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馬欣|孤獨眾生相

【馬欣專欄】「小婦人」中的喬,在一百年後成為首爾的包法利夫人──韓劇《小女子》

  • 字級


《小女子》以《小婦人》的主角設定,將追求自由與權勢的角色放在21世紀,迎來的是更冷冽的人心考驗。(《小女子》劇照/Netflix提供)


我發現將作品與事件當魔術方塊看,每次看就會有不同發現。
比方從人心來看那些回憶的流變,或從事件中鑽個小孔來看人性的切面,這對我來講都是生之樂趣,
它不見得會接近真相,但比較接近我人生想追的真理。
如果電影大師塔可夫斯基說當個「合格的讀者」是重要的,那我們何妨一路當個找答案的人,
在找答案的過程中,它就是你自己的故事了。




※本文可能有劇透,請斟酌閱讀

同樣是根基於《小婦人》的文本,韓劇《小女子》比電影《她們》更有現實的刺痛感。編劇丁瑞慶在《分手的決心》中呈現了女生被虛化為男性自我認知的迷宮後,在《小女子》中更犀利地寫出《小婦人》中的喬,即使在一百年之後的今日,都還無法打破女性的處境,在生存之外得到自由。

韓國影視最會玩貧富落差,玩的不只是表淺的復仇或即溶式的正義而已。階級雲端上的人,被拍得內心有如泥偶,而貧困者在首爾也非不能活,就是活得影子快被壓垮似的。

韓劇《小女子》是齣冒險的劇,其中從底層苦苦上位的三姊妹,並不符合戲劇中討喜的窮者樣貌,過往八股劇的窮者不是看來柔弱,就是過度的勵志向陽。但這劇中三姊妹內在有虛榮也有自利,也有著不合時宜的自尊與衝動。

這樣的個性無法讓觀眾感到她們是能讓人感到快感的階級復仇者,以至於這齣劇雖是得獎電影《分手的決心》編劇丁瑞慶的新作,因為是破除女性假象的破格之作(沒有長腿叔叔也沒有好運女主),目前在台仍處於半熱不火的溫度。

但它的確是齣好劇,它的台詞有如綿裡針,而它細細緩推的是個人面對全球金權遊戲的渺小,洗錢的龐大勢力,其背後連動的政要名人板塊等等。《小女子》以青少年小說《小婦人》的主角設定,將其無論追求自由還是追求權勢的姊妹與其姑媽放在21世紀,迎來的是更冷冽的人心考驗。

小婦人

小婦人

如同女主角仁珠所說:「冬衣最容易讓人看出貧窮與否。」這詞埋得深是因它很日常。這是仁珠被問到能發財時有何心願,她張口就說的竟不是房子等增值商品,而是冬衣,可見她每日被標註的壓力,她補上一句:「夏天的服裝還可以勉強裝一下。

小妹妹仁惠則渴望有條件的愛,當她姊姊勸慰她愛不需要理由時,躺在病床需要醫藥費的她很實際地說道:「我需要別人因為我的才華、地位,甚至容貌等有形條件而喜歡我。」不然太不安了,這社會遊戲有如開架式的陳列,她無法安身在哪一櫃架。

當人誇獎仁惠有繪畫天分,但畫風黑暗,問她那幅黑森林中的垂死娃娃是自己嗎?仁惠則冷靜回答:「那是為了我的才華,快要被拖垮的姐姐們。

女主角仁珠每日承受貧窮帶來的社會壓力。(《小女子》劇照/Netflix提供)

小妹妹仁惠渴望有條件的愛,這社會遊戲有如開架式的陳列,她無法安身在哪一櫃架。 (《小女子》劇照/Netflix提供)


仁珠跑去找有錢的姑媽求助,姑媽看了她一眼說:「你知道我最不喜歡你什麼嗎?你從小就是個很愛笑的孩子,小時候這樣討喜,但長大後則想給你巴掌。仁珠刺眼如《小婦人》中看似無畏的喬,有著她們處境相反的勇氣,呼應了之後有個角色對仁珠的嘲諷評價:「妳有點很特別,就是妳凡事都會信以為真。

當仁珠擠進大企業上班,很努力穿出白領水平,卻被人識破,當她不解時,對方將她點醒:「妳有著窮人習慣的隱忍。

這些小細節,讓貧窮的日常感撲面而來,這是曾重挫於亞洲金融風暴,如今爬上國際一線城市首爾的現實,讓我想起曾看到的一則新聞,首爾的高中生在羽絨衣的品牌選擇上都有著社交壓力。也讓我想起過去香港作家亦舒曾橫霸出租店的小說,如《喜寶》等,寫的都是香港上班女子的階級壓力。

而《小女子》的現實刺痛感更為強烈。編劇丁瑞慶在這齣劇除以《小婦人》為基底外,也鋪排了《基督山恩仇記》裝瘋者的反撲、《包法利夫人》對人生填充式的期待幻滅與自毀,甚至是近代曾轟動一時的《天才雷普利》在富人身邊的階級與身分竄改。丁瑞慶在《分手的決心》中嫻熟於希區考克的白領的自我迷宮,在《小女子》中則嫻熟於各古典人物中的重心煉造。

喜寶(獨家授權全新編校版)

喜寶(獨家授權全新編校版)

基督山恩仇記(全四冊)

基督山恩仇記(全四冊)

包法利夫人

包法利夫人

天才雷普利 (藍光BD)(The Talented Mr. Ripley BD)

天才雷普利 (藍光BD)(The Talented Mr. Ripley BD)


其中競選首爾的政客一家,則在丁瑞慶筆中有如《糖果屋》的信奉者,為競選扮演的假面夫妻頗像漢賽爾與葛麗特,本是糖果屋的祭品,後來成為誘引更多人上門當空頭戶的主人。「糖果屋」像是物慾與階級的概念顯影,生生不息著主副篡位掠奪的遊戲。這對政客夫婦像是服務著「糖果屋」的形象,同時也是他們的形象的囚徒,即便原本是窮小孩的政客後來翻身,但他熟悉的永遠是社會的冷暴力。

政客夫婦像是服務著「糖果屋」的形象,同時也是他們的形象的囚徒。 (《小女子》劇照/Netflix提供)


而政客妻子元尚雅是將軍之女,人前總一派名媛風姿,私下總愛吸納著自己的女性左右手幫忙海外洗錢,對她而言,錢與權不是重點,而是她愛以權勢玩弄人心。如她收留仁惠時隨口說:「我從小就喜歡撿路邊的小貓帶回家。

她愛拿著誘人的條件吸引著底層的友伴,如在玩家家,對象包括仁珠。「我就喜歡看到妳這種像找不到媽媽的表情。」她嘲弄著仁珠,如以上望下的慈悲,仁珠則憤恨地回:「我則喜歡妳這種像丟掉玩具的小朋友的表情。知道自己是玩具的了然,彷彿這份冷然才有可能讓她不再像《小婦人》喬的天真勇莽,進而理解著喬曾想追求的「自由」到底是什麼。

這齣劇很適合當初喜歡奧斯卡電影《她們》的影迷,因為喬始終是相反於女生群像的存在,沒人知道喬是否能得到真正屬於女生的自由,包括改編《小婦人》的《她們》,除結局塞給喬一個男友,同時暗示她還沒放棄外,結局中的喬去除她的樂觀外,其餘仍是未定之天。

這齣《小女子》則把喬的人生下半場給推演出來,丁瑞慶暗示著女生放在21世紀的首爾,早不只是女權問題,而是每個人都是活動的名片,人人更緊黏著顯示自己依存感的物質與階級時,「喬」這女生設定(仁珠),是否不用依靠著她的唯一一雙名牌高跟鞋或是外在條件,完成能生存且能自由的渴望。

「喬」原本是打亂生態規則的,如劇中一早就說仁珠本應是個颱風;遊戲規則的修改者,只是現在這麼依靠各種外在條件的社會,靈魂的自由更遙不可及。「喬」很顯然還是在路上,她直到一百年後的今日,都還沒有抵達「自由」的目標。

\\《小女子》預告//
※本篇文章由作者個人創作授權刊登※

小女子


《小女子》(Little Women),為韓國tvN於2022年9月3日起播出的週末連續劇,由《黑道律師文森佐》的金熙元導演與《Mother》、電影《分手的決心》的丁瑞慶編劇合作打造。 Netflix於9月3日起每週六、日22:00上線。本劇首播收視率6.395%,播出至今因角色塑造立體,懸疑氛圍到位,獲得不錯評價。

 


作者簡介

同時是音樂迷與電影癡,其實背後動機為嗜讀人性。在娛樂線擔任採訪與編輯工作二十多年,持續觀察電影與音樂,近年轉為自由文字工作者,從事專欄文字筆耕。曾任金曲獎流行類評審、金鐘獎、金馬獎、金音獎評審、中國時報娛樂周報十大國語流行專輯評審、海洋音樂祭評審、AMP音樂推動者大獎評審。樂評、影評與散文書寫散見於各網路、報章刊物,如:《中國時報》娛樂周報、《聯合報》、《GQ》、《VOGUE》、《幼獅文藝》、誠品《提案》、《KKBOX》、博客來OKAPI、娛樂重擊網站與《HINOTER》等,並於「鏡好聽」平台開設Podcast節目《馬欣的療癒暗房》。著有影評集《反派的力量》《當代寂寞考》《長夜之光》;雜文集《階級病院》、散文集《邊緣人手記》。最新作品為散文集《看似很美,其實是壞掉的》

✎作家金句:「人生難免失去,但也讓你有再次擁有的能力。



 延伸閱讀 

上下則文章

主題推薦RELATED STORIES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正常人》作者莎莉.魯尼(Sally Rooney)新作在講什麼?(順便複習舊作)

繼廣受歡迎的小說《正常人》和《聊天紀錄》之後,莎莉.魯尼(Sally Rooney)再次以《美麗的世界,你在哪裡》獲得愛爾蘭圖書獎肯定,本作圍繞著四個角色交織的關係開展,呈現人與人之間的友誼與愛情關係糾葛。她如何刻劃這四個生動的角色?又透過哪些個人生活體驗帶入書中情節?

973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