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馬欣|孤獨眾生相

【馬欣專欄】一個被取消了真相的世界──《黑鏡》第六季第一集《瓊糟透了》

  • 字級


《瓊糟透了》中的瓊,私生活被搬上了串流平台成了新「楚門秀」的主角。(圖/《黑鏡》第六季第一集《瓊糟透了》劇照)


我發現將作品與事件當魔術方塊看,每次看就會有不同發現。
比方從人心來看那些回憶的流變,或從事件中鑽個小孔來看人性的切面,這對我來講都是生之樂趣,
它不見得會接近真相,但比較接近我人生想追的真理。
如果電影大師塔可夫斯基說當個「合格的讀者」是重要的,那我們何妨一路當個找答案的人,
在找答案的過程中,它就是你自己的故事了。




※本文可能有劇透,請斟酌閱讀

以前詩人李歐納柯恩曾經以「動物園的憂鬱將降臨社會」來隱喻現代人的自囚處境,而《黑鏡》第六季的第一集《瓊糟透了》則是更露骨地將現代人成為自我消費的奴化處境拍出來,不僅像經典片《楚門的世界》所預言的,且拍出了楚門離開攝影棚之後的續篇。

影集《黑鏡》從2011年開始就精準地預言了如今的科技世界,因為科技始終玩的是人性,也打開了內心的潘朵拉盒子,從過去一沙一世界的宇宙觀,變成了各種幻影與過去融合在一起的碎片世界。人們愈盯著科技的幻術看,愈發現我們既能一日千里,同時也原地踏步。

科技將時間感揉成一各種變形體,從最近的時事就知道,從前的鬼故事彷彿成了未來的預言、長河般的歷史被一陣喧嘩後隨即一哄而散,好似那長河文明就如同朝露一般。動輒開啟一話題就一室鬧哄哄,轉頭看網路這屋子則充滿了各自的絮語。看似滑來流暢的社群,之後回味更似皺紙般只剩斷簡殘篇。

或許如今身在其中沒有感覺,但如果拉開了時間軸,回頭看這時代,則是像打翻了調色盤,人們各自活在透明屋,看似通暢廣闊,但演算與量化是我們無處不在的迷宮與矩陣。這般未來人來細品一定也很有意思,看似開通的是科技盛世,其實倒出來的七彩繽紛都是人性。

所以《黑鏡》第六季雖然不若往昔令人驚艷(比方社會積分與存在感量化的實現),但第一集的《瓊糟透了》仍是非常有趣的小品。我們如今十分歡迎的擬像與擬真技術,的確呼應了當年法國學者布希亞所預言的:這世界被改寫成一個迪士尼樂園的設定,其值錢的就是化無為有的二創、三創版本。古時候人認為的勞動是資本,大地是財富早被打破,而變成布希亞所說的「生產之鏡」,原本並不存在的「真」售價更為昂貴。

而人隨著擬真世界的到來,自己的人生呈現可能也被二次創作、編纂、節錄、翻玩。「網路人設」已經是個較早的商品概念,事實上我們隨手張貼、歷史回顧、購買紀錄,被讀取的紀錄都是經過剪輯的拼圖,甚至我們看待網上的他人,也只是拿到對方的一兩張拼圖就開始言熟,或是以為看到了全貌,然而這些都可能是自身投影,或是一時的鏡花水月罷了。

照理說這也沒什麼,但會徒然浪費了許多時間與注意力,讓我們像沙漠中的旅人,為一滴水(任何勁爆的事件)就開始抓狂幾日,看似我們很飢渴,但我們的神智卻時時提醒我們是被餵了太多的「海市蜃樓」,無論別人的假象,或是自己加固的徒勞。

《瓊糟透了》就是在講這樣的新奴化現象,我們產生了某種形象又吞食反芻,甚至也反芻著同溫層共同的形象,即便心知那也是加工美化過的,但現在的「面子」不同以往。我們被科技餵養成一個有效率的消費與生產者,所想像的巨大同溫層,或是幾千上萬的交友圈更接近是一張打滿馬賽克的「顏面」,其中拼接了許多臉各自在講話,但遠看只是一張臉在講話。一起憤怒一起開心一起高壓一起吐槽,久了連每一張臉的時差都搞不清楚了。

瓊看似有高薪工作與美好情人,總是在意在自己人生中是主控者還是被動地活著。(圖/《黑鏡》第六季第一集《瓊糟透了》劇照)


《瓊糟透了》裡面的瓊原本是一個科技產業的中階主管,她總感覺不滿足,彷彿不是自己人生的主演者,看似有高薪工作與美好情人,總是在意在自己人生中是主控者還是被動地活著。很像科技時代「時間總不夠用」又快速無聊的新奴隸,完整完美又有態度,她的人生下了線也只是「離線」狀態,於是她總撲向下一刻的衝動慾望,或是被前一刻的焦慮給追上,有如迷宮中的老鼠。

看似這樣平凡的人生,卻被搬上了串流平台成了新「楚門秀」的主角,但不同於《楚門的世界》的主角是每一刻都被直播,她的人生則是被剪輯出最惡劣自私的片段放送,同時添油加醋她的不滿足,並且由知名影星的數位外觀來飾演,於是她的欲求不滿成了熱門影集的賣點。所有人都認出她是主角,有如活在透明屋綜藝秀中的諧星,直奔瘋狂而去。

瓊的人生被剪輯出最惡劣自私的片段放送,並由知名影星的數位外觀來飾演。(圖/《黑鏡》第六季第一集《瓊糟透了》劇照)


奈何她也提告不成,網路使用平台合約沒有幾個人會看完,她平常在手機旁講的話早就成為Data(就如我們平常提到什麼商品,回到家會看到它的廣告)一般,我們的人生早就類似拼圖一樣被記錄,隨時撿拾幾個樣本編輯成一暴走人生,可能比明星演的戲還好看(畢竟現在就這樣,我們習慣消費他人的愚昧或失控等,而他們也因此成名,彼此都成了對方的「楚門」——以為很熟悉的虛幻

曾經,我們很迷真人實境秀,但《瓊糟透了》更進一步說明了我們如今就活如「真人實境秀」,那隱私像是透明的,隨便一些線索,人們就足以腦補你是怎樣的人。「隱私」成了一塊遮羞布,「情緒勞動」是我們的螢幕保護程式。

瓊在影集中最有趣的是雖然很有特色,但她非常像許多人,一個向上管理的小主管、中年了對感情仍三心二意、內在總很心虛毛躁、偽裝的仁慈、以為的正確態度、自私地說人小話等,她像成千上萬的人,但觀眾討厭死這個虛偽的人,看完反而有捏泡泡的快感,抱著「好險不是自己被發現」的暗爽心情,她在劇裡沒有完整的個性,只有浮光掠影的標籤感,卻引來了高收視率。

瓊就像成千上萬的人,但觀眾討厭死這個虛偽的人。(圖/《黑鏡》第六季第一集《瓊糟透了》劇照)

 

影子【隨書贈名家談《影子和村上春樹》別冊】

影子【隨書贈名家談《影子和村上春樹》別冊】

相對於別人讀取與取消她的漫不經心。瓊自己也很像回到心理學家拉岡講的幼年「鏡像階段」,不斷追求自己的客體、從他者眼裡完整或摧毀自己。如今的網路生態,人們像隨時照鏡子,且強化客體的存在,因此她很像是安徒生童話《影子》的主人翁,最後被自己的客體吃掉,她看起來很有特色,但被拍出來的是毫無特色的焦慮主體而已。

因此瓊才會跟心理諮商師說:「我感覺不是自己人生的主角。」但是被什麼力量推上舞台、為何不能做自己,她不知道那強迫的力量與指令從哪裡來。這很像是漢娜鄂蘭提醒的新專制,你我甚至不知道專制的主宰者究竟是誰。

因為我們被奴化成一個合格的消費者,消費著自己與他人的形象。如今看來小說《1984》只是前奏,真正會實現的是小說《美麗新世界》,人們無痛進入自己被設定中。

這一集的劇中劇,除了觀眾看到瓊的人生可以被編輯再造的「後真相時代」,同時也看到瓊內心是被客體吃掉的世界,遠看真的很有趣,像萬花筒,搞得大家眼目都很忙,但近看是一張質問人生觀的鬼牌。這個故事可以串連名片《變腦》、《楚門的世界》,都是當代擬像世界的真實了。

一九八四

一九八四

美麗新世界

美麗新世界

變腦 (藍光BD)(Being John Malkovich)

變腦 (藍光BD)(Being John Malkovich)

楚門的世界 DVD(The Truman Show Sce)

楚門的世界 DVD(The Truman Show Sce)

\\《瓊糟透了》預告//

※本篇文章由作者個人創作授權刊登※

《黑鏡》第六季


《黑鏡》第六季《瓊糟透了》(Joan is Awful)描述在瓊(安妮墨菲 飾)是一白領上班族,但她震驚地發現,她的生活被熱門串流平台 Streamberry 改編成最新的戲劇節目,而且負責飾演她的演員竟是大明星的莎瑪海耶克(Salma Hayek)。然而,那其實也不是真正的莎瑪海耶克,而是電腦生成的圖像……


作者簡介

同時是音樂迷與電影癡,其實背後動機為嗜讀人性。在娛樂線擔任採訪與編輯工作二十多年,持續觀察電影與音樂,近年轉為自由文字工作者,從事專欄文字筆耕。曾任金曲獎流行類評審、金鐘獎、金馬獎、金音獎評審、中國時報娛樂周報十大國語流行專輯評審、海洋音樂祭評審、AMP音樂推動者大獎評審。樂評、影評與散文書寫散見於各網路、報章刊物,如:《中國時報》娛樂周報、《聯合報》、《GQ》、《VOGUE》、《幼獅文藝》、誠品《提案》、《KKBOX》、博客來OKAPI、娛樂重擊網站與《HINOTER》等,並於「鏡好聽」平台開設Podcast節目《馬欣的療癒暗房》。著有影評集《反派的力量》《當代寂寞考》《長夜之光》;雜文集《階級病院》、散文集《邊緣人手記》。最新作品為散文集《看似很美,其實是壞掉的》

✎作家金句:「人生難免失去,但也讓你有再次擁有的能力。



 延伸閱讀 

上下則文章

主題推薦RELATED STORIES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理解是邁向救贖的開始,願所有痛苦的靈魂都能逃出名為憂鬱症的黑暗隧道

憂鬱症是什麼?罹患憂鬱症或是身邊有憂鬱症患者,該如何自處?從不同文學作品中,或許能找到答案與救贖。

387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