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作家讀書筆記

不做民粹的戰利品——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葉利尼克《邁向王道》的啟示

  • 字級

作家讀書筆記bn

2016年11月9號,美國大選結果公布川普當選的那一天晚上,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艾芙烈.葉利尼克 (Elfriede Jelinek)開始動筆寫《人民之王》。2017年1月20號舉行川普就職典禮前,她已完成第一份草稿。如同葉利尼克之前的劇本,《人民之王》充滿了各種詮釋的可能性,而且原著近一百頁,若要全本演完,可能要五個小時。

On the Royal Road: The Burgher King

On the Royal Road: The Burgher King(Am Königsweg)

 

邁向王道

邁向王道(莎妹劇團《人民之王》原著劇本,附台灣演出節目單)

葉利尼克在劇本《邁向王道》(Am Königsweg)中對川普的抨擊,並非一時興起。早在九零年代,她就跟奧地利自由黨黨主席、極右派分子海德爾(Jörg Haider)對著幹。現在回頭來看,海德爾幾乎是奧地利版的川普,穿著體面,有著優越的白人意識,極度排外。葉利尼克一直咬著海德爾不放,經常寫文章攻擊他,或是出現在抗議現場。1999年10月,自由黨在選舉中過關斬將,與執政黨的人民黨組成聯合政府,連歐盟都不得不介入施壓,最後導致隔年3月他辭去黨主席一職。葉利尼克在同一年,寫下以海格爾為主角的劇本《告別》(Das Lebewohl),這是一個獨白劇本,裡頭大量援引了希臘悲劇《奧瑞斯尼亞》


ccccccc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葉利尼克(Elfriede Jelinek)對前美國總統川普(左)與前奧地利自由黨黨主席海德爾多有抨擊。(圖片來源/wiki)


《邁向王道》也有著類似長篇獨白的散文結構,一樣大量引用了希臘悲劇《伊底帕斯王》

語言問題在奧地利,特別是維也納,向來是文化診斷的核心。從二十世紀初的諷刺作家卡爾・克勞斯(Karl Krauss)、三零年代的維也納語言學派、到葉利尼克最敬佩的劇作家托馬斯・伯恩哈特(Thomas Bernard),都一直保持著對語言的關注。根據另一位知名的奧地利語言學者露西・沃達克(Ruth Wodak)歐洲右翼民粹主義話語分析的研究,極右派的修辭策略,喜歡利用替罪羔羊等簡單的道德語言,來動員群眾。

《人民之王》丹麥劇照《人民之王》丹麥劇照

奧瑞斯泰亞

奧瑞斯泰亞

索福克里斯全集I伊底帕斯三部曲

索福克里斯全集I伊底帕斯三部曲

恐懼的政治:歐洲右翼民粹主義話語分析

恐懼的政治:歐洲右翼民粹主義話語分析

葉利尼克的文學語言是極右派的相反,相較川普的推特話語,她的劇本充滿各種雙關語,喋喋不休,各種互為文本,浮動的主詞,讓人捉摸不定。羅蘭巴特在1979年的《中性》講座上,對具有中性特徵的語言進行討論,他說:「我說的中性──可以指涉一些密集的強而有力的前所未聞的狀態。『破除聚合關係』(按:即破除二分法)是一場熱情洋溢激情似火的活動。

《邁向王道》就是一種充滿中性效果的劇本──中性的曖昧不清、拐彎抹角,與極右派的簡單明瞭、訴諸人民,是完全對立的語言策略。

《人民之王》丹麥劇照《人民之王》丹麥劇照


葉利尼克喜歡在劇本中大量引用或改寫不同來源的文本,有時可直接辨識,有時需要細讀,但都是一場智識遊戲。以《邁向王道》來說,她在劇本結尾公開提到的資料,還有德國哲學家海德格惡名昭彰的《黑色筆記本》,法國思想家吉哈爾(René Girard)的《暴力與神聖》,美國人類學家大衛・格雷伯(David Graeber)的債的歷史與佛洛伊德等。這種去心理化的眾聲喧嘩,在葉利尼克的文學觀裡,也是充滿政治意味的。她另外一個最具爭議的劇本《城堡劇院》(Burgtheater,1985),所諷刺的對象,是戰前與納粹交好的赫爾比格(Hörbiger)演員家族,他們戰後在維也納依舊高據文化地位。赫爾比格家族在舞台上所擅長的,正是充滿心理寫實的表演風格。因此,葉利尼克的劇本,透過各種穿插拼貼的技巧,讓對話失去心理寫實的效果,成為一種純粹的話語,是各種聲音甚至方言的大拼盤,按照她的說法:「我並非要表現有血有肉的人,而是想表達一種爭鳴。

《人民之王》丹麥劇照《邁向王道》丹麥劇照

Heidegger’s Black Notebooks: Responses to Anti-Semitism

Heidegger’s Black Notebooks: Responses to Anti-Semitism

Violence and the Sacred

Violence and the Sacred

債的歷史:從文明的初始到全球負債時代(經典增訂版)

債的歷史:從文明的初始到全球負債時代(經典增訂版)

2016年11月9號,選舉結果公布川普當選的那一天晚上,葉利尼克開始動筆寫《邁向王道》。2017年1月20號舉行川普就職典禮前,她已完成第一份草稿。如同葉利尼克之前的劇本,《邁向王道》充滿了各種詮釋的可能性,而且原著近一百頁,若要全本演完,可能要五個小時,目前唯一完整版本是廣播劇的演出。即使如此,從歐洲到美國,許多導演都接受了這個劇本的挑戰。葉利尼克的劇本經常缺乏角色說明及舞台指示,導演得自己決定聲音的來源、說話方式與角色設定。葉利尼克不僅在劇本形式上,賦予導演詮釋空間,態度上她也從不干涉,不讓導演成為服務劇作家的戰利品。

《人民之王》丹麥劇照《邁向王道》丹麥劇照


Ubu Roi

Ubu Roi

德國導演卡斯托夫(Frank Castorf)於1994年執導葉利尼克的《服務休息站》(Raststätte)時,製作了一個長相類似她的大型充氣娃娃。劇作家是首演前幾天到劇院時才發現,但她沒有大發雷霆,而是用她擅長的維也納式反諷回應:「我的身材沒這麼好」。《邁向王道》劇本一開始,葉利尼克暗示獨白者是一位豬小姐樣貌的布偶,而後面文本中有些片段又暗示說話者是她自己。如果偶戲能傳遞誇張的反諷效果,這種風格可追溯到被視為現代戲劇起源的鬧劇《烏布王》(Ubu Roi,在這齣充滿髒話的政治偶戲中,對時代的諷刺達到了一個新高峰。

《邁向王道》最有名的演出版本是德國劇作家兼導演李希特(Falk Richter)的製作,並入選2018年的柏林戲劇盛會(heatertreffen),成為德語界年度最受注目的十大作品。李希特的版本有一個特點,是舞台上充滿巴洛克式的混亂,跟語言本身所具有的複調效果,產生一種共鳴。依據葉利尼克專家麥耶(Verena Mayer)與科貝爾格(Roland Koberg)的研究指出,她的劇本受到十九世紀奧地利喜劇作家內斯特羅伊(Johann Nestory)的滑稽歌劇風格的影響:「這種戲劇中的人物一概口若懸河,不知疲倦,直到真相大白的時刻。

暴力不容許另一種聲音。在民主社會,表面上沒有實質的暴力,好像一切可以透過言詞辯論而解釋。但根據露西.沃達克的分析,民粹的暴力依舊透過利用恐懼與替罪羔羊所創造的媒體大聲公,壓迫了其他話語的生存空間。葉利尼克藉由佛洛依德的精神分析,以女權主義視角,提醒排他的種子,往往埋藏在男性缺乏性別意識的自我感覺良好上。她在《邁向王道》最後寫道:


「但我不是神最想要的,祂比較想要一個男孩。」


葉利尼克的座右銘是「不做任何人的戰利品」。劇場甚至文學都無法成為政治問題的解藥,但至少能學習不要被任何話語捕獲,不做任何單一觀點的戰利品。

 


 莎士比亞的妹妹們的劇團
《人民之王》Am Königsweg 



葉利尼克最生猛的政治迷因
後川普時代最犀利的民主預言
沉默群眾不再噤聲,理性選民神話崩壞
社群媒體的訊息溝通終將成為雜訊和雜音
「我們」只是矛盾的想像共同體,但,誰是「我們」?
民主K歌,台式歡唱
一場眾聲喧嘩的集體獨白
一個走音不成調的民主卡拉OK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人民之王》Am Königsweg
¯ ¯ ¯ ¯ ¯ ¯ ¯ ¯ ¯ ¯ ¯ ¯ ¯ ¯ ¯ ¯ ¯
2020年12月11(五)-13(日)
水源劇場(台北市羅斯福路四段92號10樓)
詳細資訊由此去>>

\\人民之王|正式預告片//

 


超現實主義宣言

超現實主義宣言

耿一偉
臺北藝術節藝術總監,台灣藝術大學戲劇系客座助理教授,台北藝術大學戲劇系兼任助理教授。著有《喜劇小百科》、《喚醒東方歐蘭朵》、《羅伯威爾森:光的無限力量》、《動作的文藝復興:現代默劇小史》、《誰來跟我跳恰恰:澎恰恰傳》《未來藝術革命手冊》,最新作品為《超現實主義宣言》

 


 延伸閱讀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當他們透過鏡頭看世界,他們看見什麼?

植田正治、藤原新也、森山大道、長島有里枝、中平卓馬,我們該如何理解這些日本大師的攝影作品?

2067 2