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諶淑婷|思考教與養

諶淑婷/別再把什麼都不做、做也做不好的丈夫當成「長子」來嘲弄了──讀《從零開始的女性主義》

  • 字級


作家讀書筆記bn


今年二月,主張不婚的日本東京大學教授上野千鶴子被報導「祕婚」,這位女性主義學者站出來為自己說明,她長期照護大他23歲的交往對象、思想史學者色川大吉,卻因「法律上的陌生人」產生許多棘手狀況,例如:若對方緊急送醫,自己無法替其簽署入院或手術同意書,無法處理散落在各戶頭的資產⋯⋯這些狀況與台灣相同——各種手續都以家族主義為優先,這才是上野千鶴子決定與色川結婚的原因。


上野教授的解釋引起各方不同意見的討論,有人覺得這是上野千鶴子對日本社會的抗議,也有人覺得她一邊說婚姻的壞話,卻一邊服從婚姻的限制。無論是哪一種想法,我都建議想更了解上野教授與女性主義為何的人,一定要讀《上野教授教教我!從零開始的女性主義》,這本書詳述了與台灣同屬父權文化的日本,如何在現代化過程從零開始發展女性主義,並細細梳理了戰後至今,日本女性在性別框架下,如何發展出人生選擇、情感關係和生活樣態。

上野教授教教我!從零開始的女性主義:跟著一場幽默輕鬆的世代對談,看懂一個亞洲國家的女權意識如何萌芽、建構,進進退退走到現在

上野教授教教我!從零開始的女性主義:跟著一場幽默輕鬆的世代對談,看懂一個亞洲國家的女權意識如何萌芽、建構,進進退退走到現在

很多人聽到女性主義就「卡住」,認為那就是打擊男性、女性出頭。不願多了解還算是態度「溫和」,更多人則是十分排斥、隨意嘲諷。如果你也曾這麼想,或是困惑自己到底算不算一名女性主義者,應能從這本輕鬆的跨世代對談好書找到答案。以我來說,上野教授(1948-)比我媽媽年長四歲,跟她對談的漫畫家田房永子(1978-)也和我年紀相仿;書中提到的兩代女性生存樣態,簡直就是我們母女四十年來的生活拉扯。

「裙子穿太短才會遇到色狼」、「一定要有工作,也要結婚生小孩」,我們這代女性都聽膩了這些話吧?媽媽那代的女性,大多這樣對女兒耳提面命,要端莊、要有能力、又不能拋下傳統家庭責任,上野教授給了厲害的回應:「母親把沒能實現的人生寄託在女兒身上,同時又不願意否定自己結婚生小孩的人生,才會如此矛盾。

承受母親矛盾要求的女兒,若要不厭惡母親帶來的怨恨與傷害,就必須好好釐清母親生活的時代背景與社會結構──早期,不受家庭期待的女兒只有「商品價值」,年紀輕輕就離家當保母、女工,可能連婚姻對象都無法自己選擇,終身遭到伴侶不對等的對待,好不容易讓子女們衣食無缺的長大了,自己也成了一個操控者的角色,尤其對女兒更難以自制。有多少媽媽忍不住把彼此的人生拿來做對照?女兒若有成就是自己教得好,女兒若背離期待就像否定了媽媽的人生。其實女性經歷的婚姻問題、親子糾葛、職場困擾,都不是個人困擾,而是這個社會普遍的煩惱,個人即政治。

田房永子在書中的舉例非常好理解,她認為社會存在著A面與背後的B面。A是政治、經濟、時間、就業等「正經事」;B面是育兒、看護、病痛、身心障礙等「無法不做,但沒那麼被看重的事」,男人、女人一開始都活在A面,但面臨婚姻生育這些難題時,女性就會不得不往B面移動,至少是A、B兩面不斷移動,但男性大多維持在A面,只有在妻子實在忙不過來時,到B面幫忙換尿布、幫忙一點家務,就覺得自己做了很多,自己不是過去的「傳統男人」。

這些現代男性看似毫無惡意,只是任由傳統觀念成為自己的一部分,所以完全不曾思考小孩從母姓、除夕夜圍爐、清明掃墓、家產分配等必須與父權拉鋸的議題,看似無辜的說著:「大家都這樣啊!」做些佔盡便宜的事,當身旁女性忍不下去發飆時,男性就抱怨「女權太高」了。不是啊,怎麼這些人一輩子沒抱怨過男權過高呢?

對這樣的男性,上野教授提出了「一人一殺」的說法,就算社會的改革失敗了,但女人一輩子至少要改變一個男人!不要再把什麼都不做、做也做不好的丈夫當成「長子」來嘲弄了,請好好和伴侶建立深入的關係、正面對決追問:「為什麼非得我去幼兒園接小孩不可」、「為什麼你不能請假照顧生病的小孩」、「為什麼一定是我做飯」。世界上如果有明知家務要分工卻不肯實踐的男人,那麼也要有把男人逼到死角的女人才行。

在父權社會要等待男性自發性改變,幾乎是不可能的事,因為社會上給予的男性紅利讓男人毫無自覺(那些跳出來說自己也很委屈的男性,大可略過不提,因為我們要討論的是結構性的社會問題),可是,如果每個家庭可以有一個男人有所改變,願意參與家務和育兒,就是在消除父權對女性的壓迫,累積起來,社會就能逐漸轉變,這就是所謂的「一人一殺」。

至於那些放棄夫妻溝通、迴避婚姻衝突的女性,也要思考自己為什麼還要跟對方發生性關係生小孩呢?婚姻不是找不出解決辦法就「只能這樣繼續下去」,有太多女性對丈夫完全放任,對小孩卻處處干涉,常常對著孩子說:「別變成你爸那種男人。」或是「爸爸已經沒救了,以後要跟能理解你的男人結婚喔。」田房永子提醒,要建立對等的關係,不是獨自煩惱,更不是順從丈夫,唯有努力不懈地和丈夫協商,對話才得以發生,讓孩子看著父母在吵架中一點一滴互相成長吧!

《從零開始的女性主義》所說的從零開始,不只是一個保守亞洲國家的女性主義如何萌芽,也是本書兩位對談者的女性主義啟蒙過程,許多內容讓人讀來有「原來如此」之感,我常覺得「女性主義」這個詞離自己很遠,卻又不時發現原來我的想法非常女性主義,但為什麼我說不出口自己就是女性主義者呢?我並不擔心這個社會對女性主義者的嘲弄(例如「女權自助餐」),只是覺得難以定義。

台灣社會對女性主義的想像十分侷限,例如會嗆女人想要平等就去當兵,問題是,女性去當兵就能讓男性不再埋怨兵役嗎?人權的平等,並不是全都受到一樣的壓迫,或是一方從另一方奪走權力,我更認同上野教授所說,女性主義追求的是「弱勢者也能得到同樣的尊重」。某些男性很愛說「女權抬頭」導致男人必須小心翼翼,追求女性要害怕被認為是跟騷,開個玩笑也可能說錯話。我要不客氣的說:如果男性必須非常刻意才能尊重女性,才能記得不該隨意叫女性倒茶、問有沒有男友、評點妝容打扮,那就一輩子好好學習什麼叫謹言慎行吧!

女性主義者實在沒有力氣去呵護父權玻璃心,因為我們的力氣要用在坦誠地接受自身的軟弱,以及現實仍有許多束手無策的時刻,還要非常努力告訴自己,要比誰都認真對抗自己的厭女情結。

我們所走的每一步,都是循著前人的努力、為後人走出更平坦的道路,如果你還不是很清楚女性主義到底是什麼也沒關係,就讓自己成為「規格外」的存在吧,找到自己要對抗的目標,可能是父母、父權社會或自己,就算社會比二、三十年前進步了,女性還是可以要求更多,不要怕討論掃墓、圍爐、家務是「消費父權」或「計較太多」,更不要自我檢討「其實我的狀況沒那麼差」、「我以經比上一代好多了」、擔心批評父權會刺到身邊男性的心。我們只是正正當當指出目前社會的性別問題而已,如果有任何男性覺得「我不是那樣」,那我願意邀請他們,一起從零開始認識女性主義。


上野教授教教我!從零開始的女性主義:跟著一場幽默輕鬆的世代對談,看懂一個亞洲國家的女權意識如何萌芽、建構,進進退退走到現在 (電子書)

上野教授教教我!從零開始的女性主義:跟著一場幽默輕鬆的世代對談,看懂一個亞洲國家的女權意識如何萌芽、建構,進進退退走到現在 (電子書)

始於極限:跨越社會習以為常的「邊界」,當代女性如何活出想要的人生

始於極限:跨越社會習以為常的「邊界」,當代女性如何活出想要的人生


作者簡介

曾任報社記者,
現為「半媽半X」自由文字工作者,育有一狗二孩三貓,
關心兒童與動物的權益與未來生活環境。
著有《迎向溫柔生產之路》繪本《一百萬個親親》
合著《餐桌上的真食:用腦決定飲食風景,吃出環境永續 《遜媽咪交換日記》


OKAPI專欄【繪本告訴你怎麼教小孩

 延伸閱讀 
 更多上野千鶴子著作 
妳想活出怎樣的人生?:東大教授寫給女孩與女人的性別入門讀本

妳想活出怎樣的人生?:東大教授寫給女孩與女人的性別入門讀本

裙底下的劇場:人為什麼要穿內褲?一部日本社會的性文明史

裙底下的劇場:人為什麼要穿內褲?一部日本社會的性文明史

一個人的老後:獨身晚年是女人的第二人生,請大方快樂地享用!(暢銷十萬本全新改版)

一個人的老後:獨身晚年是女人的第二人生,請大方快樂地享用!(暢銷十萬本全新改版)

上野千鶴子的私房談話:像女性主義者那樣解決問題

上野千鶴子的私房談話:像女性主義者那樣解決問題(簡體書)

厭女:日本的女性嫌惡(全新增訂版)

厭女:日本的女性嫌惡(全新增訂版)

上下則文章

主題推薦RELATED STORIES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不要找他們麻煩,他們也是艱苦人,阮艱苦人就要疼惜艱苦人。」

漁工有國籍之別,但海洋沒有國界之分。只要出了海,一樣都要賭上性命。透過五本書,讓我們一起認識漁工、移工的處境。

5094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