是無法一個人,無法單靠自己的力量在這世界顧貓。貓咪帶我認識了喵星人的世界,也建立了和友人之間堅定的關係。雖然不能帶他們出門,但如果在旅途上可以幫喵星人做些什麼,我也很願意。像終年在世界巡迴的超帥西班牙網球名將 Alejandro Davidovich Fokina,總是邊比賽邊曬當地的貓圖和狗圖,不斷呼籲以領養代替購買,他甚至還說過他就是為這些毛小孩打球。桌球名將莊智淵在比賽之餘也透過自己的影響力號召大家關心流浪動物。雖然沒辦法每天跟自己的貓貓狗狗在一起,可是還是能幫他們做一點事情。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Alejandro Davidovich Fokina(@aledavidovichofficial)分享的貼文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莊智淵Chuang Chih-Yuan(@chuangchihyuan_tabletennis)分享的貼文


家貓無法跟人一起出門旅行,可是旅途中最美的風景裡都有貓,紀錄片《愛貓之城》裡就提到:「沒有貓,伊斯坦堡就失去了一部分的靈魂。」不只是伊斯坦堡,在我的旅程裡,只要有貓出現,就多了靈光。阿根廷彭巴草原上有陪著我看書喝酒的白貓、門多薩(Mendoza)酒莊旅店內有跳上餐桌想跟我搶豬排的賓士貓、在北國冰島雷克雅維克也有在民宿花園陪我曬太陽吃早餐的胖橘貓,更不要說在中東或北非旅行,看到形形色色的貓,因為阿拉很愛貓。我覺得這些貓都是家貓的化身,在不同的地區提醒我:喂,貓奴你要好好照顧自己啊!


耶路撒冷老城區一起曬太陽的貓。(攝影/黃麗如)


剛養貓時,很多人都跟我說養貓很輕鬆,貓咪不用人陪,不像狗還要每天遛。但和貓相處久了,會發現他們看起來不怎麼理睬人,但是卻需要陪伴。我在家看電視時,熊寶貝就會在電視機上窩著,他知道這樣我的視野裡就有他。我在家寫稿時,多多習慣在電腦螢幕旁趴著,或是把手手輕輕放在鍵盤邊緣監工。我們之間的距離就是這樣,知道彼此在身旁,但不能再進一步了,不要抱超過三秒、不要摸超過五秒,太多就太熱了,他們會像魚一樣滑溜溜的逃走。但我們是在意彼此的。在家的時候是,旅行的時候也是。


我家會監工的多多(左),以及稍微甘願迎賓但喜歡踩踏樂透紙的熊寶貝(右)。(攝影/黃麗如)

 


作者簡介

不管發生什麼事,好好的喝一杯,一定有辦法解決的。

──
資深旅遊寫手。信某香港神婆看著命盤所云:「想要,就可以立刻擁有。」而忽略其他警語。
著有《酒途的告白》《極南》《醒來,在地球的一個角落》《酒途的告白2:喝到世界的盡頭》。 最新作品為《呼吸南極》(與鄭有利合著)。

個人部落格:享樂遊牧民族
Fb:享樂遊牧民族



上下則文章

主題推薦RELATED STORIES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跨年沒人約?這些文章或許可以帶給你一些激勵

沒人約也沒關係,一個人在家也能過得開心!有資深居家達人帶你五育並進,還有多本療癒作品,一起讓心情暖呼呼過個好年!

1758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